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一則

司馬渡(Simadu.com)上經營一個blog"以投資的心境生活"已經有一段時日,今后會逐漸把自己投資的認識寫出來和大家分享,底線是每周更新1-2次,歡迎各位捧場。考慮到更新頻率不高,各位最好訂閱RSS。關于"以投資的心境生活"這個blog的定位,我已經在開場白中寫明:

很難說這個blog和什么有關,但是很明顯的是:

1. 此blog和技術分析無關。

本人不懂技術分析,也對其絲毫不感興趣。任何期望在這里交流技術分析的朋友,請遠離。

2. 此blog和價值投資無關。

本人認為這個世界上不存在“價值投資”或者“非價值投資”。相反,投資就是投資,投機就是投機。換而言之,本blog面向所有不在乎“價值投資”名頭的投資者。

3. 此blog和長線投資無關。

本人認為,耐心在投資中是極其重要的。因此,day trader請遠離本blog。但是本人也不喜歡和公司談戀愛,用主觀感受代替客觀分析。我心目中的持股年限,固然是以“年”做單位的,但也不介意拋棄讓我失望的公司。

4. 此blog和股票推介無關。

本人相信,獨立思考是任何投資人最核心的能力。除非出于說明問題的需要,本人不會對任何個股發表任何推薦看法,更不會提供任何目標價或者操作建議。相反,我會經常批評我討厭的個股或者其管理層。

5. 此blog基本和A股無關。

本人不參與任何A股投資,而且在可見的三五年內也不會對A股有任何興趣。所以,我不會對A股市場發表具體評論。

6. 此blog和小道消息無關。

本人不相信任何內幕或者小道消息有助于取得長遠和穩定的收益。任何小道消息在這里都不受歡迎。

7. 此blog和“偉大公司”無關。

本人認為,任何“偉大公司”都可能是最糟糕的投資,如果沒有足夠的安全邊際。

8. 此blog和金融衍生物無關。

本人對任何形式的創新金融產品不感興趣。

我信奉的投資風格是簡單、愚蠢、保守、倔強、低效。

期待著在Simadu和大家共同成長。

Advertisements

梅艷芳一曲成名–《風的季節》

1982年7月18日,梅艷芳在華星娛樂舉辦的首屆新秀歌唱賽中演唱《風的季節》一舉奪冠,并從此成名。關于彼次盛況,黃霑先生在《娛圈奇女子梅艷芳》一文中有如下動人的記述

初登台板的梅艷芳 ,比新馬師曾出道時, 還要年輕 。在別人可能還沒有脫下開襠褲的年紀 , 梅艷芳就已經踏上舞台 , 又唱又跳的做表演了 。所以, 第一次見她,我們一群寫歌的音樂人,馬上驚為天人。

是「華星娛樂」舉辦的第一屆《新秀歌唱比賽》。那夜,她穿了件又裙又褲,金光閃閃的歌衫出場 。青春的臉,帶著點不知哪裡來的慓悍,好像胸有成竹,把握十足似的。「哈!很有信心!」我看見她在台上一站,先擺姿勢,心中忍不住讚賞:「鎮得住台呢!」

然後,她開腔了;唱徐小鳳名曲〈風的季節〉。

聲音低沉,和青春形象,絕不相稱。但嗓子共鳴極好,節奏感亦佳,感情也濃洌, 連咬字吐句都很有法度 。

我愈聽愈高興,深受吸引。

看看資料:「一九六三出生」,那麼年輕,已經功夫這樣好,分明是個天才,每項各寫個「拾」字,全部計分項目,都給滿分!

自己當歌唱比賽評判多年,絕少給參賽者滿分。但當前這位新人,實在令人眼前一亮。歌藝和台風都一流,不給滿分,對她不公平。

「你給多少?」問坐在身旁的主席評判輝哥。

「四十九!」顧家輝說:「本來想給五十;但藝術沒有滿分的,只好扣她一分!」

我們到後來才知道,這位天賦奇高的女孩子,早有十多年表演經驗 。

歌詞:

風的季節 – (原唱:徐小鳳 )
曲︰李雅桑
詞︰湯正川
編︰周啟生涼風輕輕吹到 俏然進了我衣襟
夏天偷去 聽不見聲音
日子匆匆走過 倍令我有百感生
記掛那一片景象繽紛隨風輕輕吹到 你步進了我的心
在一息間 改變我一生
付出多少熱誠 也沒法去計得真
卻也不需再驚懼 風雨侵*吹啊吹 讓這風吹
抹乾眼眸裡 亮晶的眼淚
吹啊吹 讓這風吹
哀傷通通帶走 管風裡是誰從風沙初起想到是季節變更
夢中醒卻 歲月如飛奔
是否早訂下來 你或我也會變心
慨嘆怎麼會 久合 終要分

狂風吹得起勁 朗月也要被敝隱
泛起一片迷矇塵埃滾
掠走心裡一切美夢 帶去那歡欣
帶去我的愛 只是 獨留恨

重唱 *,*

恭賀《信報財經新聞》網站開通

Hkej-logo

謝謝lazy Susan的分享。香港發行量最小但也是最富盛名的“文人辦報”的中文報章《信報財經新聞》(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正式上線,乃是一眾粉絲翹首以待的大事。昨天是信報創刊35周年,包括特首、財爺在內的數百名精英人士與文華東方酒店(一家五星級酒店,張國榮曾是這里的熟客,并在2003年愚人節從24樓咖啡室跳樓自殺)共同慶祝,盛況空前。及至讀到林行止先生的當日專欄《順理致遠 應有所宗》,方才領悟到當初在爭議中轉讓股權予小超人李澤楷,“根本原因”在于為了適應新媒體浪潮。

我一向認為,香港乃是全球中文媒體最發達之地。各種政治觀點的報章雜志在這里都有機會發出自己的聲音。一個小小的600萬人口的城市,居然有十幾種不同的商業日報,恐怕是舉世無雙。須知,美國一個城市通常只有一家報紙,而且大部分情況下只能勉強掙扎生存。中國大陸各個城市,即使是號稱首善之區的北京或者媒體發達的廣州,各式各樣報紙雖多,但整體上水準極低,基本上沒有一家報紙可以讓我產生從頭讀到尾的沖動,不是因為我泱泱大國缺乏傳媒人才,乃是因為上面總有一種陰魂不散的力量(you name it!)讓我惡心。對于一個在香港生活幾年、習慣于同一事件多種不同的媒體聲音共存的人來說,中國大陸簡直是媒體文化沙漠。

信報在香港激烈的中文報章競爭中能夠生存下來,簡直是一個奇跡。這是一份“小眾”得不能再“小眾”的報紙,每期發行量僅兩三萬份,故有“中環報”之稱。可喜的是,她有一大批忠誠粉絲,愿意每天掏出六元港幣購買這份每期僅二十多版的薄薄的報紙(香港的中文報紙,例如《明報》、《蘋果日報》,一般每期40-60版)。報紙版面少也就罷了,娛樂體育賽馬新聞欠奉。即使排版上,信報也與眾不同,一直堅持采用中文豎排。就是這樣一份報紙,被香港新聞界同業推選為最具公信力的報紙(普羅大眾認為的最具公信力的報紙則是金庸先生創辦的《明報》)。

讀者所欣賞的,乃是《信報》多年一貫的獨特的政經視野,不光為香港各界稱道,更成為中南海重要的決策參考。《信報》的格調之高,源于其主人林行止的不凡品味。林行止的政經評論水平之高,可讀性之強,自不待言。更有曹仁超《投資者日記》,已成為香港尋常投資者必讀。信報社論,亦對本地的政治形態有著深遠的影響。2003年,信報社論以明確的姿態反對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成為當年50萬人大游行的重要導火索,是次游行導致中央反思香港政策,并為2005年初董下曾上奠定了基調。《信報》發展歷程中,涌現了多位知名專欄作家。此前我曾經介紹過的原復生的《原氏物語》,就是其中一例。

現下,信報網站優惠價每年HK$389,即人民幣340元,或者50美元,真是超平。我雖有免費的數據庫,也忍不住訂了。

P.S. Google了一下,發現北京還有一份報紙叫《北京娛樂信報》,似乎格調不高,真是糟蹋了信報的名號。

Quote

香港《信報》的網站開通

《信報》應該算是香港最好的中文財經報紙。要通過這個網站看信報的具體內容,是需要付費的,大概每天2港元左右,比買報紙便宜很多。

這是它的議論區。這個議論區目前不收費。剛才試驗了一下,用內地的服務器,也可以登上這個頁面看內容。如果您對港股,對香港經濟,乃至與香港有關的更多領域感興趣,您都可以到這個討論區看看。您還可以從中感受到內地與香港,在從經濟到其他領域中的不同的價值觀,不同的看法。比方,內地股民與香港投資者對同一只股票,可能就有迥然不同的看法。如果您炒港股,您應該多了解香港投資者的取向,知己知彼才行。

如果您想在上面發表評論,簡單,上去注冊成為會員就可以了評論了。個人理解,成為會員不需要繳費,成為訂戶才需繳費。lazy Susan注冊了一個,在這個討論區裡還是lazy Susan。J

(最新消息:信報創刊35周年推出紀念優惠,訂閱信報網上版全年只需389港元(原價598港元),優惠期至2008年9月30日。)

俯臥撐、中國股市及天殺的民主選舉—深入學習人民網的若干收獲

通過深入學習黨所提供的深刻全面客觀準確的無害信息,我意識到自己是一名不明真相的群眾。為了提升自己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我來到敬愛的黨老大親自推薦并且每次上網必看的人民網,了解國內外發生的新聞,深刻感受到某黨是史上最有才最NB的黨,身為它領導的世界大國的國民,我真有福。下面是我要和各位分享的網摘:

1. 貴州公安廳通報甕安“6.28”事件 (http://society.people.com.cn/GB/7454689.html)

劉見李樹芬心情平靜下來,便開始在橋上做俯臥撐。當劉做到第三個俯臥撐時,聽到李樹芬大聲說“我走了”,同時跳下河中。劉見狀立即跳下河施救。”

看到這句話,我體會到了黨關心我國各族人民的健康,因此提倡大家堅持做俯臥撐運動的良苦用心。大家也要堅持做俯臥撐啊,這樣才能在關鍵時刻救死扶傷。

2. 新華社文章:中國股市完全可以實現穩定健康發展 (http://finance.people.com.cn/GB/7454707.html)

“作為社會財富管理的重要平台和百姓分享經濟發展成果的重要機制,中國證券市場正在國民經濟的舞台上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真的好感動。原來黨不僅給我們提供了例如日人民報、人民網這樣的豐富的精神食糧,還慷慨地通過中國股市這個穩定健康發展的機制和我們普通老百姓分享經濟發展成果。想到這一點,我的淚水奪眶而出。

3. 《求是》評論員:攻堅克難的偉力來自黨和人民的堅強團結――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87周年
        (http://theory.people.com.cn/GB/49150/49152/7449194.html)

“黨的領導和執政地位之所以能夠載入我國憲法,就在於黨為人民建立的豐功偉績,就在於人民基於自己切身體驗所確認的事實和真理。不是講執政的合法性嗎?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就在這裡。這比用花言巧語、花樣百出的競選花招贏來的選票,甚至是花錢買來的選票,真實得多、可信得多、可靠得多!”

看了這篇刪一字而不能的雄文,我陷入深深的思考。原來,通過競選的方式決定國家機器的辦法是不足信的,因為有太多的花招,甚至會導致賄選和腐敗。這樣看來,全國人大常委決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不遲于2017年實行地區領導人普選,是有點魯莽的,是對香港人民的前途不負責任的,是必須三思而后行的。香港人民,你們應該張開胸懷直接接受我們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比所謂的民主選舉要真實得多,可信得多,可靠得多。

同理,中國農村地區實行直接選舉村民委員會,也是有問題的,必須得到及時糾正。但是我們要考慮到農村問題的復雜性,意識到農民階級的落后性,不能一蹴而就。要通過鐵的事實來教育他們,所謂的民主選舉是有百害而無一利的。我們要通過循序漸進的大量說服工作爭取他們直接接受上級黨委政府直接任命的名單。

今天只看了三篇文章,就有那么多收獲。我感受到黨的媒體的強大的精神力量。我會進一步改造自己的思想,爭取早日成為一名具有雪亮眼睛的群眾,擺脫“不明真相的群眾”的頭銜。

【不能不轉載】我們確實是賤民

廷龍注:此文出處不詳。轉載此文代表本人完全同意其觀點,而且覺得其表達方式太委婉了。

https://i0.wp.com/graphics8.nytimes.com/images/2008/06/30/world/30riots-span-600.jpg

甕/安暴動的主力竟然是一群中學生。看著這樣的報道,忍不住淚流滿面。是什麼樣的命運,竟把“暴徒”的身份落在這樣一群學生身上?是什麼力量讓他們離開平靜的書桌,成為買汽油縱火的憤怒少年?

在一個缺乏人權和法制的社會裡,人人都沒有安全感。今天這個花季少女的不幸命運,明天可能會莫名其妙落在你的親人身上。你沒有做錯什麼,你只是不幸生活在一個不適合你生存的國度。

這世上有些罪犯比另一些罪犯更心安理得。他們不像赤貧的盜竊搶劫者為生活所逼而淪為罪犯。相反地,他們因為自己家庭的特殊社會地位而成為有恃無恐的人。他們的背後是權力,在這個權力面前,你們平民根本沒有權利可言。

甕 /安千萬個“暴徒”為什麼會一致相信這是一件官家包庇嫌犯的凶殺案?為什麼政府在他們心目中是如此的不可信任?為什麼他們對警察會如此刻骨仇恨?難道是因為他們弱智而被極少數人蒙騙嗎?難道是學校的老師教育中學生不要信任政府嗎?難道家長從小教導他們買汽油縱火燒警車嗎?

為什麼網絡上的人一邊倒地支持甕/安暴動的暴徒們?為什麼一邊倒地相信少數別有用心者的煽動而不相信政府?

政府為什麼要封鎖消息?為什麼要瘋狂刪貼?為什麼CCTV和新華網不敢報道暴徒如此憤怒的真正原因?為什麼我們不能在CCTV看到死難者家屬的血淚控訴?

網絡是網民的網絡,網站是站長的網站,是站長的私有財產。網絡上的每一個帖子,都是網民的知識產權。站長們自己掏錢買的空間和域名,嘔心瀝血和網友們共同打造網絡家園。他們沒有用政府一分錢,政府不擁有私人網站的任何股份,根據《物權法》,政府不擁有任何私人網站的控股權。他們有什麼資格對站長指手畫腳?你們已經操縱了幾乎所有的電台和紙媒,你們用納稅人的錢辦媒體作你們自己的喉舌,難道還要連我們僅有的網絡都不放過嗎?

言論自由不是政府恩賜的,是我們自己爭來的。中國自古以來,政府從來不曾恩賜給老百姓言論的自由,只有不斷剝奪老百姓的言論自由。他們不僅剝奪了言論的自由,更剝奪了人們獲取信息的自由。老百姓不僅要成為啞巴,還要成為聾子和瞎子。

當大眾失去言論自由的時候,他們得到了什麼?

他們的痛苦將無法被人們知道,他們因為被封鎖而喪失尋求社會支持的權利。他們的痛苦、冤屈、憤怒,將永遠埋藏在地下,如同大地震無數永遠埋在廢墟下的屍體,腐爛、消亡。千百年後,誰去挖掘竇娥的眼淚?

高鶯鶯的夢魘,戴海靜的夢魘,廖夢君的夢魘,李樹芬的夢魘,是否會在明天變成你我的夢魘?

當大眾被掠奪獲取信息的自由,他們會有怎樣的後果?

他們因為無法知道真相而無法為自己做出有利的選擇,他們會因為得到被篩選的信息而變成被利用耍弄的工具和武器,他們的正義感和憤怒會被引導到那些根本應該是他們同盟的那些人身上去。一個被信息封鎖的人只是一顆導彈或一個機器人,遙控器握就在宣傳機構的手中。

我們只需要問幾個問題:人是否應該有知道真相的權利?人有沒有尋找真相的權利?人有沒有說出真相的權利?人有沒有為了自身的安全揭露真相的權利?

如果我們被允許說出的話,是褻瀆自己的尊嚴並損害自己的權益;如果我們每天被允許聽到的話,是用來欺騙自己以便被操縱;如果我們每天被允許接觸的教育,是為了侮辱我們的智商;諸位,你們願意容忍這樣的日子嗎?

為什麼一個網絡警察可以強行要求刪掉網民辛苦發的帖子?為什麼大眾叫好的帖子會成為網絡警察仇恨的帖子?他們到底代表誰的利益?誰給了他們關閉我們網站的權力?網站是私有財產,服務器是私有財產,網站和服務商之間有商業合同。

是誰迫使我們在網站注冊的時候必須接受千篇一律的“不得發表……”的規定?十三億中國人中有幾個人授權他們這麼做?做過調查嗎?開過聽證會嗎?

是誰要求個人網站隨時有人值班刪貼?難道斑竹和站長是從真理部領取工資的嗎?

我也曾多次被站長封名刪貼,有過上千個帖子一瞬間無影無蹤的經歷,但是我從來不因此恨站長,他們所面臨的壓迫,並不是他們願意的。

我多麼希望這次的甕/安暴動,能夠激發一些站長網絡起義的勇氣,讓他們敢於公然對抗“有關部門”的指示,拒絕執行他們要求刪貼的命令。而事實上也確實有些網站這麼做。

因為網站是站長您的,網絡是網民我們的。因為真相讓我們覺得安全,因為全面的信息讓我們不會成為被操縱的工具,因為我們需要知道真相讓我們知道怎樣才是有利於自己,我們也需要說出真相的權利,我們需要自己的嘴巴說自己的話而不成為別人的傳聲筒。

我們希望享受到做人的尊嚴。

為了尊嚴,我們需要網絡起義。

網絡起義並不是一件違法的事情。根據憲法,公民有言論的自由。根據物權法,服務器和網站是私人財產,不得被任意侵犯。網警如果認為某個貼子違反法律,他們有權對發貼人提出公訴,法院可以對某人的行為進行審判,發貼人應該對他們的言論負責。但是在我們看來,網絡警察沒有資格刪除別人的言論,言論是否違法只有法院有權宣判,網絡警察有什麼資格代庖法官的審判?很多事實證明,那些被他們刪除的言論,並不是違反國家法律的。他們用野蠻的辦法限制他人的自由,才是違反憲法。

中國至今沒有一部保護言論自由的法律。沒有一部保護新聞自由的法律。在世界上168個國家中,中國的言論出版自由排名第163。

難道中國人是低賤的種族,以13億人口的世界第一種族,居然不配享受到基本的言論自由?現在的印度,即使那些沒有種姓的賤民,數千年來被認為是“不可接觸者”,他們擁有的言論自由和獲取信息的自由,也遠遠超過中國的知識精英。

所以,任何鄙視中國人的言論,我們都應該含淚忍受。因為我們確實是賤民。

我看甕安事件

https://i0.wp.com/www.forcounsel.com/products/1771f.jpg

甕安事件發生以來,眾說紛紜。我的基本觀點,如同我對西藏暴亂的看法如出一轍,那就是:缺乏可靠的信息,一切全是空談。目前官方幾乎操縱了所有的信息渠道,我等“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除了被教育被穩定情緒之外別無他法。當務之急,是開放國內和國際媒體的自由采訪和報道權,通過獨立第三方,讓事件涉及的各個方面的聲音自由地、不受任何恐嚇和壓抑地釋放出來。

某黨妄圖“牢牢掌握輿論主動權”,勢必淪為笑柄。請某些感覺自己具有“高超的駕馭國內和國際事物”的特異功能的人讀一讀Abraham Lincoln的話:

You may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you can even fool some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 but you canno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