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呼,《21世纪经济报道》!

读本科的时候,《21世纪经济报道》曾经是我较为欣赏的中文传媒,三年没看过这份报纸了,最近看到两则来自这份报纸的报道,各有非常低级的错误:

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 整体上市是中粮的下一步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070323/11281284937.shtml

"3月21日,由中粮集团发起成立的中国粮油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粮控股,0606.HK)在香港联交所挂牌。这是今年内地在香港上市的第一只股票。"

《21世纪经济报道》是国内较有影响力的财经报纸,即使不知道浙江的百货龙头银泰百货提前中粮一周上市,不会不知道汇源果汁(
1886.HK)2月23日上市吧?何至于把中粮当作今年第一间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

又如:

万钢入主科技部 35年来首位党外人士任部委正职
http://bbs.tongji.net/thread-470510-1-1.html

“2006年5月20日,同济大学百年校庆结束后,他就不再担任同济大学校长。其在担任同济大学校长之时,有人评价其称,"万钢是技术出身,比较重视技术产业化,比较崇尚实际。"他还出任了"上海燃料电池动力系统公司"董事长。”

即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同济不熟悉,不知道同济的百年校庆是那一年(其实是今年),应该也会留意到政府的任命新闻上写的是万钢现任同济大学校长吧?

也许这份报纸本来就不怎么好,只是我对它家的期望太高。

期待内地在接下的十年里出现一张接近《信报财经新闻》、Wall Street Journal或者Financial Times的财经媒体。当然,内地新闻自由的逐步开放也是必要条件。

Advertisements

万刚真牛啊

刚刚听到万钢老师被任命为科技部部长,算是给同济百年校庆的一个礼物吧。

2000年回同济任汽车学院院长,2003年就升任同济校长,4年之后的今天任部长,火箭速度啊。当年在汽车学院做毕设的时候有幸和他参加过几次小规模的group meeting,非常有idea和charisma的说,比那位周家伦书记的口才强一万倍都不止(btw, 那位周书记的说话风格真是侮辱同济,侮辱中国高教界)。

在此恭喜万老师,恭喜同济!

梦幻漓江 & 挪威的森林

四月份很快就要过去了,此时才开始写桂林和挪威的见闻,真是too old了,估计大家已经不感兴趣了。贴图才是王道,顺便写几句小学生作文style的bullet points:

关于桂林:

  • 桂林真不愧是老旅游城市,开发得令人赞叹。虽然去之前被警告会失望,去了之后感觉不虚此行。
  • 桂林地区的山实在太有型了!随便一座山都有名山大川的气概,曲线婀娜多姿,韵味无穷。更妙的是那里的山好似从平地上生长出来的一样,山和山之间互动而独立,远方的山头总有一团云飘来荡去。

  • 大气而精致的《梦幻漓江》比真实的漓江更美,更吸引人,令人回肠荡气。据说此show曾经被钦点随两代核心在美国演出,好评如潮,被誉为中国当代舞台表演艺术最高水平代表作,再次向各位强烈推荐!
  • 阳朔非常有异国风情,西街有香港兰桂坊的风味,但更加清纯质朴一些。
  • 喜欢世外桃源,尤其夕阳西下的时候,拍照的最佳姿态乃闭目体味生命的辉煌。

关于挪威:

  • 在身边做了一个微型调查,很多人对挪威印象最深的居然是"挪威的森林"!没办法,小资人多势众啊,说易卜生的一定和我一样是书虫。
  • Bergen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丽(也许是在HKUST校园呆久了吧,真的,UST的那种令人震撼的美会永远跟随每一个科大人),见到北欧的海景没有太多的激动。
  • 北欧果然人少。整个挪威人口还不到上海的1/3,而Bergen则只有20多万人口,就已经是挪威第二大城市了,呵呵。到处都是非常非常恬静,非常非常惬意。
  • Bergen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我和Jesse在大街上走了好久,没看到什么shopping的地方,到处都是美丽和诗意的建筑。见到的每一个人都非常nice, 很耐心的聆听和解释。
  • 离开当天早晨搭缆车登上了Fløyen俯瞰Bergen。然后一个人沿着山路上行,走着走着居然撞上了一个湖,水很清很清,浅浅的,可以望到底。晨雾慢慢地袭来,逐渐笼罩了整个山,整座城,一切都模糊起来。

悼念铁岭32位遇难同胞

他们消逝的方式之惨烈,以及他们身后所遭受的冷漠,折射出我们这个时代的势利和荒诞。在此推荐wangpei老师的大作:

当代工人
from 白板报 by wangpei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里的枪声已经平息,深恐疑凶是自己同胞的中国人刚刚松了口气,铁岭清河特钢有限公司一声巨响,32个工人被溶化在1500度的钢水里。死者死矣,只留下活着的人们庆幸或者悲哀。

不知道新浪会不会做一个专题,不知道CCTV是否会“时空连线”,不知道海外首脑会不会向死难者致哀,也不知道神州会不会降下一半国旗。

我们只知道,工人的地位已经被那些代表所取代,国营工厂早已改制成有限公司,工人不仅喂养着这个国家还在喂养着全世界,工人之死连最廉价的眼泪都换不来几滴。

中央电视台有一档鲜为人知的节目《当代工人》,我跟这个栏目有过合作,用他们行内人的话说,这个节目就是一个减压阀,让当代工人得到一点点虚幻的安慰。2005年春天,节目要改版,编导联系到我,希望我帮忙写两句解说词。我想来想去不知道如何动笔,后来在找到了聂鲁达的一句诗,改编了一下交差。

节目的片头呈现是这样的:

1.机库玻璃门拉开剪影,机务师伸臂指挥,慢动作
2.脚手架上几个工人的剪影 码头工人手拿对讲机指挥
3.集装箱运动特写 焊花四溅过场
4.一个工人行进的背影,变换了几种景别,
5. 吹口哨在工地指挥的工人
6.汽车在沙漠公路上奔驰 工作现场向高处延伸的铁梯
崎岖的山崖 一个工人攀在一个大的铁架上工作
7.神六升空的画面
8.《海港》中空中飞起的彩带,被一群工人抛起的一个人,
9. 两个齿轮的咬合碰撞,出现当代工人字样,映衬在锻造后由暗红色渐渐冷却的金属背景上。

配音:

给我沉默,给我水,给我希望,
给我创造,给我铁,给我火光。

每一天,我们改变着世界!

推出字幕:当代工人

今天把这首聂鲁达的原诗献给沉默的当代工人。

兄弟,跟我一起攀登而诞生。

给我手,从你那
痛苦遍地的深沉区域。
别回到岩石的底层,
别回到地下的时光,
别再发出你痛苦的声音,
别回转你穿了孔的眼睛。
从大地的深处瞧着我:
沉默的农夫,织工,牧人,
护佑你骆马的驯马师,
危险的脚手架上的泥瓦匠,
安第斯泪滴的运水夫,
灵敏手指的首饰工,
在种子上颤栗的小田农,
在充盈粘土里的陶器工,
把你们埋葬了的古老的痛苦,
带到这个新生活的杯子里来吧;
把你们的血,你们的伤,向我显示。
对我说:这里就是受到的惩罚,
因为首饰做得不耀眼,或者
大地不及时贡献石料或谷粒。
指给我看,那把你砸死的石块,
那把你处磔刑的木头。
给我点燃起,古老的燧石,
古老的灯,看看多少世纪以来
落下创伤的沉重鞭子
血迹斑斑的光亮斧钺。
我来,是为你们死去的嘴巴说话;
在大地上集合起
所有沉默的肿胀的嘴唇。
从底层,对我说,这整个漫漫长夜,
仿佛我就是跟你们囚禁在一起;
把一切都说给我听吧,铁链并着铁链,
枷锁并着枷锁,脚步并着脚步;
磨利你藏着的匕首,
佩在我的胸前,放在我的手中,
仿佛一条黄色光芒的河,
一条埋在泥土底下的老虎的河;
让我哭泣吧,钟点,日子,年代,
盲目的时代,星辰的世纪。

给我沉默,给我水,给我希望。
给我斗争,给我铁,给我火山。

支持我的血脉,支持我的嘴。
为我的语言,为我的血,说话。

梦幻漓江

 
难得的复活节假期,和Ricci一道在桂林游荡。晚上刚刚看完《梦幻漓江》– 一场几近完美的show, 一切都是如此美妙。我们郑重推荐各位来看,包你不会后悔,呵呵
 
在一家网吧艰难地写下这几个字,发上来,过几天贴照片上来,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