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的投資成绩单

說起星爺,很少有人會否認他在藝術上的成就。在這個艱難的轉型期,他給我們70年代末至80年代中期出生的壓力甚大的一代帶來了無窮歡樂和思考。

不過,知道周星馳的輝煌投資成績的人,就不是很多了。據統計,目前星爺手頭的物業賬面大約值17億港幣。請看如下部分輝煌紀錄(paraphrase from今日《信報財經新聞》刊登的曹仁超投資者日記):

– 1990年購入第一個豪宅–香港寶雲道12號峰景花園,買入價475萬元,目前市價1500萬元;

– 1993年以2800萬元購入淺水灣恒峰複式單位,1996年以4250萬元賣出,賬面獲利1450萬元;

– 1996年以8383萬元購入山頂普樂道7號,目前市價4億元;

– 最大的手筆是2004年3月23日以3.2億元購入山頂普樂道一幅土地,改建為4棟別墅,目前市價9.2億元;

– 除豪宅外,2002年以3000萬元購入旺角先達廣場兩個商舖,2004年以4300萬元賣出,賬面賺1300萬元;

– 2004年11月12日以2.1億元購入尖沙咀加連威老道34至36號連城閣地下、閣樓等,並以5000多萬元收購灣仔皇后大道東物業,目前市價已升至9700萬元。

看來星爺不光有小聰明,也有大智慧?答案是yes or no。其實星爺投資成功更因為背后有一個非常"犀利"(粵語,厲害的意思)的女人。

從1990年開始投資房地產,星爺的路并不平坦。中間更遇到亞洲金融危機,令幾十萬香港人一夜之間淪為負資產。而和于文鳳在一起,可以說在星爺的成功中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于文鳳何許人也?香港建設(190.HK)前主席于鏡波的女兒。說到香港建設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這,可是沒人不知道中銀香港大廈和深圳地王大廈,國家大劇院這些出自這家公司手筆的工程。有其父必有其女,于文鳳的business acumen,助星爺于2004年成為香港最富的藝人。

Advertisements

卡梅

帶著期盼,來到了Carnegie Mellon (中文譯為卡耐基梅隆或者卡內基梅隆)。

校園不算大。初看起來,現代氣息有余,西方大學常見的古典氣息不足。也許是因為在HKUST生活了兩年的緣故,"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我對CMU的校園沒有太多的感覺。倒是毗鄰的UPitt(匹茲堡大學)校園機之有學府風范,建筑很漂亮。進入著名的Cathedral of Learning,有一種朝圣的感覺。

Carnegie Mellon是美國著名的盛產nerd的學校。不懂nerd是什么意思的同學可以看看wiki的解釋: refers to a person who passionately pursues intellectual or esoteric knowledge or pastimes rather than engaging in social life。換而言之,nerd就是書呆子。Carnegie Mellon吸引了美國一代又一代電腦和音樂、電影、藝術天才。對于自己專業固執而瘋狂的教授和學生,雄心壯志日夜工作。卡耐基梅隆的創始人安德魯·卡耐基訂下的校訓是"My Heart is in the Work." 翻過來就是:"我一心撲在工作上。" 人人一心一意工作,力量是很可怕的。無怪乎這個小小的學校可以在短短100年內迅速崛起,培養出17個諾貝爾獎得主(其中商學院出了6位諾貝爾獎得主,多過全世界其他任何商學院),9位圖靈獎得主,數十年來計算機專業排名全美第一,商學院、音樂、話劇和藝術亦排名非常靠前。

這是一個稍微有點古板有點土氣的學校。facebook上說大多數Carnegie Mellon的學生都愿意承認自己是nerd或者geek(不知道geek啥意思的同學請再次wiki, 基本的解釋是:a person who is fascinated by knowledge and imagination, usually electronic or virtual in nature,就是不食人間煙火之人的意思)。Newsweek把她評為全美女生質量最差的大學(比MIT還差,呵呵)。

最后貼一張本地報紙Pittsburgh Post Gazette的圖片,保證圖片的真實性,讓大家看看Carnegie Mellon的學生過的啥生活。

Brad Moore

Click on people in the photo to tag them.
Brad will be asked to approve all tags before others can see them.



caption
reads "Brad Moore, a senior finishing his degree in electrical and
computer engineering, takes a rest from his final projects on the lawn
at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yesterday."

匹茲堡的華人教會

同在香港一樣,教會的力量無處不在。若非有教會的幫忙,我在這里剛開始的一周幾乎沒法生存。借此機會感謝Qiu大哥和Joshua兩家人,更感謝Bellfield教會里所有的熱心人,你們是非常真誠而可以親近的人,無以報答,只能在內心默默祝福你們!

這邊的教會的華人比起在香港遇到的朋友要累的多,憔悴的多。人在海外,survive不容易,通常兩口子都要工作。一有小孩,負擔驟然重了起來。在家里帶小孩,損失太大。交給daycare, 也就是隨便糊弄一下,而且成本太高—即使像匹茲堡這種中等消費水平的城市,一個月也要900刀。

另外,這邊的中國人比較喜歡抱成一團。大陸,臺灣,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人都是去中文教會。匹茲堡有好幾百個教堂,各種建筑風格令人看得眼花繚亂。比之美輪美奐的本地教堂,中國教堂可以用“可憐”來形容。所以,來到了美國參加教會,反而感覺像回到了國內,遠遠不像香港那樣華洋共處,不同膚色的共聚一堂。

不管如何,這里的華人教堂在夾縫中生存,給遠在異國他鄉的人們提供了一個休憩的地方,一片心靈的空間。

P.S., 搜尋匹茲堡的華人教會的相關信息的朋友請去這個網址:http://bit.ly/HuaRen

香港之戀 (3)

來到美國,開始懷念香港的種種好處。By far, Hong Kong is definitely the best city for me as a Chinese native。

想念香港,因為在香港,everything is available. 和香港比較起來,美國真是物質貧乏地可以。

想念香港,因為香港的服務業天下無敵。以電訊業為例,高度競爭使得香港成為全球最方便最便宜的城市。而美國在這方面和香港比起來,簡直是令人發指:收費高昂,服務低劣,人工服務永遠沒人接電話,附送的手機非常之lousy。

香港的公共交通更是四通八達,效率超高。你絕對不會想象到一個巴士司機會中途下車喝咖啡,把乘客扔在那里達15分鐘之久。而這樣的事情就可以發生在美國,而且無人complain。

懷念香港,因為港人的熱心和高效。即使Carnegie Mellon這樣的私立名校,其工作人員和香港相比,也是夠官僚的。我懷念香港那種充滿人情味而又奮發向上的氛圍。

懷念香港,因為國泰航空和香港機場。經歷了8月10日從香港到美國的旅程,芝加哥機場以及United Airlines的惡劣服務讓我憤怒和失望。美國的航空業和香港比起來,乃是地地道道如假包換的第三世界。

關于懷念香港的理由,可以列出無限長的list……

香港,我心愛的香港,今生今世我是要背著你走遍全世界了。

Btw: By posting this I don’t mean that U.S. is nothing. Actually there is a lot of fun to be explored in U.S.  — Tingl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