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循香港《明報》的簡短報道獲悉11月19日北京市政府前爆發大規模民眾抗議,現場高歌《國際歌》,后來在Youtube上看到了如下的video:

         

看了一遍,人群確實唱了《國際歌》,不過感覺多數人歌詞記得不夠熟,唱的有點疏落。倒是視屏開頭部分唱相對簡單的《團結就是力量》的部分氣勢比較足:

團結就是力量,團結就是力量。
這力量是鐵,這力量是鐵,
比鐵還硬,比鋼還強。比鐵還硬,比鋼還強。
向著法西斯蒂開火,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在這首中國當局大力推介(至少我們軍訓時老是唱這首歌)的紅色經典面前,不知道那些拼命攻擊普世價值的聰明人做何感想。

關于此次抗議活動的背景,明報報道的很清楚:

博訊指出,北京市政府和司法部大樓前今天爆發大規模群眾抗議,爭取權益,現場聚集超過一千人。

報道指出,今天早上九時,千多名群眾聚集在北京市政府門前,抗議市政府長期漠視其應有權益,市政府所在的正義路因此實行交通管制,禁止一般車輛通行,約百多名警察也迅速趕到現場處理。早上11時,警方更在市政府周圍拉起警戒線,隨後又逮捕多名示威者。

北京維權人士周莉在電話中對中央社說,這批抗議群眾包括向企業購買樹林或大廈商舖遭受詐騙、住房遭到拆遷未獲合理補償等老百姓。他們因為多次向北京市政府陳情,未獲積極處理,因而聯手進行抗議。

她說,民眾投資購買樹林被騙者,主要是因為在半年前,中央電視台的廣告刊登了億霖企業投資開發樹林,鼓勵民眾購買,結果民眾買到的不是樹林,而是一塊荒地,民眾投資的錢被億霖企業騙走,平均每人被騙走了人民幣幾10萬元。

周莉說,這些被騙的民眾多數是老人,約佔了抗議群眾的近半數,這些老人多是拿了他們的養老金、退休金去買樹林,卻被騙個精光。

另外,在外交部南面的司法部大門前,有近百群眾示威抗議,交通因而受阻,大批員警隨後趕到,強行驅散示威群眾。據目擊者表示,當員警離去時,市內二環主要道路仍舊無法通車。(中央社)

順便考證一下,《團結就是力量》這首歌誕生于1943年的河北平山縣黃泥區的一個小村子,由牧虹作詞、盧肅作曲,當時正是抗戰最艱苦的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有趣的是,同一年9月15日的中共中央的喉舌《新華日報》題為《民主第一》的社論指出:

美副總統華萊士九月十一日在芝加哥建立和平委員會發表演說,曾強調“民主第一”的口號。他認為不僅在政治上需要民主,而且在經濟上也需要民主;不僅在一個國家內需要民主,而且在全世界范圍內也需要民主。他說:“‘民主第一’的口號,表示全世界在經濟与政治兩方面,都應獲得自由”。“能巧妙遵循這樣的 ‘民主第一 ’的口號,并予以有力實施,則必能獲得和平”。這見解是十分正确的。在法西斯侵略陣線秋風落葉般日趨崩潰之途的今天,為了實現和平繁榮的世界,不再蹈第一次世界大戰后的覆轍,強調這种“民主第一”的口號,實在是必要的。然而僅僅強調這一正确口號還不夠,必須在事實上實現這口號。這首先就必須徹底消滅法西斯机构,根本消滅法西斯主義,完全肅清法西斯分子。華萊士說:“一般人最直接的目標是:盡速消滅為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所代表的一切;只有盟軍進入柏林和東京時,才能提出和平條件;國際壟斷專家不許在和平會議中出現;孤立主義必須繼續被攻擊”。這就是說,不僅要擊潰現在的法西斯陣線,而且要消滅一切的法西斯殘余;(遵檢)。只要是法西斯病菌還存在,則比會流毒于全世界,而所謂“民主第一”的口號,也就不可能不折不扣地實現。

  其次,要在全世界范圍內有效地實現“民主第一”的口號,那就必須反法西斯侵略的各國,先在自己本國內徹底實現這口號。因為一方面,自己所提出的口號,自己負有首先忠實履行的義務。(遵檢)。另一方面,“民主”是擊潰法西斯侵略陣線的最有效的武器,拋棄這武器,則在反法西斯侵略斗爭上,便沒有絕對胜利的保障。即使幸而胜利,也將被認為是“以暴易暴”,不能獲得全世界人民的擁護,而戰敗國在不公平的待遇下,也必定會時時作報复的打算。歷史上,所以有循環不斷的戰爭,這也是原因之一。

  所謂反法西斯侵略各國必須先在自己本國內徹底實現“民主第一”的口號,當然并不是說,這些國家都必須實行同樣的民主政治。由于各個國家的歷史發展、社會狀況等具體條件的不同,他們各自所實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內容上,都存在著多少差异。但無論如何,它們之間有一個基本點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權為人民所握有,為人民所運用,而且為著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務。這樣的政權必然尊重和保障人民的自由權利;使失掉自由權利的人民重新獲得自由權利;沒有失掉自由權利的充分享有自由權利;特別是言論、出版、机會、結社,這些作為實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條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權利,是必須切實而充分地加以保障的。

  法西斯意大利崩潰了,納粹德國也面臨著崩潰的危机,這正是反法西斯侵略陣線各國必須堅定地把握著“ 民主”這一擊潰法西斯侵略陣線的最有效的武器。應該自己認真檢討,究竟已否實行民主政治?實行得夠不夠?沒有實行,就應該立刻實行;實行得不夠,就該力求其夠。(遵檢)。民主已經成了世界的潮流,誰要反抗這潮流,誰就要遭受滅頂之禍,這是應該十分戒懼,十分警惕的。

Advertisements

誰的墓碑?

https://i1.wp.com/www.interment.net/column/uploaded_images/stained-glass-tombstone-704138.jpg

“1959 年10 月19 日,陳灣小隊社員陳小家及兒子陳貴厚因交不出糧食,被吊在食堂的房梁上毒打,後又扔到門外用冷水淋凍,陳家父子7 天內先後死亡,家裡留下的兩個小孩也活活餓死。

“1959 年11 月8 日,晏灣小隊社員鐘行簡因被認為“違抗領導”,被干部用斧頭砍死。

“1959 年11 月13 日,晏灣小隊社員余文周,因交不出糧食,余文周及其15 歲的女兒余來鳳都遭到殘酷毒打,因傷勢過重,10 天內父女二人先後死亡。

“1959 年11 月13 日,徐灣小隊社員張芝英,因交不出糧食,慘遭毒打後又用冷水淋凍,致使張當場死亡。張的三個小孩也先後餓死。”

(摘自《墓碑》第一章《禍起中原》)

閱讀這本書,絕對是一種沉痛的“不忍卒讀”的體驗。

豆瓣上所有相關的話題都被刪除,多謝陳家琪老師以及一眾愛書的朋友的推薦和討論。

關于文革的書籍和影視作品,盡管有當局的嚴密控制,依然陸陸續續浮出水面,不過造成至少3600萬平民無辜死亡的這場1950年代的慘絕人寰的人吃人的大悲劇,在《墓碑》面世之前居然沒有一本相關的專著。

用“無恥”二字形容已經太輕的某黨固然擺脫不了干系,長期生活在嚴酷的政治環境下而學會投機和迎合上意的中國知識分子,也真是自私涼薄到了極點。

作為這個人類歷史上最龐大的專制機器的一個零件,曾任職新華社高級記者及編輯35年的楊繼繩,以親身體驗和詳細探訪寫出的這本1100頁的書,意在–

“在極權制度徹底死亡之前,我提前為它立了個墓碑,讓後人知道:人類社會在歷史的某一階段、在某些國度,曾經有一種以‘解放全人類’的名義建立的、實際是奴役人類的制度。這個制度宣揚並實踐的‘天堂之路’,實際是死亡之路。”

讓我們記住,3600萬=向中國農村投下450枚原子彈=150次唐山大地震的死亡人數=3次世界第一大戰的死亡人數=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總數。

然而,1958-60年三年期間,中國沒有戰爭,也不存在大規模的洪水或者旱災,糧庫存糧創下歷史新高,中國還在向外國出口糧食。

沒有哭聲,沒有同情,沒有眼淚,那么多連“黑暗的舊社會”都生存下來的鮮活的生命,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當劉少奇說將來歷史會記住這一幕人相食的慘劇,他和毛澤東都會成為后人鄙夷的對象的時候,他也許沒有想到,這個專制政權的生命力遠遠超乎他的想象,即使在專制的鬼魂逐漸不被地球人歡迎的當下,還有那么多類似于P大孔教授的人對毛澤東–人類歷史上最恐怖的暴君–感激涕零。

在這個百年不遇的金融海嘯的歷史性時刻,最高當政者,即便對這段歷史不太陌生,也理應細細品讀這本書。四萬億的經濟手段,很大程度上是為了解決“社會不穩定”這一非經濟問題–成效如何,非常值得懷疑。

如果當局及其擁護者依然認為民生和人權自由是對立的兩個方面,請看199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Amartya Kumar Sen的一段話:

回顧世界上可怕的飢饉史,在任何一個獨立、民主、擁有相對的新聞自由的國家裡,從來沒有發生過重大的飢饉。不管我們觀察哪個國家,是埃塞俄比亞、索馬裡最近的飢饉,還是其他獨裁政權下的飢饉;是蘇聯三十年代的飢饉,還是中國1958 年至1961 年大躍進失敗後的飢饉;或更早一些,愛爾蘭或印度在外族統治下的飢饉。在這個規律面前,我們找不到任何例外。雖然中國在經濟的許多方面做得比印度好,但中國仍然出現過大範圍的飢饉(而印度卻從未如此),這場飢饉實際上是世界史上有記錄的飢饉中最大的一次,在1958 年至1961 年間差不多餓死了三千萬人民,而導致這場飢饉的錯誤的政府。

墓碑立在我們面前,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這肯定不是那些無辜死亡者的墓碑,他們不可能負擔得起。

請問,這是誰的墓碑?


我向所有懂中文的人推薦《墓碑》,pdf文件下載地址: http://tinyurl.com/y8kjbda

The Funniest Comment I’ve Heard about B-Administration

https://i1.wp.com/www.cartoonbank.com/assets/2/121675_l.jpg

"The Bush-Cheney brand is like tainted milk in China."

Bill Moyers’ View Of Contemporary America

Bill Moyers made the comment when asked about Bush administration’s legacy in the radio program "Fresh Air" in NPR.  Click here to listen to the whole insightful interview.

P.S., a funny (and possibly not reliable) piece from NYTimes about how the remaining 70+ days of Bush administration might do damage to U.S. & the world:

So Little Time, So Much Da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