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姜之洪

突发奇想,  google一下高中时代的姜之洪老师,我的母校利辛一中的副校长。

寥寥数个结果中,看到的居然是不幸的消息–姜老师被"双规"了。

不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陈良宇都可以下马,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虽然,暑假我们还见过面,言谈甚欢。

打电话过去是关机。打算晚些时候给师母打电话证实一下。

不想在这里追忆我和姜老师的交往,也不愿意对姜老师的人品置评。

姜老师待我从来不薄。

他对我的付出,是毫无目的,无私,而全心全意的。

没有他的赞美、鼓励、和切切实实的帮助,我无法想象今日,遑论明天。

感谢姜老师。

为姜老师,师母以及姜浩祈祷。

Advertisements

香港的醫生(3): 自誇有罪

每次去深圳都要經過罗湖海關。在香港这边,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简单到极致。一过罗湖桥,到达深圳那边,触目皆是五颜六色的广告。即使在等待办入境手续的短时间内,也要面对大屏幕的电视广告,内容多是温泉或者牙医、专科门诊之类。

来香港两年多来,在各种媒体上几乎从来没有看见过香港各医院或者医生的广告,或者歌功颂德的报道。不论公立医院或者私家医院,门面都十分简单,绝无满壁锦

旗之状。一年多前,《壹周刊》刊登了对中文大学外科学系一位资深医生的访谈录,事后该医生被香港医委会聆讯,理由是涉嫌自我宣传,差点吊销其行医执照。查其原文,提

到了该医生从医期间的一些案例,大约被记者加工了少少。事件虽然只是小事一桩,却反映了对医生自我宣传的约束之严。

再看香港医委会(The Medical Council of Hong Kong)的professional code and conduct , 订明:"個 別 醫 生 不 得 自 行 或 由 任 何 人 代 表 他 們 或 容 許 任 何 人 向 並 非 其 病 人 的 人 士 作 業 務 宣 傳"

而所被允许的宣传手法仅仅包括招牌、网页、电话簿、文具和传媒主要五种方式。传媒一项,仅限于"有 關 醫 生 開 業 或 更 改 執 業 狀 況

的 啟 事 (例 如 遷 址 、 更 換 合 夥 人 等 )…所 有 啟 事 均 須 在 開 業 / 更 改 執 業 狀 況 兩 星 期

內 刊 登 完 畢", 此外"醫 生 不 得 透 過 印 刷 、 郵 遞 、 廣 播 及 電 子 媒 介 等 其 他 傳 播 媒 介 登 載

啟 事 , 亦 不 得 使 用 相

片"。对于其余四种方式,亦有详尽规定,此处不再一一赘述。其结果是,我们在香港看到的无论私家或者公立医院,都是极尽朴素之能事,静悄悄的,毫不声张。

这还不算什么。更令人惊叹的是如下条文:

"由 病 人 或 相 關 人 士 發 出 的 道 謝 信 或 鳴 謝 啟 事

, 如 從 內 容 中 能 辨 認 出 有 關 醫 生 , 不 應

在 傳 播 媒 介 發 表 或 向 公 眾 人 士 公 布 。 醫 生 應 採 取 所 有 可 行 步 驟 阻 止 這 類 資 料 的 發 表

." (Letters of gratitude or announcements of appreciation from grateful

patients or related persons identifying the practitioner concerned

should not be published in the media or made available to members of

the public. A practitioner should take all practical steps to

discourage any such publications.)

"醫 生 須 確 保 任 何 形 式 的 資 料 均 沒 有 暗 示 他 是 特 別 值 得 病 人 求 診 的 醫 生 。"

"不 得 聲 稱 優 於 或 貶 低 其 他 醫 生 或 其 工 作 。"

看看我所接触的其他行业,还真没有几个能像医疗界这么纯的。

Youth (by Samuel Ullman)

It is a pleasant surprise to learn from spaces statistics that a large portion of visits of this site come from web search in Baidu or Google China by the key words "youth" or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 understand that I must have disappointed some friends because there is not a full-text "Youth" here. That’s why I paste it here again. I also have an mp3 version of this essay, please simply email me by

(ieemdai "at" gmail "dot" com).

I read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is
prestigious prose poem "Youth" by Samuel Ullman eleven years ago, when I
was a junior middle school student. I love this essay. Indeed, it
has become my permanent motto. Every day I recite it for several times. The spirit explicitly
exhibited in "Youth" shall inspire us to push limits, to seek responses
in times of uncertainty, and to fulfill our "unfading childlike dreams."

Youth by Samuel Ullman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it is
not a matter of rosy cheeks, red lips and supple knees; it is a matter
of the will, a quality of the imagination, a vigor of the emotions; it
is the freshness of the deep springs of life.



Youth means a temperamental predominance of courage over timidity of
the appetite, for adventure over the love of ease. This often exists in
a man of sixty more than a body of twenty. Nobody grows old merely by a
number of years. We grow old by deserting our ideals.



Years may wrinkle the skin, but to give up enthusiasm wrinkles the
soul. Worry, fear, self-distrust bows the heart and turns the spirit
back to dust.



Whether sixty or sixteen, there is in every human being’s heart the
lure of wonder, the unfailing child-like appetite of what’s next, and
the joy of the game of living. In the center of your heart and my heart
there is a wireless station; so long as it receives messages of beauty,
hope, cheer, courage and power from men and from the Infinite, so long
are you young.



When the aerials are down, and your spirit is covered with snows of
cynicism and the ice of pessimism, then you are grown old, even at
twenty, but as long as your aerials are up, to catch the waves of
optimism, there is hope you may die young at eighty.


青春

塞繆爾·厄爾曼




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象,炙热的恋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涌流。



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弱,进取压倒苟安。如此锐气,二十后生而有之,六旬男子则更多见。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废必致灵魂。忧烦,惶恐,丧失自信,定使心灵扭曲,意气如灰。



无论年届花甲,拟或二八芳龄,心中皆有生命之欢乐,奇迹之诱惑,孩童般天真久盛不衰。人人心中皆有一台天线,只要你从天上人间接受美好、希望、欢乐、勇气和力量的信号,你就青春永驻,风华常存。



一旦天线下降,锐气便被冰雪覆盖,玩世不恭、自暴自弃油然而生,即使年方二十,实已垂垂老矣;然则只要树起天线,捕捉乐观信号,你就有望在八十高龄告别尘寰时仍觉年轻。

青春

塞繆爾·厄爾曼

青春不是年華,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像,炙熱的戀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湧流。

青春氣貫長虹,勇銳蓋過怯弱,進取壓倒苟安。如此銳氣,二十後生而有之,六旬男子則更多見。年歲有加,並非垂老,理想丟棄,方墮暮年。

歲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膚;熱忱拋卻,頹廢必致靈魂。憂煩,惶恐,喪失自信,定使心靈扭曲,意氣如灰。

無論年屆花甲,擬或二八芳齡,心中皆有生命之歡樂,奇跡之誘惑,孩童般天真久盛不衰。人人心中皆有一台天線,只要你從天上人間接受美好、希望、歡樂、勇氣和力量的信號,你就青春永駐,風華常存。

一旦天線下降,銳氣便被冰雪覆蓋,玩世不恭、自暴自棄油然而生,即使年方二十,實已垂垂老矣;然則只要樹起天線,捕捉樂觀信號,你就有望在八十高齡告別塵寰時仍覺年輕。

香港的医生(2): 刀下留人


锺尚志教授 — 一位长相超级可爱的医生,是Ricci所在的中文大学外科学系上消化道部前任team head。锺是世界知名的消化外科专家,首次发现胃溃疡的发病机制,改写全球医科教科书;亦是世界上较早用腹腔镜进行胆囊切割手术的外科医生。锺在30岁的时候即成为香港中文大学史上最年轻的讲座教授(即chair professor)–这是香港中文大学地位最崇高的教职,每个系差不多只有一两个。随后更出任中文大学医学院院长。2003年SARS之役中, 锺的leadership在威尔斯亲王医院抗炎胜利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击溃SARS之后,理应是锺在香港最辉煌的时刻,他却选择了辞去中大医学院院长职务,带着来自丹麦的妻子,举家迁至经济上贫穷、医疗上落后、治安极其糟糕的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 简称PNG),出任当地悬空已久的外科教授职位。PNG这个国家究竟差到什么地步?请看下面的一组数据:

— PPP(考虑实际购买力的人均GDP,是衡量国家经济状况较为可信的指标)为2418美元,排名世界第134位
(对比:香港是33479美元,排名世界第8位;中国内地是7198美元,排名第87位)

— 全国没有火车,没有高速公路,城区不通地铁

— 国际航班一般为一周一个航班

— 国土面积46.3万平方公里

— 世界上治安最差的国家之一

— 医疗极度不发达,缺乏基本的医疗设备和药品

锺的选择,是那么坚决。而锺在PNG的等待做手术的间隙里,居然写就了一本书,叫做《刀下留人》,一时间成为全港热门畅销书。

这是一个传奇人物写的一本传奇之作,风趣朴实,一如费曼的《别闹了,费曼先生》。

这本书,是我现在的动力源泉之一。 我会在后面详细介绍我的观感。

香港的医生(1): 一览众山小

在香港,成绩最好的高中毕业生首选医科或者法律。每年JUPAS(大学联招)的绝大多数尖子都会选择香港大学或者香港中文大学的医学院。医学生被认为是IQ超群、素质最高的栋梁之才。医生的地位和收入水平都很高。以香港中文大学为例,2005年医学院本科毕业生首月月薪中位數为42909港元。对比之下,经济管理类毕业生为10833港元,IT类为11000元。差别之悬殊,令人侧目。而据我所知,公立医院如威尔斯亲王医院年薪高于500万的医生并不在少数。

此外医生形象良好,整个社会尊敬和信赖医生这个群体。在报上绝少看见关于医疗纠纷的报道。2003年SARS一役,香港医护人员临危不惧,表现出令人惊叹的专业操守,成为港人骄傲。而前面介绍过的谢婉雯医生就是其中一员。

八卦ESPRIT

香港素以贸易自由闻名于世,多年居全球经济自由度排行榜之首。贸易自由带来的是,衣食住行四样中,穿衣相对其余三项较为"平"(粤语的便宜)。当然,这里是一个选择面很广的地方,穿过乱糟糟5元10元一件的深水埗服裝街,搭一站地铁,就到了著名的又一城(Festival Walk)–俗气一点讲–乃是名媛富绅购物的地方,非我辈所能消费得起。环顾又一城,唯一适合我们消费水准和taste的乃是ESPRIT。对这个品牌的好奇心,惹得我看了一些有关的资料,发现其中果然大有可八卦之处。

 
号称“最大众的奢侈品牌”的ESPRIT, 是永远阳光的北加州的青春、自由、无拘无束的精神的symbol。 1968年,Susie和Douglas Tompkins,一对年轻的美国夫妇,白手起家在浪漫的San Francisco创立ESPRIT. 1972年,带着对亚洲新势力的憧憬,Tompkins夫妇来到香港,寻找合作伙伴。香港商人邢李火原(Michael Ying)以其诚实守信的作风给这对年轻人留下深刻印象。Ying经营的成衣厂随即成为ESPRIT的供货商。两年后,ESPRIT和Ying合作,在香港成立远东有限公司(Esprit Far East Limited),全面将ESPRIT这把星星之火烧遍亚太地区。到70年代末,ESPRIT的年营业额达到1.2亿美元,其北加州风格红透了整个欧洲。今天,总部设在香港的ESPRIT是德国认知度最高的女装品牌,在美国各类时装品牌中则名列前30。
 
而这个精明的香港商人Ying,此后成为ESPRIT管理层的No. 1. 2003年Ying卸任CEO,但依然任ESPRIT的chairman, 负责确立ESPRIT发展的大方向。
 
有多少ESPRIT的fans知道,Ying正是林青霞的老公。1994年两人在ESPRIT的诞生地San Francisco举行盛大婚礼时, 其婚庆的各种报道在香港报纸上持续两周之久。值得一提的是,当时Ying的影响仍然限于远东公司,在ESPRIT内部远远尚未确定全球领导地位。我们不妨据此说,林青霞是一个很有眼光的女人。
 
而Susie和Douglas则劳燕分飞。Douglas于智利买地70万英亩,将之变成自然保育区,自己也成为令人尊敬的环保专家。Susie则专心于妇女和民主问题。造化弄人,此言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