天作之盒–悼念谢婉雯医生

https://i0.wp.com/www.cuhk.edu.hk/health_promote_protect/oldsars/chinese/images/update20030522_2.jpg

明报的一则新闻,触动了我的记忆:

… 有工人今早進行清潔工作時,發現墓碑被破壞,於是報警。警方指,被破壞的都是墓碑上死者照片,包括在沙士中殉職的醫護人員劉永佳及醫生謝婉雯



04年的圣诞夜,我在CBIBC的晚会中收到了一份礼物,正是蔡少芬主演的《天作之盒》,此后我和Ricci看了至少三遍。所讲的是一位叫谢婉雯的医生,三十岁之时与陈伟兴医生相爱并结婚。他们的爱浪漫无限而又饱经考验,不久谢婉雯负笈澳洲,陈伟兴不幸患上血癌。谢婉雯迅速返港,以无限柔情给丈夫打气。2002年中陈伟兴病逝,谢婉雯则将对亡夫的爱化作对病人的无限关怀。2003年SARS之役中“在半小时内,亲自为四名病人插喉,英勇无畏,心中只想着救活别人”, 成为全港第一位殉职的医生。

这部电影让我震撼不已,让我无法抑制泪水,不仅仅由于其情节,也在于蔡少芬精湛、毫不造作的演技。《天作之盒》感动全城,票房成绩毋庸多述,而同名电影小说更经数十万名香港中学生投票以绝对优势获当年十大好书之首。

然而直至今日,我才知道,电影里说的是真人真事,连场景都是谢医生工作过的屯门医院。我感慨,耳畔再次飘荡起那关于彩虹的声音,心中涌起久违的感动。

中元节已过,我和Ricci在这里深深地悼念谢医生和陈医生。是你们彩虹下的传奇故事,让我们明白生命的真谛。

——————————————————————
附: wikipedia对谢婉雯医生的介绍:

謝婉雯1968年3月31日2003年5月13日),香港對抗非典型肺炎(SARS)疫症期間為搶救SARS病人而殉職的首位公立醫院醫生

謝婉雯在新界葵涌石蔭邨長大,曾在石蔭慈幼小學、東華三院伍若瑜夫人紀念中學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就讀,並且成績優異。1992年醫科畢業,在屯門醫院服務,1994年被調往內科部工作,2003年5月13日病逝。她的丈夫亦是醫生,但後來因為癌症逝世。

2003年3月,香港的SARS疫症爆發,屯門醫院接收了三名SARS病人,但院內胸肺專科醫生不足,謝自願由內科病房轉到SARS病房工作。當時情況危急,謝與另一殉職男護士先後親自為病人插喉,懷疑因此感染致命病毒。她在4月3日留院治療,4月15日轉入深切治療部,香港中文大學的沈祖堯香港大學袁國勇曾為她聯診,2003年5月13日凌晨四時因搶救無效而逝世。

2003年5月13日早上,謝婉雯的死訊先從電視及電台傳出,引起很多香港市民的哀悼,傳媒紛紛對謝冠以「香港女兒」的稱號。5月17日,謝的父親寫下一段說話送予港人:「希望婉雯的勇氣和犧牲精神,能夠鼓勵港人永不放棄,並多謝各界對婉雯的關心。」5月22日,謝的安息禮拜由全港基督教團體派出地位尊崇的牧師政敬,喪禮亦以香港特區最高規格舉行,前特首董建華以及政府多名局長均有出席,其後謝婉雯的遺體安葬於和合石墳場內的浩園(為安葬英勇殉職公務員而設的墓園)。其事迹亦被基督教組織影音使團改編為電視電影《亞洲英雄》及電影《天作之盒》。

Advertisements

人永远不缺乏理由

看看郭老英雄的文章就知道了。

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独立?
By 郭沫若

这些歪曲中的另一个例子是关于外蒙古的独立的。在这一点上我想多说几句。反动分子企图煽动某些中国人的大汉 族主义的感情,反对外蒙古人民建立自主的人民国家。但是请问。外蒙古附属于中国的时候,中国人对于外蒙古人民究竟给了些什么福利呢?难道不是某些中国的侵 略主义者,派兵攻入外蒙古,在政治经济方面压迫外蒙古人民,这才激起外蒙古人民脱离中国而独立的要求吗?我们自己在封建主义与帝国主义双重压迫之下差不多 不能自保,难道一定要强迫外蒙古人民跟着我们殉葬吗?我们在双重压迫之下,稍微有点觉悟的人便知道要求解放,难道外蒙古人民就不应该有点觉悟,不应该有解 放的要求吗?

  认真说,倒是外蒙古人民比我们争气些,比我们觉悟的早,比我们更清醒地能和社會主義地苏联做朋友,因而得到了帮助, 而比我们早解放了。我们假如是站在大公无私地立场,我们倒应该向外蒙古人民告罪、向外蒙古人民致敬、向外蒙古人民学习地。更那里有什么理由跟在美帝国主义 和蒋介石反动地后面,来对苏联“愤慨”呢?再请问,由于外蒙古的独立,在苏联方面究竟得到了些什么呢?岂不是和我们一样,仅仅得到了一个邻邦?

   问题应该是——外蒙古脱离了我们之后,外蒙古人民是不是更加幸福了?事实告诉我们,外蒙古人民是更加幸福了。前几年国民黨政府派到库仑去监视公民投票的 一位姓包的,事毕回重庆,曾经在报上发过谈话。“库仑街头差不多每家人家都有了无线电。”这是国民黨说的话,而且是有报可查的。在得到解放之后,外蒙古人 民的生活和生产不是都已经充分地提高了吗?

  人民中国和人民蒙古今后应该是亲密的兄弟,我们不能够固执着那种宗主和藩属的落后观念了。那是丝毫也不足引为光荣的!

   今年四月,我们中国代表团到欧洲去,在捷克的布拉格参加拥护世界和平大会的时候,外蒙古代表团的团长齐登巴而先生,曾经为我们革命战争的辉煌胜利向我们 致敬。他说:“日本帝国主义在远东称霸的时候,蒙古人民是寝息不安的,今天民×中国做了东方的盟主,我们蒙古人民就可以放心了。”

  请看看蒙古朋友们的这种坦白的风度吧。难道我们不应该有同样坦白的气概吗?                 
                 
  ——以上摘自人民日报1949年8月14日第一版刊登的郭沫若写于1949年8月12日的文章《中苏同盟四周年——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词》。

Too Many

by Yehuda Amichai

Too many oliver trees in the valley,
too many stones on the slope.
Too many dead, too little
earth to cover them all.
And I must return to the landscapes painted
on the bank notes
and to my father’s face on the coins

Too many memorial days, too little
remembering. My friends have
forgotten what they learned when they were young.
And my girlfriend lies in a hidden place
and I am always outside, food for hungry winds.
Too much weariness, too few eyes
to contain it. Too many clocks,
too little time. Too many oaths
on the Bible, too many highways, too few
ways where we can truly go: each to his destiny.
Too many hopes
that ran away from their masters.
Too many dreamers. Too few dreams
whose interpretation would change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like Pharaoh’s dreams.

My life closes behind me. And I am outside, a dog
for the cruel, blind wind that always
pushes at my back. I am well trained: I rise and sit
and wait to lead it through the streets
of my life, which would have been my true life.

郎咸平谈当今中国社会的险象

In a country without freedom of speech, anything is possible.
 
 
Original URL: http://www.langxianping.cn/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86&Itemid=29

警惕体制内腐败与民间堕落的恶性互动

本文刊登于2006年8月3日亚洲周刊

—-郎咸平谈当今中国社会的险象

    我最近虽然没有在媒体发言,但我关心这个社会的心却从未稍歇。近来北京市发生的毒大米等等一系列官员腐败事件让我感到怒不可遏,痛不可堪,不得不再次提出我对这个社会的呼吁。面对不断恶化的社会现象,庙堂常常只是一味着急,民间也只是简单地咒骂。但是我希望我所提供的批判角度不同于以往,我认为我们仅仅是呼吁杀贪官是不够的,我们需要系统地解决问题。而北京市事件所引发的思考,使得我们不得不正视现实,警惕体制内腐败与民间堕落的恶性互动。

    我想简单的谈一下引发我关注的事件缘由。最近从媒体上获悉北京出售毒大米的消息,让我惊愕不已。所惊者,世风日下,有人居然丧尽天良、不顾苍生百姓生命安全而牟取暴利;所愕者,此事件的始作俑者,竟然是处于首善之区的堂堂粮食主管部门——北京粮食局。根据此事件之专项调查组的调查, 2003 年 4 月北京市非典疫情严重之际,主管北京市粮食局的副市长陆昊决定由粮食局购入 29.2 万吨陈化粮作为粮食储备。今年春节后,该副市长再次决定将陈化粮销售给公众。陈化粮含有超量致癌物质黄曲霉素,因此发售陈化粮几与投毒无异。

    向公众出售毒大米事件是一例典型的体制内腐败行为。有关官员不仅借助行政权力的便利为己敛财,已经到了罔顾广大无辜民众性命的地步。更为令人发指的是,事件被调查出来后,相关责任人不仅不考虑尽快向公众宣传,保证居民的身体健康,反而封锁消息、文过饰非。所谓的主管部门和主管市领导,先不说是否做到了廉洁奉公,不说是否做到了“为人民服务”,就连起码的“不要害人”这样的基本做人原则和良心都没有了!

    惊愕愤怒之余,我倒联想起前些日子我专门研究过的香港嘉利来股权纠被抢夺案,突然明白,北京市发生这样那样的荒唐事情,其实并不奇怪,因为以北京市内部腐败势力之强,气焰之盛,卖毒大米其实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做起来毫无顾忌的恶性事件。

    且看2000年,社会恶势力垂涎于香港嘉利来的股权,于是勾结二商集团个别项目负责人,买通北京市工商局以及北京市外经贸委的个别公务人员,组成合谋团伙,竟诬陷香港嘉利来未履行出资义务,由北京市外经贸委将香港嘉利来拥有的合作公司的股权“批送”给合谋团伙中的黑势力。香港嘉利来彻底失去了在合作公司中的股东地位和自己依法在公司中享有的所有权益。嘉利来愤然抗争,先后依法向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 (即现在的商务部) 提起行政复议。最后,法律给了一个嘉利来公司一个公道,但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虽然北京地方政府表明上口口声声正在履行中央政府决定,但是具体的各个部门就是不归还嘉利来的股权,法律的判决至今还是一纸空文。嘉利来至今仍然什么也没有拿回。盖有国徽章的严肃行政决定,在北京竟然可以荒唐如斯地瞒骗!

    这个地球人都知道其中是非曲直的案件,在海内外沸沸扬扬,影响如此之恶劣,但掌管商贸的官员,对此毫不理会,执迷不悟,行径无异于掩耳盗铃。现任主管商贸的副市长陆昊,乃毕业于号称中国第一学府的北京大学的经济学硕士,他在 2003 年初当选为副市长的时候,年仅 35 岁,为建国以来最年轻副部级干部。媒体对此一片颂扬之声,将其看作是选拔年轻干部的好例子。从嘉利来事件处理之上,我一度对其毫不作为甚至包庇纵容跨部门作恶的行为难以理解。但是经过这次毒大米事件的揭发,我猛然醒悟,原来这群蟊贼硕鼠,从来就是不顾天下人心向背,更罔论国家利益公众得失,其所看重的,只是一己一群人的私利。

    恶性事件一再发生,令我莫名悲愤!这样的官员、这样的行为,我真的闻所未闻。由此可见,体制内腐败已经严重威胁到中国共产党的声誉和行政能力,不下狠手、不出重拳、不下重典,是难以震慑这股腐败势力的。

    中央这几年一直在致力于反腐。腐败会亡党亡国,没有人比国家决策人物更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反了这么多年,腐败官员仍然层出不穷,前赴后继,丝毫没有减少的趋势,反而愈演愈烈。这就引发另一个问题,腐败难道仅仅是制度不健全、个别官员道德水平下降、法制观念淡漠所致的吗?除了法律法规,我们的整个社会和民间就无事可做,就没有什么制约力量吗?其中,最令我担忧的就是一方面体制内腐败屡禁不止,另一方面民间道德风气败坏,原本的正义呐喊之声日益微弱,并且二者交织在一起,互相渗透,形成体制内腐败与民间堕落的恶性互动。

    我中华民族原本应当有这种力量。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以天下为己任,针砭时弊、匡扶正义。但现在,当腐败渗透、堕落侵蚀的时候,你看到还有振臂一呼的知识分子吗?毒大米事件发生后,有一部分人是因为北京市封锁消息不知情;而有一部分人对于官老爷的所作所为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一声。更让人心寒的是,我们现有的一大批把持话语权的“主流”精英人物没有一个出来说一句。中国的民间舆论主流,精英知识分子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和立身之本,对大是大非的事情,已然失去原则和立场。

    我最近留意到一篇名为《北京的眼睛》的长文,作者是一位已过知天命之年的北京人,他在文章之中对于近年北京的荒唐事件进行了沉痛的分析,圆明园防渗漏工程敛财,“ 831 ”黑幕私分囤积土地,旧城改造摧毁老城传统,凡此种种,都是令人发指直接侵害公众利益的恶行。

    但是同时,我很奇怪,包括北京大学的著名张维迎教授在内的各位精英身为北京市民,却为何能对北京近年发生的怪现状坐视不见,置若罔闻?我仍记得这两年国企改革大讨论的时候,张教授等人对于既得利益者的保护声嘶力竭,动辄以“无耻”的字眼批评改革反思者,甚至荒谬的提出政府官员是改革的最大受害者,我想请问像你们北大校友陆昊之流到底是改革的受害者呢,还是假改革之名对民众施以毒手的侩子手呢?我想请张维迎等诸君高呼“善待企业家”之余,能否先考虑“善待北京市民“呢?我很沉痛的向北大校友高呼,某些不肖的北大师生正在一步一步的玷污着北大百年清誉,而成为体制内腐败与民间堕落的恶性互动的发源地。但我宁愿相信张教授等学者一贯心怀国家大业,一贯富有同情心和责任感,以及悲天悯人的情怀。对于发生在家门口的毒大米等等丑闻,是不是应该出来说一句呢?一家不扫何以扫天下!老百姓的生命财产权益都受到威胁的时候,精英们不能再忙着做企业顾问或出台企业家论坛奢谈民族兴衰大计了吧!我想你们应该放弃对北京市官员的阿谀奉承,和我一起大刀阔斧的批判北京市的腐败行为,为了你们口中的信念。

    中国社会当前的一个险象就在于此。民间有话语权的人不负责任的自甘堕落,与体制内腐败上下呼应。二者形成一种恶性循环。真正左右民间舆情的重量级人物会炮制这样的观点:腐败是好东西,是次优选择,它能促进经济效率和增长。民间精英为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对腐败坐视放纵,继续提供一个制造更多腐败的温床。这种制度内腐败和民间堕落的并存与互动,成为我国当前风气败坏、秩序混乱、民怨沸腾的重要原因。

    年年岁岁,民间对于澄清吏治冀甚殷。最近中央严厉整肃官场各种恶劣,而对于生活腐化的北京副市长刘志华的处理,单刀直入。而天津市检察长以及各地的大小贪官落马,更加是大快人心。而在此,我们呼吁各方有识之士,不应再坐视腐败与堕落的恶性互动蔓延,不仅要清除制度内的腐败,亦需对民间堕落进行整治,以促进形成社会良性的正循环。对待体制内腐败和民间堕落这两种势力,必须分而治之,同样高度重视,正本清源,切不可使二者能够沆瀣一气,互相鼓吹包庇,混淆公众视听。而应尊重法律,绝不为作奸犯科官员寻找借口开脱。政府此时更应该维护党纪国法,动用铁腕,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铲除腐败行为,对于视公众利益和社会安危不顾之官员予以严惩。同时,在民间大力提倡、培养正义之风、浩然之气,形成“公序良俗”,再不容许邪气压正,方是天下社稷之福。

在一个晴朗的清晨出发

在一个晴朗的清晨,和Ricci搭Bus缓缓离开沙田,经过噪杂的彩虹,窗外的景象瞬间变成了天明地净的西贡的海色山景。在科大之后的银影路落车,迎着邵逸夫影城,一转弯,竟是一派乡间景色。绿色统治了天和地,各种颜色的小花点缀着青草绿树。矮墙上爬满常青藤和牵牛花。正待沉醉,已至清水湾小学,那正是CBIBC(清水湾国际浸信会)的所在。在美妙的赞美诗中度过了一个充盈爱和欢快的上午。我们并非这里的常客,却已变得这里的人们亲密无间。
 
日至中央,我们move到科大的海边泳池。海色美丽地无法言喻。我亲爱的UST, 我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两年,然而你每天中带给我奇妙的体验,我一天天更加惊叹于你的美丽。在你的晨曦日光夕阳中聆听涛声,是我前所未有的美丽的时刻!伸开双臂,在水中畅游。轻轻移步,踏上日光浴台,躺在长椅上,一抬头,世界居然只有蓝天白云,碧海阳光,一刹那遗忘所有。
 
出了泳池,背着吉他,小巴和地铁把我带到乱哄哄的观塘。在这个工业区的一个火柴盒里找到了上课的位置。刚刚开始学吉他,所以还手生得厉害,但很enjoy。身边的同学也是个个keep smiling, 即使奏出的声音完全跑调。
 
夜色中,穿越人流,再次沿着那条熟悉的轨迹回到这片熟悉却又每每惊叹的山和海包围的校园。一切如斯,巍峨的大堂,高昂的红鸟,再次让我感动。我敢断言,我的今生必定幸福,只因为我经历过永远美丽的科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