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秋雨

"We, the rustling leaves, have a voice that answers the storms,
but who are you so silent?"

"I am a mere flower."

"我们萧萧的树叶都有声响回答那风和雨。
你是谁呢,那样的沉默着?"

"我不过是一朵花."

—泰戈尔:飞鸟集

image



在寒流的袭击下,北方开始飘雪,南方开始落雨。阳光了数月之久的香港的天空也开始云来雾去,小雨阵阵。"苏丹红"的风波挡不住蛋挞的顶级视觉兼味觉诱惑,沪上的政经风云连着寻常投资者的神经。人民币一升再升,终于一举超过港币。股市捷报频传,连喜欢教导香港学生如何致富的地产大牛李兆基也出来放话,说投资股市回报率远远超过地产。在香港是否会被"边缘化"的议题提出不短时间之后,中环依然人头攒动。站在中环交易广场一座平台远眺,海天一色,物我两忘,风景不输科大。

这边厢,西贡群山中,董建华在嘘声共掌声一色中接受荣誉博士学位。Paul Chu以一如既往的优雅对科大的儿女们说:Do what you love, love what you do. 理学院毕业典礼前夜发生悲剧,使得可爱的Paul夜不能寐,撰写信件予所有科大人,引霍金语,谓有生命就有希望。有怀旧人士在wiki上撰述91M巴士的历史。11号小巴依然繁忙,送走旧人,迎来笑语盈盈的新人。海风中,国语、英文和广东话不绝于耳,花自飘零水自流。鹰从长空中掠过,不带走一片云彩。

Advertisements

“英国至今没有开放博客”

无话可说了…… XX党高层中的火星人实在太多了。白痴不是你的错,认为全世界人民都是白痴就是你的不对了。一个出尔反尔,讳疾忌医的政党,凭什么赢得人民的尊敬?请透过如下两则惯常的新闻,试看某些人的无耻嘴脸:

http://tech.163.com/06/1110/07/2VI59TV5000915BF.html


中国酝酿对互联网统一管理 称中国网民最自由 2006-11-10 07:30:21 来源: 京华时报(北京)



记者昨天从刚刚结束的第五届亚太地区媒体与科技和社会发展研讨会上获悉,目前,我国也正在研究如何对互联网进行高度统一的管理模式。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蔡武在闭幕式上做报告指出,中国的网民实际上是世界上最自由的。根据国 务院新闻办对全球20多个国家的调查,所有国家对互联网都是有管理的,都要求在本国宪法和法律范围内。"由于隐私权的问题,英国至今没有开放博客;韩国则 必须使用网络实名制,这个我国才刚提出",蔡武表示,大多数国家网上不许跟帖,但我国这种现象却普遍存在。蔡表示,网络这样有高度融合性的技术需要高度统 一的管理,对此国家也正在研究。

另一则白痴新闻:

http://www.cqcb.com/gb/map/2006-11/11/content_1140721.htm


中国根本不存在禽流感变异"福建病毒" 2006-11-11
本报综合新华社、中新社报道国家首席兽医官、农业部兽医局局长贾幼陵10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所谓东南亚国家禽流感疫情是中国疫情引发的,以及将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第三次流感大流行的说法,没有任何依据。


  最近,香港大学教授管轶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了《中国H5N1流感变异株的出现及流行》文章称,在中国南方地区分离到H5N1禽流感变异病毒 "福建病毒";中国广泛使用的疫苗对该病毒没有保护作用;该病毒有可能在东南亚甚至整个欧亚大陆造成第三次禽流感大流行等。


  贾幼陵说,管轶的文章引用数据不真实、研究方法不科学、做出的推测不成立,完全不符合事实。中国根本不存在新的变异的"福建病毒"。


  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陈化兰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说,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攻毒的数据显示,中国研制的禽流感疫苗对南方水禽的毒株提供的保护百分之百有效。

对于第二则白痴新闻,这里有一个强有力的反驳:


禽流變異羅生門 世衛應跟進驗證 (明報) 11月 11日 星期六 05:05AM


【明報專訊】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就香港大學的管軼教授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發表《中國出現H5N1禽流感(相關新聞 – 網站)變異病毒並出現流行》一文,昨日舉行新聞發布會。農業部獸醫局長賈幼陵猛烈批評管軼,指他的文章引用數據不真實、研究方法不科學、做出的推測不成立,完全不符合事實;他強調中國對禽流感廣泛使用的疫苗是有效的,也願意和世界衛生組織通力合作,按世衛要求提供禽流感病毒樣本。


我們認為,該篇文章的對與錯,不但關乎管軼和中國幾位專家的聲譽,也關乎中國對禽流感疫情的監控是否有漏洞、現時廣泛使用於家禽的疫苗是否有效、福建型禽流感病毒會否成為迅速散播的致命大流感,世界衛生組織應該按文章提及的線索,派專人到中國南方重新收集禽鳥樣本,進行獨立的測試,這樣才能消除國際社會的疑慮。


管軼昨天沒有公開回應農業部的質疑,但據本報記者在該篇文章發表前後作的採訪,管軼寫這篇文章的研究方法,包括採集樣本和分析樣本等,與過去香港大學研究禽流感的方法相若,符合國際醫學研究的要求,而《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是世界頂尖的醫學期刊,對文章作了嚴格的檢核才准予發表。農業部官員把自己的信譽押下,對管軼的文章加以全盤否定,但所提出的反駁論據卻欠缺說服力,這是危險的做法。


例如,中方官員質疑管軼採集逾5萬個家禽分秘物樣本的手法,指他聲稱每次採集1000至2000個樣本,客觀難度極大,那些雞鴨都是要賣的,貨主不可能輕易讓不相干的人隨意在自己的雞、鴨、鵝的咽喉部、泄殖腔裏捅來捅去採樣,官員據此認定,管軼是在家禽交易市場的糞便中採集樣品,但雞鴨鵝的糞便是混雜的,不可能拿出精確的數據。


然而,據本報記者採訪所得,管軼向港大醫學院申請到可觀的研究經費,其研究團隊向家禽市場的貨主付費,換取貨主同意在雞鴨鵝身上直接採樣,過程有文字及圖片紀錄,中方充其量質疑他是私下採集,違反法規,但不足以推翻樣本的科學價值。


又例如,管軼文章提及有76個雞隻的帶抗體血清樣本,對一般流行型號的禽流感呈抗毒效應,但對福建型禽流感則效用甚微,中國官員質疑76個血清樣本數目太少,說用這樣小量的數據來評價一個疫苗,試圖證明中國的免疫失敗,這是非常武斷、不負責任和不可原諒的。


然而,管軼的團隊為測試疫苗效用而採集的雞隻血清樣本,實際上是1113個,於2005年11月至2006年4月,在廣東及貴陽收集,但其中只有 180個(即總數的16%)顯示帶有抗體,因而可供測試抗體對不同型號禽流感病毒的效用的樣本數目不大,其反映的問題是,中國官方自2005年9月後已強制所有農場為雞隻注射疫苗,為何帶抗體的血清樣本竟然不足兩成?是否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使注射防疫制度出現大漏洞?是否有黑心商人製造假疫苗?官方聲稱過去一年收集了400萬個血清樣本,無數實驗證明疫苗有效抗毒,如果由世衛的專家進行獨立的抽樣及化驗,結果會否一樣?


事到如今,問題已不再是學者和專家之間的口舌之爭,而是關乎整個中國的禽流感防疫制度是否可靠可信。管軼的觀點不一定全對,但中國官方迄今還未能提出足以推翻其研究的論據,反而挑起了更多的疑問,既然農業部答應與世衛全力合作,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請世衛派專家實地考察,這是陳馮富珍出掌世衛後的第一個大考驗。

“科大之恥”

Image hosted by Webshots.com
by cheung997董建華噓聲掌聲中獲榮譽博士 (明報) 11月 11日 星期六 05:05AM

【明報專訊】科技大學昨日頒授榮譽博士予前特首董建華期間,遭學聯、科大學生會和部分碩士學生在典禮上拉起橫額反對,認為他是「受之有愧」。董建華面對4條寫滿批評其過往政績的橫額,在同時響起的掌聲和喝倒采聲中接受嘉許。

董建華昨日抵達科大接受社會科學榮譽博士時,幾名科大社會科學部研究生在門口拉起一條「禍港有功,榮升董博士,科大之恥」的橫額「歡迎」。董建華拒絕提問,但主動跟一名向他示威的碩士學生握手,並說:「有機會和你們傾傾。」

批評橫額高處降下

當董建華到台前接受讚辭時,學聯、科大學生會和碩士學生從面向典禮台的左、中、右3方,從4樓高處放下橫額,上面寫有批評董在任時「向人大釋法、干預民調、逃避八萬五」,台下亦有11名畢業同學高舉「抗議、不認同」等反對字句。雖然台下偶有掌聲附和讚辭的內容,但抗議的同學不時在四周喊叫董建華是「科大之恥」。

董致辭時說,他是在最不平凡時刻領導香港,感到十分榮幸,並稱當年為香港的教育改革確立了方向。他又不厭其煩、再次向同學分享他的名句「香港好,國家好,國家好,香港更好」,以此提醒同學要關心國家的發展,分擔國家重負與困難,日後參與國家的建設。

朱經武:典禮上抗議乃民主表現

參與抗議的碩士學生丘梓勤說,校方向董建華頒授博士學位是認同他在位時的政績,但董在任時表現差勁,接受博士嘉許,便是對2003年50萬上街市民的一個侮辱。科大學生會會長李諾韋不認為在畢業禮上抗議是不適當:「最不適當的是董先生接受這個博士榮譽,校長稍後亦有公開信向同學解釋。」

科大校長朱經武說,有同學在典禮上抗議是自然的事,不會覺得尷尬,認為這是民主社會的表現。他表示,科大這次頒授博士學位是認為董過去對香港有所貢獻,在任時大力支持教育。

[轉自明報]強烈反對科大頒授榮譽博士學位予董建華

強烈反對科大頒授榮譽博士學位予董建華 (明報) 11月 09日 星期四 05:05AM

【明報專訊】作者為一群應屆科大畢業生

我們是一群科大應屆畢業生。有聞科大校方將在本年度學位頒授典禮的第3天(即本周五)授予前特首董建華先生「社會科學榮譽博士」之學位,我們對此感到震驚,我們認為科大校方是次授予董先生榮譽學位實為「蔑視知識、濫發學位」之舉。

榮譽學位之頒授應以表揚有關人士在相關領域有傑出成就及貢獻為標準。然而,是次科大校方授予董先生之榮譽學位乃是「社會科學榮譽博士」;對此,我們不禁反問:究竟董先生在社會科學之領域有何傑出成就及貢獻?

我們認為,董先生不單在社會科學的知識開拓和實踐乏善可陳。董先生在其任職8年特首期間,所推行的政策,更阻礙人才培訓與知識生產,例如任內削減教育資源,令大中小學師生怨聲載道,又大量增加副學士學位,但由於缺乏對長遠教育發展藍圖,令近年乘他亡命教育頭班車的副學士畢業生人浮於事,對未來深感徬徨。

更重要的是,在人權、民主、自由和法治等重要普世價值的議題上,董先生就更明顯持有與時代脫節和與社會大眾背道而馳的立場,其中的例子可謂不勝枚舉:先有尋求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 破壞香港長久以來建立的法治基礎,繼而有硬推《基本法》23條立法致使50多萬香港巿民迫不得走上街頭示威,為保言論及集會自由的權利不受剝奪;更一而再的在其任內窒礙香港民主進程之發展,使香港達至普選之日變得遙遙無期。此外,在董先生下台之時,在民意調查中仍有62%的巿民對他表示不支持。

「社會科學」——一門以科學探究的精神來追求真理和面向社會的學科,箇中要求修讀和從事社會科學之人士能把社會科學的知識和實踐配合,分析社會現象、了解各階層人們的需要與不滿。更重要的是,修讀和從事社會科學的人士無論在哪個崗位,都應以倡導社會公義、民主、平等與自由為己任。

可惜的是,上述社會科學的最基本要求都難在董先生身上找到。故此,我們對科大校方是次蔑視知識、濫發學位給董先生之舉極為不滿,並在此:

1. 要求校方即時撤回頒授社會科學榮譽博士予董建華先生的決定;

2. 如果校方不撤回,我們呼籲一眾對校方是次頒授決定表示不滿的應屆畢業生杯葛校方頒授社會科學榮譽博士予董建華先生之儀式。

另一反對授予董建華名譽博士學位的聯署信:

搶救社會科學部:給朱經武校長與董建華先生的公開信

本校將在11月10日頒發社會科學榮譽博士學位給前香港特別行政區特首董建華先生,引起社會科學部同學的強烈關注。我們並不熟悉校內高層的政治運作,但是頒發學位給在香港政治評價具有高度爭議性、而且特首任內素有不尊重社會科學之名聲的董建華先生 ,似乎並不符合本校師生與社會科學部師生之利益。作為本校榮辱與共的一份子,我們對此提出強烈的質疑!

科大社會科學部雖然在中國研究領域獲得國際學術界的重視,但是在以理工科為主的科大,地位向來落居邊緣,經費與書籍均有不足、師資亦未能填補許多社會科學的重要分支,就連本科生都無法招收,實在是科大最難經營的科系。出現此一莫名奇妙頒贈學位給外人的事件,更突顯校方對本部師生的不尊重。

至於董建華先生的從政經歷不順遂,部份即是由於對社會科學發展的輕視、對香港政治學與社會學人才培養不力、政經政策失當所導致的,頒贈社會科學榮譽學位對學術尊嚴實為一大諷刺。

然而,董建華先生既然已經請辭特首職務下台,而本校之校董會業已同意頒贈榮譽學位,為平息校內之不滿,我們強烈建議朱經武校長與董建華準博士同意下列要求:

【一】以董建華先生名義設立社會科學研究基金,協助科大充實政治學、社會學等科目的研究與教學經費,培養政治與社會研究人才。

【二】由朱經武校長承諾於一年之內開辦社會科學部之本科,並特別針對香港與內地的社會與政治問題,擴充師資與研究經費。

若校方和董先生能在頒贈典禮之前,對上述兩點作出善意回應,不單意味董建華先生對任內施政失策有所反思、願意推廣社會科學,對頒贈學位的科大有所回饋,同時顯示本部未來將對於香港的政治與社會發展作出更進一步貢獻。如此一來,此事件可使香港、科大與董生三贏,或能平息民怨,否則頒贈榮譽學位形同對社會科學部的公開羞辱,學生將不排除進一步的抵制行動!!

連署人(社會科學部):
林宗弘 梁柏能 譚佩雅 鄒鍚欣 申 靜
韓 佳 管 兵 陳 碩 王曉鑫
蘇樂怡 Kevin, Wong Tze Wai(黃子為)
CHIU, Wan Ting Kitty

世界真细小

  

继Dr. Kawser全家搬走, Dr Shigemura今天一大早也离开了香港返回日本, 然后去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Medical Center继续他的医学之旅。如同Kawser一样,Shige博士也留下了一大堆东西给我们.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回想过往一年,所有的记忆是如此之美好。

去年9月份第一次见到Kawser的时候,感觉就是四个字: 知书识礼. 来自孟加拉的Kawser, 在本国已经是颇具实力的医生,来香港已经三年. 英语很牛. 偶尔和我们聊起他的太太, 会用骄傲的语气说:

"She is the most beautiful and smart woman in the world."

两个多月后, 过完孟加拉最重要的节日, Kawser携着妻女一同返港. 果不出所料, Kawser太太一眼望上去就是那种很高贵, 很有气质的女人. 世事洞明, 人情练达. 我们的apartment也多了些许新气象. 而他们的爱女Fierus, 更成为大家的掌上明珠. 无论去哪里玩, Ricci总会惦记着给她买点小玩意儿.

不久就听说, 一个日本人要来了.

Ricci告诉我的时候, 我挺吃惊. 进而在心里imagine日本人的丑陋模样. 当然,最容易想到的是小泉(注: 此小泉非彼小泉).

但是, 当高大阳光的Dr. Shige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 我们完全不把他当作一个我们刻板印象中的日本人了. Shige说话做事, 给人的感觉永远是considerate, 谦卑而得体. 最为难能可贵的是, 他懂得同人保持距离. 他的妻子和姐姐都来过香港, 都是很nice的人.

怀念那些美好的夜晚, 我们一拨人在厨房, 阳台, 或者客厅聊天. 那些欢声和笑语, 留存在心底.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更何况, it’s a small small world.

仅以此短文送别Shige, 欢迎来自澳门的郭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