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oogle Streetview中看匹兹堡

下面是我们住处附近的照片:

Link to Google Streetview

Advertisements

我们都是共产党

https://i2.wp.com/www.cnn.com/SPECIALS/2001/ccp80/images/main.jpg

近期阿里巴巴在香港筹备上市,香港媒体上出现了一些对这家公司的忧虑,例如浏览量排名不断下降,所在行业竞争加剧,定价过高缺乏盈利支持。人间仙境BBS上就出现了抱怨香港媒体的声音,大意是为啥在内地媒体都是正面报道此次IPO的情况下,香港媒体这样不识时务,报道了一大堆负面消息?更发出"今生不看香港电视"的宏愿。

某90年代在上海出生接受国际学校教育的小朋友,来到香港呆了两个月,每天都和我抱怨香港的媒体"太反动"。

山西砖窑奴隶案一出,我和某自视甚高的精英(非党员)聊天,伊的第一反应是:现在的宣传怎样了,为啥不把这样的不和谐的事情封杀掉?

专制社会的可怕之处在于,身处其中的人们,无论是否既得利益者,都会自觉不自觉地维护这个社会的运作,并且对于任何持异议的声音予以排斥。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那么这里有一种可能的解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Stockholm syndrome)。

1973年8月下旬,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银行抢劫案,劫匪把银行雇员囚禁了六天之久。离奇的是,当4名人质被警方解救的时候,他们对警方表现了相当的敌意,而对绑架者即爱且敬,愿意出庭为劫匪辩护。其中一名女人质甚至和劫匪订了婚!

心理学家把这种心理命名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并且陆续发现这并非偶然的现象。事实上,在如下四个条件之下,假以时日(在很多情况下只需要3-4天),很多受害者会爱上加害者,甚至站在加害者的立场上对抗拯救者:

— 加害者对受害者施以直接的威胁,受害人难以反抗,否则会付出惨重代价包括死亡

— 加害者会给予一些小恩小惠,而不是一味地施以加害

— 加害者对受害人实施信息封锁,让受害人无法接触到其他任何信息,而只能接受加害者的观点

— 加害者让受害人相信,他绝对逃不出去,或者即便暂时逃出了,加害者也会找到他并施以更残酷的伤害

对照上面的条件,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当下的中国社会,正是催生亿万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的温床。也就不难理解为啥我们的生活中除了一个中宣部之外,还有那么多volunteer filter不图名不图利帮助统治者维持秩序。

难怪,贫嘴的王朔同学骂人骂了半辈子之后,却老是想不明白自己是谁。终于有一天恍然大悟:原来,我们都是共产党

【不能不推荐】胡平:自由主义与虚伪

来自: 敏杰的夜奔

"我早就讲过,"专制统治的特征是暗示:它公开说的并不是要人们当真相信,而它要人们当真相信的它绝不公开地说"(《哲思手扎》)。所谓暗示,就是以间接的方式传达某种不明言的信息。暗示和一般所说的欺骗不同,两者都是给出一个不真的信号,但欺骗者的目的是要你信其为真,相信他说出的东西,而暗示者的目的却是要你心照不宣地知其为假,是要你去相信另外的某种东西。好比挂羊头卖狗肉,虽然有羊头作招牌,但是店家和顾客都知道这不是羊肉铺子而是狗肉铺子。小人装出君子的摸样,我们称他伪君子。一般的伪君子是希望别人把他当成真君子,而XXX这个伪君子则是要人们心照不宣地知道他不是真君子,要人们心底里都明白他是真小人。你还能说它仅仅是伪君子么?你还能说它是伪君子么?"

"既然一般人的种族偏见是如此根深蒂固,顽劣难除,种族平等的思想又是怎样取得胜利的呢?那无非是利用了人性中的虚伪或曰伪善。一般人在外表上总想表现得比实际上更好些,更公正些。或者说,一般人性格中都有两面,而自由民主制度的优越性就在于,它能迫使那些本来不好的人也不得不表现得稍好一些。坏制度是迫使好人也不得不违背本愿地做出坏的表现,好制度则是迫使坏人也不得不违背本愿地做出好的表现–这就导致大量的伪善。可见,伪善是好制度的产物。基于同理,坏制度则导致大量的伪恶,许多批评家都说中国人很坏很丑陋,过去以阶级斗争为纲,儿女批斗父母,老婆揭发老公,现在则是全民腐败,缺少公德,我说中国人的坏大半是让坏制度逼出来的,是"伪坏"或"伪恶"。"

"勇气、从容常常都是装出来给别人看的。勇敢不一定是不害怕,勇敢常常是假装不害怕。在牛虻被处死刑的前一天,蒙泰尼里来狱中探望,牛虻嘻笑怒骂,毫无惧色,可是等到蒙泰尼里走后,牛虻哭了。如果牛虻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哭,我们就不会佩服他的勇敢,而会怀疑他麻木不仁了。"

"当美国的开国元勋颁布宪法,确认人人享有天赋人权时,他们之中的某些人或许是虚伪的,可是既然他们要维持虚伪,因而在其它弱势群体运用天赋人权的原则要求享有真正的同等权利时,他们就很难公开拒绝,于是到后来,天赋人权也就果真成为普遍的现实。尼采说得好:"一个伪善者,若总是一个样的伪善,到头来就不算伪善了。"

阅读全文

重聽天籟之音–Donna Donna

The image “http://www.gordonanderson.ca/scans/scan_gallery/images/Joan%20%20baez%20-%20woolfville%20%20ns%20%20c%201969.jpg” cannot be displayed, because it contains errors.

青春的美妙之處,很大程度上在於只要你一直往前走,一直做事,無論成功與否,你一定會得到相應的補償。即使我們當下經歷的是一段滿懷惶恐疑惑,辛苦掙扎的歲月,當年華流逝,當我們長大,這些年輕的心跳和悸動,會成為我們最璀璨的追憶。

高二那年的一個冬夜,我聽到了一首歌–Donna Donna。當時我幾乎傻掉了,那簡單的詞句,淺吟低唱,盡述我的心曲。被譽為"民謠歌后"(Queen of Folk)的Joan Baez的無可替代的歌聲,加上動聽而單純的吉他配樂,淺吟低唱之中,透著淡淡的悲傷,卻傳達著一種穿透時光和距離的不屈的控訴。

簡而言之,它講了一個故事:一頭目光中充滿悲哀的小牛被捆綁在車上運往集市,面臨被屠宰的命運。在他頭上,是一只自由自在飛翔的燕子以及四處飄蕩的風兒。可是,小牛又能做什麼呢?欲得自由,必先學會飛翔!

這美妙輕盈而激昂澎湃的歌聲,激勵著無數向往自由民主平等正義的普世價值的人們,前僕後繼,不懈奮鬥。當深夜降臨,種種愁緒湧上心頭之時,Joan Baez以她的哀怨的歌聲給我們打氣,提醒我們珍惜得之不易的自由,擁抱和煦的陽光。

依然記得,那時的我,無論是漫步在深夜的路上,還是在雪地裡奔跑,抑或是騎著單車走在鄉間的林蔭中間,總會情不自禁唱起Donna Donna。它帶給我的是一種尋找自由的人生境界的信念,一種堅持自我遠離喧囂的勇氣,一種不斷前行追尋心中的夢想的力量。

附: Donna Donna 歌詞

On a wagon, bound for market
There’s a calf with mournful eye
High above him there’s a swallow
Winging swiftly through the sky

Refrein:
How the winds are laughing
They laugh with all their might
Laugh and laugh the whole day through
And half the summer’s night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Donna-dai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Donna-dai

Stop complaining, said the farmer
Who told you a calf to be
Why don’t you have wings to fly with
Like the swallow so proud and free

Calves are easily bound and slaughtered
Never knowing the reason why
But however, treasure freedom
Like the swallow who learned to fly

Donna Donna Video (Youtube):
 

香港之戀(4): 我为什么喜欢香港

下午和一个教授聊天。教授是西班牙人,在Carnegie Mellon已经拿到了tenure,每年至少去一次香港,在香港知己甚多。聊到了香港,我们即刻变得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分享香港的种种乐趣。我们都同意一点的是,香港虽然小,但是绝对是人间福地,这里有世界一等一繁荣的大都市,有风光旖旎野性原始的离岛和郊野径,有水清沙幼风景绝佳的海滩,有全球各地的美食,有空前发达的自由经济,更有一个最自由的言论空间(顺便bs一下某政党封锁youtube的愚蠢行径-大陆的言论自由已经倒退几百年了)。

结束谈话之时,突然发现,自己人虽然在美国了,心至少有四分之三还留在香港。

比较匹兹堡和香港?拜托不要开玩笑,不存在这个问题。

美东时间晚上10点,即香港时间上午10点,如同往常一样follow market, 却发现今天股市停市。原来今天是重阳节翌日(谢谢大家指正错误,应为重阳节当日),香港的法定假期。对于中国传统假期,香港的习惯一般是在次日放假,这样大家可以在当晚和家人团聚尽兴庆祝,不用担心次日上班。这里给一个香港公众假期列表

  • January 1 First day of January (New Year’s Day) 一月一日 (元旦新年)
  • First day of the first moon (Chinese calendar) Chinese New Year’s Day 農曆年初一
  • Second day of the first moon (Chinese calendar) Second day of Chinese New Year 農曆年初二 
  • Third day of the first moon (Chinese calendar) Third day of Chinese New Year 農曆年初三 
  • April 5 (April 4 in leap years) Ching Ming Festival 清明節
  • Good Friday 耶穌受難節
  • Day following Good Friday 耶穌受難節翌日
  • Easter Monday 復活節星期一 
  • May 1 Labour Day 勞動節 
  • Eighth day of the fourth moon (Chinese calendar) Buddha’s Birthday 佛誕
  • Fifth day of the fifth moon (Chinese calendar) Dragon Boat Festival (Tuen Ng Festival) 端午節 
  • July 1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Establishment Day 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紀念日
  • Sixteenth day of the eighth moon (Chinese calendar) Day following the Mid-Autumn Festival 中秋節翌日 
  • October 1 National Da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
  • Ninth day of the ninth moon (Chinese calendar) Chung Yeung Festival 重陽節
  • December 25 Christmas Day 聖誕節
  • December 26 Day following Christmas (Boxing Day) 聖誕節翌日

这就是香港,固执地守着中国传统和西方文化的香港,让人不能不喜欢的香港。

对比之下,内地的“去中国化”的严重程度让我等深感不安。肆意拆除真古迹,滥造毫无文化品味的假古迹;所有名山大川风景名胜一夜之间几乎全部被商业化;罢黜百家,独尊马列,中国的社会科学沦为某党随意驱使的工具;作为国家电视台的央视把水平低劣错漏百出的所谓普及传统文化的节目(具体是啥就不说了,大家心里明白)大鸣大放;以国家名义强权打压传统文化,逼迫联合国停止使用繁体中文;国家语委的一帮贱人还时不时到各地高校四处转悠,见到繁体字就侧目。就连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恢复中国传统假期(重阳中秋端午元宵)的建议提了多年也是只闻楼梯响,不见有人来。

某种意义上,我喜欢香港,是因为我对 某 党 统 治 下 的 中国极度失望。

香港让我看到了一种近乎完美的平衡–在东方和西方之间,在闹市和山水之间,在自由和秩序之间,在物质和心灵之间。

历史是重复的

The image “https://i1.wp.com/www.dabaoku.com/sucai/zhiwu/yujinxiang/022av.jpg” cannot be displayed, because it contains errors.

重温经典文章"Warren, What’s wrong?",不禁感慨。科技无穷尽地进化,然而人性的弱点从无改变。贪婪和恐惧,左右了人类在股票市场的大部分行为。

该文是美国著名财经杂志Barron’s于1999年底刊登的一篇奚落巴菲特的文章。当时正值互联网泡沫的顶峰期。无数网络界风云人物当时风华正茂,以改变历史的架势,驾驭资本市场的运作。

不幸的是,我们的巴菲特同学却不鸟这一套东西,以“不熟不做”的理由拒绝介入和互联网相关的投资。

于是,在大市狂涨的情况下,Berkshire Hathaway的市值跌落23%。虎落平原遭犬欺,很多普通投资者也为自己超过巴菲特而自豪,更加不用说那些华尔街精英了。连很多巴菲特的忠实粉丝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偶像,另投高明。

文章开头以不亚于我们天朝当年文革时的红卫兵小将的语气说:

"After more than 30 years of unrivaled investment success, Warren Buffett may be losing his magic touch."

大家看啊,我们的坚持"四旧"顽固思想不改的巴菲特同学,终于得到了报应。

继而,回顾巴菲特的光荣历史后,话锋一转: "but he hasn’t anticipated or capitalized on the boom in technology stocks in the past few years."

你看,这是何等的神气!你巴菲特同学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今天你终于栽在互联网的时代了。

我不想逐一解说下去。说来说去,文章只有一个主旨,那就是:时代不同了,不能用传统智慧看问题了。

所以,就有了"Price to Eyeball",有了“动态市盈率”,有了无数我们赖以自欺欺人的工具。

我们睁开眼睛,觉得自己smart up了起来,于是创造名词,以聪明人自居,鄙视落伍者。理由仅仅是—时代不同了。

时代不同了吗? 翻开历史,从荷兰郁金香风潮(今后我会在此介绍),到20世纪狂炒铁路股,航空股,无线电股,到美国1929年大萧条,再到1987年大崩盘,2000年科网泡沫,2007年中国内地的普洱茶崩盘,个中的参与者,谁人不认为自己处于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黄金时代?

对于历史的无知,使得我们沉浸于充斥谎言的精神胜利之中。

左八荣右八耻,和谐挂胸前,佛挡杀佛,人挡杀人,自以为得计,却陷入了一个预设的陷阱之中。

巴菲特减持中石油,如同他四年前买入中石油一样,再次遭到鄙视。我不想就此发表自己的观点,只想引用俢昔底德一句,送给处于风高浪急的金融市场的各位:

历史是重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