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候“佳”音

胡佳獲諾貝爾獎提名,讓世界上最負責任的政府異常惶恐不安。(Update: 2008 Nobel Peace Prize goes to Martti Ahtisaari)

印象中這已經是第四次表態了,而且一次比一次氣急敗壞

【明報專訊】針對維權人士胡佳可能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外交部發言人說,胡佳是罪犯,希望和平獎授予應該得到的人。

秦剛周四說:「胡佳是什麼人,大家也都知道,他是由於犯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中國的司法機關依法判處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

諾貝爾和平獎將於周五公布,除了胡佳是熱門人選之外,其他熱門人選亦包括新疆異見分子熱比婭‧卡德爾、俄羅斯車臣的人權律師尤蘇波娃和俄羅斯的難民人權活動家根尼什金娜。(綜合外電)

胡佳是如何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請各位看看官方的判決書,不看不知道,我天朝確實夠fragile的,幾篇文章就可以被顛覆掉了。

根據秦剛的說法,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也不應該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1989年被緬甸軍政府軟禁的翁山蘇姬,過往19年中間,有12年被軟禁,而1991年她獲諾貝爾和平獎的時候,正處于被囚禁的時期。

堂堂大國,不斷出來指手畫腳,說諾獎應該給誰不該給誰,甚至連“有一部分獎項卻違反諾貝爾先生的初衷”這樣強奸死人意的話都說出來了。

真是悲哀。

期待明天諾貝爾和平獎的結果,祝福胡佳。

各位請留意,如果胡佳勝出,他將是第一個獲得諾貝爾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值天朝成立60周年之際,這份禮份量不輕。


關于另外一位“佳”的,下面是艾未未的文章,非常值得一讀:

遠的不說,今年的汶川,甕安,西藏,楊佳,奧運,周老虎,三鹿等與公眾有關的大小事件,從政府的公告,媒體新聞報道,到最終的故事,從魔幻的現實到渾噩的歷史,這些事兒到底是怎樣的,發生了什麼,幻像與真相的距離到底有多遠呢。

如果我們相信黨,國家,政府,那眼前的景色是怎樣的呢?地震的校舍房屋倒塌,學生的死亡,不是由於貪污腐敗下的豆腐渣工程,而是大震必倒的倒霉命運。多難興邦,死者在天之靈對黨國應有報恩之心,災難之後,祖國會空前強盛和人民空前團結。

甕安燃燒的火焰不是為姑娘鳴冤,而是俯臥撐加黑社會。

西藏暴亂是因為藏人愚昧瘋狂遇上了漢人的善良和忠厚。

楊佳案不是因為楊佳沒有偷自行車,不會撒謊,沒有軟弱。楊佳也沒有精神問題。不是公檢法司法程序混亂和腐敗,只是因為警察文明執法和手無寸鐵。

楊家的母親沒有丟失,沒有失去自由,只是找不見了。

奧運會是安全的同時也恐怖危險,出門是單雙號同時環境優雅沒有污染,人文奧運就是拒絕人們的自由,綠色就是花壇盆景平改坡,維護憲法和諧社會就是有游行公園允許申請後收容勞教。百年不遇的奧運夢想最終就是在自己的國土上舉辦了一屆月球上的演給外國人看的雜耍。

農民也是電腦制作專家也是生態環境野生動物專家同時是欺詐國家的惡人。

三鹿牛奶有問題。但是,僅僅是不法個人和企業所為,哪沒有不法的個人和企業呢,所以說是正常的,可以理解不可避免的。政府是負責任的,監管可靠可信,通報及時。管理是有效的,媒體是透明的,最終百姓是滿意的。

那些為了生長為了健康為了活著不知不覺喝了奶吃了奶制品喂了孩子的永遠不關心權力不關心國家安危不關心事實真相的千萬百姓還是人麼,這些倒霉蛋的權利只剩下愛國了。

事實怎樣有那麼重要麼?當然了,它比國家比黨比人民比母親比孩子,比一切的一切都還要重要,是重中之重。是黨幾十年來艱苦卓絕鬥爭的大是大非。這個國家的首要政務,全部的歷史與現實中的多半的努力,都與改變或掩蓋事實的努力有關。豪言壯語或是悲情滿懷,不惜代價甚至必要時付出熱血生命。這是宣傳部文化部文聯作協報紙刊物電台電視台存在的唯一理由。由此看出要掩蓋事實,維持謊言是不易的,要付出代價。

付出了代價就是生產力,謊言是文明的一部分。個人說話與事實不符是欺詐,政府撒謊就是生產力了,是精神文明和先進文化的一部分。

依靠謊言維系的世界能生存嗎,當然。當每一個人都知道是謊言時,謊言是一次錯位,一個儀式和像征,一種心照不宣的悲憫的秩序.是堅實的現實。

維持一個欺詐的現實,是中華文明的道德修養和良心庇護,是民族靈魂的棲息之地,同樣是國家日常事務的准則,公民的行為規範,社會賴以生存的原則,不能說是不重要。

人類的所有的可歌可泣的努力和犧牲,如果只是為了一個簡單的事實,為了知道事情原本是什麼樣的,一個可信的世界,何必還不如隨它去了。

在今天,無論是關於這個國家的性質,還是關於2007年10月5日,上海閘北公安分局在那個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關於今天楊佳的母親在什麼地方,依然是沒有人關心的事情。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靜候“佳”音

  1. 有天突發奇想﹐發現兩位“佳人”一姓楊﹐一姓胡﹐而巧合的是中國歷史上分別有姓楊和姓胡的主席。
    另外﹐WEN總日前在全國電視直播中公開說天朝建國50週年。到底是50週年﹐還是59週年呢﹖這真是“大大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

  2. 胡佳终究没有得奖,于是政府很开心,“爱国”人士也非常有底气地称希望“HJ”得奖的人为“HJ”
    尽管只是提名,但我觉得胡佳是个象征。用党国以前很喜欢的话套用:一个胡佳倒下了,千千万万个胡佳们站起来了。虽没有那么夸张,但我相信此番对中国的民权运动有进一步推进作用。民众已经学会民主,希望天朝政府也虚心学习一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