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歌經典】每當變幻時

作曲: 周藍平
填詞: 盧國沾
編曲: 劉志遠

懷緬過去常陶醉 一半樂事一半令人流淚
夢如人生快樂永記取 悲苦深刻藏骨髓

懷緬過去常陶醉 想到舊事歡笑面常流淚
夢如人生試問誰能料 石頭他朝成翡翠

韶華去 四季暗中追隨 逝去了的都已逝去 啊

懷緬過去常陶醉 想到舊事歡笑面常流淚
夢如人生試問誰能料 石頭他朝成翡翠

如情侶 你我有心追隨 遇到半點風雨便思退

常見明月掛天邊 每當變幻時 便知時光去

啊 常見紅日照東方

每當變夕陽 便知時光去

Advertisements

[南都社論]以國家名義捍衛文明底線

感謝南都,登出了內地媒體多年來最有良心的一篇文章。

The image “https://i0.wp.com/graphics8.nytimes.com/images/2007/06/16/world/16CHINA.XLARGE1.jpg” cannot be displayed, because it contains errors.


以國家名義捍衛文明底線

《南方都市報》6月16日社論

原文鏈接:Link

山西黑磚窯奴役、虐待工人事件,點燃了舉國上下普遍的義憤。昨日,國家主席胡錦濤、總理溫家寶及其他國家高層領導相繼就此事作出重要批示。截至昨日上午,山西、河南兩省通過專項行動,共解救出了468名黑窯工,目前行動仍在繼續。這一數字,從側面驗證了這場災難的規模。這一場人道的危機,以憤怒的民意推動,正演化成高層意志主導下的政治行動,要以國家名義,捍衛文明底線。

這些天,我們親見憤怒在全社會、各階層燃燒。這人道的憤怒當中,也有敏感的抑郁,也有現實的憂心,還有難言的忌諱,但都無須掩飾。如果這憤怒,仍要克制,仍要掩飾,仍要辯證地指導,要麼是社會的底線已經完全失去,要麼是社會根本就沒有底線。

這些燃燒的憤怒,是社會底線失守的普遍疼痛,是進步幻覺中驀然驚醒的惶駭——我們以為自己在向文明飛奔的路上,卻發現竟是赤膊上陣,羞愧難當。社會尚未剝奪殆盡的羞恥感,是它仍然活著的生命自證。我們不能阻止它感到羞恥和憤怒。

今日的局面,定要有人負責。這不容含糊,也無從商榷。許多人議論,許多人分析,寫下各種各樣的理據,要為事件找到出路。可是,這不是一道復雜的社會分析題,只是一道簡單的文明判斷題。那些普遍的憤怒,已經標定底線,也給出答案

社會創制法律,每一個亂法者都要伏法;公民委托政府,每一個玩忽職守者都必須解職。這是社會恢復秩序、維系信心的基本前提。在這場人道災難中,無良的黑窯主、暴虐的包工頭、邪惡的拐騙者、凶殘的打手,一個也不能寬恕。還有那些官員,散漫的、失職的、貪腐的、喪失責任心的官員,沒有理由強奸民意,霸權占位,必須接受道義的譴責與政治的追懲,以及民眾和法律的問責。

可我們的社會顯然缺乏信心。甚至,這份無望的壓抑,本身就構成今日憤怒的大部分。雖然這無聲蔓延的憤怒,並未站定在公共舞台上朗聲發言。可如果這澎湃的憤怒,仍要領受虛詞和周旋,仍要觀看敷衍和推脫,我們的政治恐怕會變成鬧劇。

我們努力呈現這壓抑而扭曲的憤怒,只因感念社會前進全賴真實。盡管這真實,常常令人不悅。今天的事實,是只有政治高層確認的憤怒,才可以成為驅魔降妖的真實的憤怒。那麼多失子家庭的父母悲呼,他們目睹暴行,直擊殘酷,他們的忍耐近乎悲壯。那麼多民眾同心呼應,他們痛斥踐踏人權的惡人,更厭恨辜負民意的官員,他們的忍耐同樣近乎悲壯。這種忍耐,本能地在渴望一種起碼的政治尊重。現實需要回答他們,他們的忍耐是因為堅信,堅信這個制度仍在不遺余力地修復,修復他們因憤怒而塌陷的信心。

在國家與公眾之間,我們需要重申一些常識。個人之惡,從來就不曾消亡。國家之善,即在於以公共名義,遏制個人之惡。不得不承認,黑磚窯累積的罪惡,最刺人耳目的,並非個人之惡的極度暴虐。而是那些接受公民委托,擔當保護之責的官員,如何背信棄義,如何臨陣脫逃,如何自私自利,將壟斷的公權敗壞成公民權利的慘劇。

為駭人的山西黑磚窯寫下結語,只能是個人之惡所疊加的公器之惡。為惡毒的人性,我們只留一聲悲嘆,為反噬其主的公器,卻要喊出大聲的憤怒。檢討人性,這是每時每刻的個人修為;檢討公器,卻是此時此刻全社會必須要做的工作。

那麼多小心翼翼的憤怒,喧騰躁動,他們在彼此交談,彼此相識。這憤怒必須被聽到,必須被理解。在今日的公共生活中,它在等待來自政治的確認和回饋。民憤,以及平民憤,逐漸成為今日中國的政治游戲原則。憤怒,就此成為道義的武器,為民眾參與,找到一條委婉的路線。也許要說,不幸的是,我們只有憤怒;也許要說,幸運的是,我們仍有憤怒。

國際歌(Internationale)粵語版

國際歌
廣東話版歌詞

曲:狄蓋特 ( 4/4 )
詞:鮑狄埃

群眾怒吼聲震裂壁壘,
烈火般驅走黑夜,
連貫歷史的正義呼喊,
在今日也呼喚你。
新天地由我們一手創,
讓人民力量體現,
綑鎖與貧窮全部衝破,
流熱血為真理洗擦。
堅守這最後爭鬥,
緊緊結聚為明晨,
Internationale,
要實現在這裏。
堅守這最後爭鬥,
緊緊結聚為明天,
Internationale,
要實現在這裏。

附:

普通話版歌詞

1.起來,餓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
要為真理而鬥爭!
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
奴隸們起來起來!
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
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
 

這是最後的鬥爭,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鬥爭,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2.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創造人類的幸福,
全靠我們自己!
我們要奪回勞動果實,
讓思想衝破牢籠!
快把那爐火燒得通紅,
趁熱打鐵才會成功!
 

3.是誰創造了人類世界?
是我們勞動羣眾!
一切歸勞動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蟲?!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獸,
吃盡了我們的血肉!
一旦將它們消滅乾淨,
鮮紅的太陽照遍全球!

“What the Wise Man Does at the Beginning, Fools Do in the End”

https://i1.wp.com/www.illustrationweb.com/article_images/story2june06_lg.jpg

"As the old saying goes, what the wise man does at the beginning, fools do in the end… It’s like Cinderella at the ball. You know that at midnight everything’s going to turn back to pumpkins and mice. But you look around and say, ‘one more dance,’ and so does everyone else. Everyone thinks they’ll get out at midnight. Adam Smith [suggested] several years ago that the problem for that particular dance with Cinderella is that there are no clocks on the wall. The party does get more fun — dance partners get prettier. one more glass of champagne.

This is what’s happening with copper today, Internet stocks in 1999, and uranium stocks in the 1950s. The party does get to be more fun, and besides, there are no clocks on the wall. And then suddenly the clock strikes 12, and everything turns back to pumpkins and mice."

— Warren Buffett, Berkshire Hathaway Annual Meeting, May 6, 2006.

簡單翻譯:

投資人就好像參加舞會的灰姑娘一樣,沒有在午夜的期限之前趕緊離開,
結果漂亮的馬車又變回南瓜,不過最大的問題在於,這場舞會上的時鐘並沒有指針。

— 華倫·巴菲特

原文鏈接:

Link

把和谐扔进太平洋

依据某党的规矩,领导人都要留点“理论贡献”,于是就有了和谐。

十年之后,回头一望,我肯定这是一大笑柄。

当罗湖桥那边轰轰烈烈把和谐奉为党纲国宝地球规律宇宙法则万古不变真理之时,上月初,在城大教职工协会午餐会上见了CityU署理校长Ho, 很nice的一个人。香港人现在都喜欢做内地政策的功课,Ho作为大学领导人,估计也听到了少少和谐方面的东西,于是生发出了如下感慨:

“We hear much talk of
harmony these days. But harmony does not grow on trees. It comes from a
community that is based on fairness, respectful listening and a shared stake in
its common destiny.
Harmony is a by-product, not a goal we pursue.”

我试着翻译成中文:

“我们已经听到不少人谈论和谐。但须知和谐并不会从树上长出来。和谐来自一个崇尚公正,相互尊重及聆听,共同承担的群体。当我们做到这些,和谐便自然产生。和谐绝非我们追寻的目的。”

当某党的一大坨高级拍马专家忙不迭夸赞和谐多好多好之时,Ho以局外人的最最浅显易见的智慧点破了这一理论的误导之处—和谐,绝非目的,而是副产品!

换而言之,和谐社会绝对无法作为一项工程建设出来,或者冀皇恩浩荡赐予给普天百姓。相反,当执政党顺从民意,给民众言论自由和民主权利,取消任何绝对的不受压制的权力,和谐社会便会应运而生。但是,和不和谐,绝不应该成为一个社会的终极目的。

而善良的百姓,理应当心和谐沦为一种工具,被某些高高在上的人拿出来当作尚方宝剑,阻止民众捍卫自己最基本的权利。

我们不想某些人以和谐为由让我们shut up,說我們“不明真相”,或是让我们缩首, 那么让我们义无反顾地把某些垃圾理论扔进太平洋。



附:

和谐社会的美丽景象一瞥:

1. 山西地方政府与企业携手打造和谐奴隶社会

Link 1
Link 2
Link 3
Link 4

2. 无锡之和谐太湖喜人景象

Link 1
Link 2

3. 厦门建设和谐劈叉社会

Link 1
Link 2

4. 中国心瘟霉体百年和谐传统一脉相承

Link 1
Link 2

5. 本国朝廷倡建和谐地区、和谐世界以及和谐宇宙

Link

同濟,同濟 (4)

今天收到Deanna的信,再次恭喜。 Deanna & Haige都是絕頂聰明且心地至真至純之人,祝福二位白頭偕老。

在此cmft一下奶媽同學:A股風暴,在時間長河中,只是小小的浪花,一切都會過去;真正的王者比如Warren Buffett,并不執著於幾天的得失。


同濟100歲生日之時,我在重溫王小波的書,讀到《荷蘭牧場與父老鄉親》,讓我久久不能釋懷:

"當年我假裝很受用,說什麼身體在受罪,思想卻變好了,全是昧心話。說良心話就是:身體在受罪,思想也更壞了,變得更陰險,更奸詐……

"當年我在老家插隊時,共有兩種選擇:一種樸實的想法是在村裏苦挨下去,將來成為一位可敬的父老鄉親;一種狡猾的想法就是從村裏混出去,自己不當父老鄉親,反過來歌頌父老鄉親。這種歌頌雖然動聽,但多少有點虛偽……

"站在荷蘭牧場面前,我發現還有第三種選擇。對於個人來說,這種選擇不存在,但對於一個民族來說,它不僅存在,而且還是正途。"

王小波寫的是老家插隊,其實如是分析,何嘗不適用于每一個處于非強勢群體中的人。比如對于我這樣來自窮困鄉里的人,再比如對于同濟非強勢學科的學子,兩種選擇擺在面前:一種是呆在同濟,成為可敬的同濟人;另一種是發奮讀書,從同濟混出去,反過來歌頌同濟。

當然,正如王小波所說,"這種歌頌雖然動聽,但多少有點虛偽……"

For good or not,我和Ricci,同很多同濟的同學一樣,選擇了第二條路。大家去德國,法國,美國,香港,芬蘭……總之天南地北。我相信很多人當初做選擇的出發點是離開同濟(或者離開中國教育的大環境,當然那是較大的一個topic了)。

樹挪死,人挪活,離開同濟絕對不是錯誤。恰恰相反,同濟的生命力就在于她的學子前赴后繼奔赴天涯海角追尋真理。不信請看同濟的老校訓:

"養天地之正氣,法古今之完人。"

這是何等的氣派!

即便52年之后同濟被肢解、異化,從李國豪到吳啟迪再到萬鋼,給同濟帶來萬千氣象的校長,莫不是"海歸派"!

只是,百年校慶,我們聽到了對于母校太多的無條件的歌頌,而且很多還來自海外的同濟人。不管這些歌頌出自什么,我們謹記,同濟不會因為我們的自吹自擂而脫胎換骨;慶祝同濟生日的時刻,帶給我們的理應是對同濟精神的reflection以及"我可以為同濟做什么"類型的思考。

王小波說第三種選擇對一個個人并不存在。我們幸運,因為在這個時代,我們至少有把第三種選擇think aloud的權利。

一段超震撼的Video

国父孙中山的超牛演讲。据说被中_宣_部从《走向共和》中删掉。看完以后就明白为什么了…… 不过,我相信那些食肉者不敢看。但是极其适合某些被“国情论”同化的,进而禁止他人谈论民主自由博爱的可怜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