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一下

Advertisements

How to Talk about Books You Haven’t Read

https://i1.wp.com/www.granta.com/shop/product-file/49/howt3449/product.jpg
發現紐約時報100 Notable Books of the Year中包括了這本書,評語是:

A French literature professor wants to assuage our guilt over the ways we actually read and discuss books.

所以我就借鑒一下該書書名在這里提一下:-)。據說該書的主要論點是談論自己沒有讀過的書是一種非常有創造性的活動(“an authentic creative activity.” ),頗合我意,呵呵。近期準備仔細讀一遍。

且听风吟

Fall at CMU

Fall at CMU

一夜之间,匹兹堡就到处都是火红的枫叶了,连景色稀松平常的卡梅(Carnegie Mellon)也教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时间一天天过去,在我所熟悉而热爱的香港,仅仅意味着时间过去而已。而在痞子堡,你被分明的四季紧紧追着,丝毫无法忽略时间的脚步。夏令时(Daylight saving)的结束似乎不是在提醒夏天的结束,而是冬天的开始。寒风阵阵,所有人开始穿得臃肿起来。这是一个清晨,一张张冻得通红的脸,手攥得紧紧的,踏着一地落叶迎着朝阳前行,不情愿的步伐似乎还在回味被窝的温暖。太阳突然变得不那么讨厌了,而是柔情脉脉起来。

这远远不是最坏的开始。匹兹堡的冬天,根据一位在此呆过一年的朋友的说法,堪用horrible形容。所幸我是一个不排斥冬天的人。寒冷让我心底升起暖意,让我懂得亲近阳光。事实上,记忆中在家乡和上海经历过的每一个严冬,我的心情都格外之好。我有理由相信,我会survive匹兹堡的冬天,即使没有踏雪寻梅的兴致。

附上一篇我2002年冬天在上海写的一篇短文:

略感寒意的振奋

在这个初冬季节里,一切东西都带着冷峻的色彩呈现在你的面前。唯有当你走进小屋,坐在温暖的所在之中,待到即将被灯光融化之时,再抬头一望四壁,心中的感觉只有一个意象可以形容:略感寒意的振奋。

在春日,在夏天,在秋季,每个季节都有自己的生机自己的色彩自己的调性,但我们已经恹恹思睡太久,内心的激情在一次次台风以后,趋于平淡以至于灰暗,与所处的季节形成强烈的反衬。于是,黎明时不再期待,黑夜里双眸不再憧憬,唯有日复一日的reiteration。

而冬日,我们被推到了一个全新的平台。注定在这个季节里,每个人都必须学会温暖自己的内心,学会在寒风袭来时面带微笑,在寂静的早晨深呼吸,在雪花飘落时长啸,向世界宣告:

我来了!

廷龙
2002年11月于同济西北五楼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