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贈與今年的大學畢業生 (1932年6月27日)


這一兩個星期裡,各地的大學都有畢業的班次,都有很多的畢業生離開學校去開始他們的成人事業。學生的生活是一種享有特殊優待的生活,不妨幼稚一點,不妨吵
吵鬧鬧,社會都能縱容他們,不肯嚴格地要他們負行為的責任。現在他們要撐起自己的肩膀來挑他們自己的擔子了。在這個國難最緊急的年頭,他們的擔子真不輕!
我們祝他們的成功,同時也不忍不依據自己的經驗,贈他們幾句送行的贈言—雖未必是救命毫毛,也許做個防身的錦囊罷!

你們畢業之後,可走的路不出這幾條:絕少數的人還可以在國內或國外的研究院繼續做學術研究;少數的人可以尋著相當的職業;此外還有做官,辦黨,革命三條路;再有就是在家享福或者失業親居了。走其餘幾條路的人,都不能沒有墮落的危險。

墮落的方式很多,總括起來,約有這兩大類:

第一是容易拋棄學生時代求知識的欲望。你們到了實際社會裡,往往學非所用,往往所學全無用處,往往可以完全用不著學問,而一樣可以胡亂混飯吃、混官做。在這種環境裡即使向來抱有求知識學問的人,也不免心灰意懶,把求知的欲望漸漸冷淡下去。

況且學問是要有相當的設備的:書籍,實驗室,師友的切磋指導,閒暇的工夫,都不是一個平常要糊口養家的人能容易辦到的。
沒有做學問的環境,又誰能怪我們拋棄學問呢?

第二是容易拋棄學生時代理想的人生的追求。少
年人初次和冷酷的社會
接觸,容易感覺理想與事實相去太遠,容易發生悲觀和失望。多年懷抱的人生理想,改造的熱誠,奮鬥的勇氣,到此時候,好像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了。渺小的個人在
那強烈的社會爐火裡,往往經不起長時期的烤煉就熔化了,一點高尚的理想不久就幻滅了。抱著改造社會的夢想而來,往往是棄甲拋兵而走,或者做了惡勢的俘虜。
你在那牢獄裡,回想那少年氣壯時代的種種理想主義,好像都成了自誤誤人的迷夢!從此以後,你就甘心放棄理想人生的追求,甘心做現在社會的順民了。

要防禦這兩方面的墮落,一面要保持我們求知識的欲望,一面要保持我們對人生的追求。有什麼好方子呢?依我個人的觀察和經驗,有三種防身的藥方是值得一試的。

第一個方子只有一句話:「總得時時尋一兩個值得研究的問題!」

問題是知識學問的老祖宗:古往今來一切知識的產生與積聚,都是因為要解答問題—要解答實用上的困難和理論上的疑難。所
謂「為知識而求知識」,其實也只是一種好奇心追求某種問題的解答,不過因為那種問題的性質不必是直接應用的,人們就覺得這是無所謂的求知識了。我們出學校
之後,離開了做學問的環境,如果沒有一兩個值得解答的問題在腦子裡盤旋,就很難保持求學問的熱心。可是,如果你有了一個真有趣的問題逗你去想它,天天引誘
你去解決它,天天對你挑釁你無可奈何它–這時候,你就會同戀愛一個女子發了瘋一樣,坐也坐不下,睡也睡不安,沒工夫也得偷出工夫去陪她,沒錢也得縮衣節
食去巴結她。

沒有書,你自會變賣家私去買書;沒有儀器,你自會典押衣物去置辦儀器;沒有師友,你自會不遠千里去尋師訪友。

你只要有疑難問題來逼你時時用腦子,你自然會保持發展你對學問的興趣,即使在最貧乏的知識中,你也會慢慢地,聚起一個小圖書館來,或者設置起一所小試驗室來。

所以我說,第一要尋問題。腦子裡沒有問題之日,就是你知識生活壽終正寢之時!古人說,「待文王而興者,凡民也。若夫豪傑之士,雖無文王猶興。」試想伽利略和牛頓有多少藏書?有多少儀器?他們不過是有問題而已。有了問題而後他們自會造出儀器來解決他們的問題。沒有問題的人們,關在圖書館裡也不會用書,鎖在試驗室裡也不會有什麼發現。

第二個方子也只有一句話:「總得多發展一點非職業的興趣。」
離開學校之後,大家總是尋個吃飯的職業。可是你尋得的職業未必就是你所學的,未必是你所心喜的,或者是你所學的而和你性情不相近的。在這種情況之下,工作
往往成了苦工,就感覺不到興趣了。為糊口而做那種非「性之所近而力之所能勉」的工作,就很難保持求知的興趣的生活的理想主義。

最好的救濟方法只有多多發展職業以外的正當興趣與活動。


個人應該有他的職業,也應該有他非職業的玩藝兒,可以叫作業餘活動。往往他的業餘活動比他的職業還更重要,因為一個人成就怎樣,往往靠他怎樣利用他的閒
暇時間。他用他的閒暇來打麻將,他就成了個賭徒;你用你的閒暇來做社會服務,你也許成個社會改革者;或者你用你的閒暇去研究歷史,你也許成個史學家。你的閒暇往往定你的終身。

英國19世紀的兩個哲人,彌爾(J.S. Mill)終身做東印度公司的秘書,然而他的業餘工作使他在哲學上、經濟學上、政治思想史上都占一個很高的位置;斯賓塞(Spencer)是一個測量工程師,然而他的業餘工作使他成為前世紀晚期世界思想界的一個重鎮。

古來成大學問的人,幾乎沒有一個不善用他的閒暇時間的。職業不容易適合我們的性情,我們要想生活不苦痛不墮落,只有多方發展。有
了這種心愛的玩藝兒,你就做六個鐘頭抹桌子工作也不會感覺煩悶了。因為你知道,抹了六個鐘頭的桌子之後,你可以回家做你的化學研究,或畫完你的大幅山
水,或寫你的小說戲曲,或繼續你的歷史考據,或做你的社會改革事業。你有了這種稱心如意的活動,生活就不枯寂了,精神也就不會煩悶了。

第三個方子也只有一句話:「你得有一點信心。」我們生當這個不幸的時代,眼中所見,耳中所聞,無非是叫我們悲觀失望的。特別是在這個年頭畢業的你們,眼見自己的國家民族沉淪到這步田地,眼看世界只是強權的世界,望極天邊好像看不見一線的光明–在這個年頭不發狂自殺,已算是萬幸了,怎麼還能夠保持一點內心的鎮定和理想的信任呢?

我要對你們說:這時候正是我們要培養我們的信心的時候!只要我們有信心,我們還有救。


人說:「信心可以移山。」又說:「只要功夫深,生鐵磨成繡花針。」你不信嗎?當拿破崙的軍隊征服普魯士,佔據柏林的時候,有一位教授叫作費希特
(Fichte)的,天天在講堂勸他的國人要有信心,要信仰他們的民族是有世界的特殊使命的,是必定要復興的。費希特死的時候,誰也不能預料德意志統一帝
國何時可以實現,然而不滿50年,新的統一的德意志帝國居然實現了。

一個國家的強弱盛衰,都不是偶然的,都不能逃出因果的鐵律的。我們今日所受的苦痛和恥辱,都只是過去種種惡因種下的惡果。我們要收穫將來的善果,必須努力種現在新因。一粒一粒地種,必有滿倉滿屋的收,這是我們今日應有的信心。

我們要深信:今日的失敗,都由於過去的不努力。

我們要深信:今日的努力,必定有將來的大收成。

佛典裡有一句話:「福不唐捐。」唐捐就是白白地丟了。我們也應該說:「功不唐捐!」沒有一點努力是會白白地丟了的。在我們看不見想不到的時候,在我們看不見的方向,你瞧!你下的種子早已生根發葉開花結果了!

你不信嗎?法國被普魯士打敗之後,割了兩省地,賠了50萬萬法郎的賠款。這時候有一位刻苦的科學家巴斯德(Pasteur)終日埋頭在他的化學試驗室裡做他的化學試驗和微菌學研究。他是一個最愛國的人,然而他深信只有科學可以救國。

他用一生的精力證明了三個科學問題:
(1)每一種發酵作用都是由於一種微菌的發展;
(2)每一種傳染病都是一種微菌在生物體內的發展;
(3)傳染病的微菌,在特殊的培養之下可以減輕毒力,使他們從病菌變成防病的藥苗。

這三個問題在表面上似乎都和救國大事業沒有多大關係。
然而從第一個問題的證明,巴斯德定出做醋釀酒的新法,使全國的酒醋業每年減除極大的損失。

從第二個問題的證明,巴斯德教全國的蠶絲業怎樣選種防病,教全國的畜牧農家怎樣防止牛羊瘟疫,又教全世界怎樣注重消毒以減少外科手術的死亡率。


第三個問題的證明,巴斯德發明了牲畜的脾熱瘟的療治藥苗,每年替法國農家減除了2000萬法郎的大損失;又發明了瘋狗咬毒的治療法,救濟了無數的生命。
所以英國的科學家赫胥黎(Huxley)在皇家學會裡稱頌巴斯德的功績道:「法國給了德國50萬萬法郎的賠款,巴斯德先生一個人研究科學的成就足夠還清這
一筆賠款了。」

巴斯德對於科學有絕大的信心,所以他在國家蒙奇辱大難的時候,終不肯拋棄他的顯微鏡與試驗室。他絕不想他在顯微鏡底下能償還50萬萬法郎的賠款,然而在他看不見想不到的時候,他已收穫了科學救國的奇跡。

朋友們,在你最悲觀失望的時候,那正是你必須鼓起堅強的信心的時候。你要深信:天下沒有白費的努力。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1932年6月27日

收入《胡適文存》第四集。

Photo courtesy of LIFE

Advertisements

關于塞繆爾·厄爾曼和《青春》(Samuel Ullman and “Youth”):開篇

雖然塞繆爾·厄爾曼(Samuel Ullman)已經離世85年了,他的短詩《Youth》(Samuel Ullman) 在中文世界依然擁有廣大的粉絲群。究其原因,乃是麥克阿瑟將軍的大力推崇,引發日本商業界的不衰的熱情,并隨著80年代中日交流深入進入中國。本blog以該詩第一句"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青春不是年華,而是心境)為題,在被GFW封鎖之前,一度每天有上百個來自Baidu和Google的關于這首詩的搜索。

可惜關于這首詩以及其作者的研究,在中文世界中尚屬空白。很多簡單的問題都沒有答案。例如,目前公認Youth的最優美的譯本是誰的作品?似乎沒有任何考據。我通過簡單的Google research, 認為由作山宗久的日語譯文翻譯而來。

我無意于做瑣碎的考證,乃是看到了一些有趣的材料,比如’Samuel Ullman and "Youth"’一書,不敢獨享,遂斷斷續續寫出來。

論差距

諸位如果對于十年前的新聞還有一定記憶的話,就會知道,再過兩年,一些學校即將宣布它們已經躋身世界一流大學行列。十年前,我們聽到那么多聲音談論中國大學和世界一流大學的差距有多大。那些滔滔不絕的聲音,聽起來都是那么地神似–無外乎師資、學生、論文、諾貝爾獎。在這種祥林嫂般的宣泄中,人們獲得了一種接近天堂的感覺,并且認識到“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無外乎是金錢和時間的問題。

今天,當圣上欽點上海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時候,我們再次聽到那么多人如數家珍,第一第二第三地歸納上海與國際金融中心的差距。所有貌似睿智的聲音,發出來的聲音依然那么神似–無外乎人才、資金、貨幣自由兌換,偶爾有人會加上軟件建設。人們再次意識到,建設國際金融中心也是金錢和時間的問題,而這兩者都不是問題–我們現在最不缺錢,而官方認為,10年時間足矣。

在這種節律頻繁而內容重復的“差距”游戲中,我無法不產生厭倦,進而問自己,真正的不同是什么,我們究竟是缺少什么東西還是多余什么東西?這種追問,一直
持續在我的腦海中,到我因為一些瑣碎的事情不得不和我在上海的母校–一個龐大的官僚機構–打交道的時候,發展到了頂峰。

我自問,人們對于10年之后上海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是如此之樂觀,可是這所城市的最著名的大學之一的官僚們的嘴臉,和我貧困的家鄉的小職員們,基本上沒有太大不同。2000年我踏入上海的土地上的時候,這所學校的行政管理人員們就是這樣說話做事的,2009年我以校友的身份求他們幫點小忙–無非是證明一些學習經歷的事情–的時候,他們的態度不僅沒有任何改善,反而因為我已經不是母校的一員而愈加囂張。

是我的母校太不濟了嗎?我和上海另外兩所名望更高的學校打交道的經歷告訴我并非如此。而北京的學校,包括兩顆皇冠上的明珠在內,根據我有限的經歷,并無二樣。黨的建設、教學評估、計劃生育、穩定大局觀、和諧校園、婦女工作、批判零八憲章、六個為什么、國慶獻禮……這些煞有介事的工作,成為高等學府里轟轟烈烈的“議事日程”,而普通學子讀書就業深造等基本訴求,成為官老爺們最漠然的事項。更為糟糕的是, 在大學校園這樣的思想比任何東西都重要的地方, 腐爛的思想成為主流力量并且不斷發出金色的光芒, 試圖腐蝕年輕的心靈們。

不是我想不開,我實在想象不出泱泱大國幾千所這樣的學校中間的任何一所會成為“世界一流大學”。我想象不出一個時時無法正常訪問Google.com, Youtube等“境外網站”的城市居然是“國際金融中心”。諸位會說還有十年呢,可是我們已經走過了十年,看到的只是原地踏步或者倒退,而我的老師們告訴我,對比二十幾年前,在關乎思想和人的自由的每一個領域,這個國家近乎全面倒退。這個政權正滿懷大國崛起的美夢,大踏步地逆時代潮流而前進。

約翰·斯圖亞特·密爾在《論自由》里說:“比起個人來,時代更容易出錯——因為每個時代都有很多種看法,在隨後的時代不僅會被認為是錯誤的,簡直就是荒唐的;同樣,有很多如今被人普遍接受的看法,以後將會遭到拒斥;也有很多過去被人廣泛接受的看法,卻遭盡人拋棄。” 當他們滔滔不絕地談論差距的時候,我不由得時時提醒自己,真正的差距永遠在論者列舉的事項之外。他們那么盡力盡責列舉出每一項不是真正的差距的東西的時候,不過是在提醒我們,我們真正的問題不是缺少什么東西,而是多了一件東西,一種陰魂不散的力量。而他們的時間表,不過是在傳達,這力量在未來的十年、二十年基本上不太可能消失。

Talking about 轉載: 6月20午夜 向老師們致敬

Quote

轉載: 6月20午夜 向老師們致敬

引用

6月20午夜 向老師們致敬
        這兩天來,我一直在杭外校園和家之間奔波,仿佛又回到了中學時代。

        19 日下午來到學校,寢室、辦公室都沒有看到一個老師的身影,我沒帶手機,茫然不知發生了什麼。開車經過階梯教室,見窗口圍滿了學生,專心聆聽著教室裡的活動。我停下車,沿著蜿蜒的小路,來到教室外,看到教室裡坐滿了杭外的老師,熟悉的、陌生的面孔。有人正在發言,激昂的,煽情的,聽得窗外的學生時而群情激憤,時而黯然神傷。我在門口徘徊聆聽了一會,老師們正在就學校改制的事情,發表每個人的意見。走到後門,悄悄地推門進去,在後排找了個位置坐下。事後才知道,下午教育廳的某副廳長來學校,就改制一事與全校老師溝通,沒料到老師們一個個尖銳的問題問得領導啞口無言,倉皇之間只得落荒而逃。只留下校長書記坐在台上,會議也演變成了老師們抒發情感、反對附屬、商量對策的大會。

        聽了若干老師的發言後,有老師拿來的擬好的稿子,准備向省教育廳聯名上書,大意就是支持杭外依法改制,但堅決反對成為教育學院附中。斟酌了一番後,全校老師集體簽名,學校領導帶去教育廳,向上級遞交全體教師的訴求:我們支持杭外改制,但堅決反對成為附中。雖然前景依然不明朗,但至少帶來一絲希望。由於周日是新生家長會的日子,很多新生以及在校學生家長准備聯合向教育廳請願,老師們要求教育廳在20日下午5點之前得到答復。校長書記帶著老師們的聯名信離開了會場,老師們依舊沒有散去,輪番傳遞著話筒,述說著自己對於改制的看法和對學校的情感,情到深處,不禁淚流滿面。可惜,大多數人沉浸在深深的感傷之中,始終也沒能制定出一個詳細的行動計劃,只是期待第二天的上級答復。

        20 日,周六,9點多收到姑娘的短信,睡眼惺忪地看到她正在去學校的路上,教育廳正在找老師分別談話。午飯後趕到學校,很多老師學生聚集在行政樓的會議室。上午,昨天在會議上發言的老師都被教育廳叫去分別談話,據談話回來的老師描述,教育廳的人拿著老師的檔案,挨個找人談話,談話的地點有文暉路教育廳、杭外、科技學院、浙工大,非常詭異。不愧是我黨干部,平時看起來呆頭呆腦,搞起政治工作個個出類拔萃,掌握著老師的個人資料、家庭情況、昨天的發言內容,更有甚者委婉地“提醒”老師要珍惜在杭外的工作機會。革命隊伍當中出現了叛徒,在老師們天真地等待著結果的時候,他們已經先下手為強了。省內媒體全部都接到上級的通知,集體失聲了。僅有青年時報發表了一篇浙大教授的評論《杭外改制 茲事體大》,發出了微弱的正義之聲。

        隨著會議室裡的人越來越多,很多老師學生只能坐在地上商量對策。已經有人在聯系省外媒體,但由於事件本身不像70碼事件那樣能夠引起公眾廣泛關注,僅有《中國時報》和《南方周末》記者對事情有所關注。為了容納更多的人參與商討,地點轉移到了昨天的階梯教室。眾人來到現場才知道,書記竟然不同意使用會場,遲遲沒人來開門。於此同時,校長一直沒有出現,看來學校領導已經倒戈。經過一番周折,階梯教室的門打開了,有人放起了國際歌,此時聽來卻讓人有些絕望。老師們還在等待,但大多數學校領導和中層干部沒有出現在會場,他們選擇了逃避。教育廳的老爺們並沒有如約出現在老師、學生以及聞訊趕來的家長面前。上午面談時,他們向每個老師明確地表達了決定不可更改的意思,老師擬出了八點要求,以便在成為附中無可挽回的情況下,保持杭外的獨立性。每個教研組選出了代表,以便於教育廳面談,同時防止隊伍中再出現叛徒。

        晚飯後,仔細研究了教育學院的情況,正在准備教育部普通高校准入性評估,打算成立外語外貿學院。對比了高校評估標准和教育學院的現狀,硬件方面,尤其是圖書館、實驗室以及運動場地的差距是比較大的,圈走杭外的主要目的,應該還是看中了這塊比鄰的校園能夠幫助他們順利通過評估。所以教育廳一直對於附中這個問題躲躲閃閃,無法自圓其說,願意做出其他讓步卻堅持要成附中之實。

        窗外下起了瓢潑大雨,是天在為杭外哭泣嗎?午夜,階梯教室依然燈火通明,老師們還在靜坐,在校的學生們忙著收集資料,家長也成立了家長委員會,准備提起行政復議。前路仍然漫長,但沒有人放棄。

        對於杭外的情感終究是小眾的,有時連身邊的親人朋友都無法理解,只有在杭外學習工作過的人才能深切的體會她的珍貴。但杭外是素質教育的標杆,是我們這些人心中的樂土,是帶給我們少年時代美好回憶的搖籃,我們不能接受一個末流大學的附屬之名,這是對母校毫無益處的掠奪,這是赤裸裸的侮辱。只要還有一絲希望,都要傾盡全力,保衛心中神聖的校園免受權力的踐踏。

內有惡意造謠,慎入

以下來自Twitter的傳言毫無根據,僅供造謠和以訛傳訛用:

@freemoren 6月21日-8:19,石首前方發來短信:今天城,5點強行搶走屍體火化。現在所有路口被封鎖,給中考帶來極大影響。現在不對在陸續撤離,出動警察車輛80多輛,武警1萬多人。

@余以為轉:昨天晚上我在現場守了一夜,零晨4 點 45來了大批武警,所有的道路都封了,把屍體搶走了。根本就沒有人抵抗,知道來了多少部隊嗎?不算本地的公安,有3萬多名武警。現場群眾不到2萬,怎麼抵抗!自98抗洪以來,濕首沒有出現過這麼多武裝力量,3萬多名人民的衛士,為了一具屍體。

@五嶽散人:幾千官差搶屍首,何朝何代曾經有;如此盛世誰曾見,幾萬草民打醬油——打油詩一首

@白糖罐:昨晚守到4點40,沒聽到進一步的壞消息。想不到今早得知屍首還是被搶走。不是安撫民心公告真相懲治黑惡,而是動用巨大的武警資源搶屍滅證,中國政府的公信力已經崩盤:他們試圖封鎖所有的出路,這只會將民眾逼到暴力對抗的窄門前爆發。

@mranti:After tens of thousands cops robbed people in Shishou of a corpse, welcome to China ruled by Zambies. http://bit.ly/M1EJx

@mranti:這個政權越來越詭異了,竟然開始做收屍人了,是僵屍在統治國家嗎,我們還需要魔幻小說嗎?

湖北石首多部門聯合舉辦公交車火災事故處置演習

湖北石首多部門聯合舉辦公交車火災事故處置演習

2009年06月20日 15:34:49

來源:新華網/荊楚網

    6月19日上午9時,湖北石首市汽運公司聯合消防、交警、醫療等部門舉辦了一次公交車火災事故處置演習,市政府相關領導現場觀摩了此次演習。

    當日上午9時05分,石首市消防部門接到報警稱:市汽運公司院內一輛公交車失火,火勢燃燒迅猛,無法控制,請求消防隊緊急救援。接到報警後,該市消防部門立即調集1台消防車、8名指戰員趕赴事故現場。5分鐘後,參戰力量到達現場,此時,汽運公司院內布滿了數百名圍觀群眾,交警部門在四周設置了警戒帶,防止無關人員進入,120急救車則停靠在一旁。消防官兵在汽運公司安全責任人的介紹下了解到,失火的是一輛公交車,車內無人員乘坐,車內座位均被大火籠罩,失火原因是因電線路段而致。

    2分鐘後,消防官兵迅速利用2支消防水槍從公交車前後撲救大火。5分鐘後,大火被徹底撲滅,演習圓滿結束。(通訊員王方)

新華網跟帖   荊楚網跟帖

另據無恥的反華媒體造謠:湖北省石首市發生數萬民眾上街抗暴事件。當地永隆大酒店廚師塗遠高墜樓命案,牽扯出石首市政府和公安局腐敗黑幕。官方宣稱塗遠高是自殺身亡。6月19日警察強搶死者屍體,引起數萬名民眾抗議。憤怒的群眾砸毀、掀翻數輛警車,打跑上千名武警,酒店兩度起火,數十位民眾被抓。當地迅即切斷互聯網設施。

唯恐天下不亂的反華媒體利用高科技技術合成的假Video

【不能不轉載】王佩:微弱的看法

1、當事情看上去很簡單的時候,往往沒那麼簡單;當事情看上去不簡單時,那就更復雜了。

2、某TV一天連發三道奪命金牌,招招致命,甚至蘿蔔快了不洗泥,連實習生也出鏡扮演苦主,原因何在?似乎並不是因姓焦的台長要燒三把火,也不是因為要采取擠壓式營銷,緊逼事主破財消災。

3、這次擊打來勢洶洶,惡行惡狀,不講時機,也不講政治手腕,不符合廟堂規則,也不遵守江湖規矩,強奸都懶得找個牆角,打劫都不等到天黑以後,簡直一副乾坤一擲殺紅了眼的姿態。

4、有一條因果鏈條,從巴黎通到北京,從實名制到綠壩娘,從不斷添磚加瓦的長城到今天揮出的撒手锏,一切似乎都通向一個終極的目的地。

5、這是一個精心籌備的實驗,想必經過了縝密的考量,先是探頭探腦,每一步都試探到點子上,看看反應如何,然後稍稍放肆,其間夾雜著貓捉耗子一樣的收收放放,制造出些許誠惶誠恐和感激涕零,最後擊出本壘打。

6、如果你認為無處不在的防火牆是終點,那你顯然錯了;如果你認為千瘡百孔的綠壩娘是終點,你也猜錯了;如果你認為把自由的網絡服務逐步阻隔,你依然錯。那終點是什麼?

7、終點是終端,是內核。斷尾自救,做夢;斷腕奮起,作死。不要以為給你一台不聯網的電腦,系統就放心了。不,每一個字節都可以不被錯過,每一個電子信號都可以被記錄。

8、要的就是掌控感,這並不意味著馬上就操縱,但只要系統願意,操控可以隨時被執行。

9、博爾赫斯講過一個《釜底游魚》的故事。一個人進了黑社會,一直做老大,手下對他言聽計從,他也享受了一輩子老大的榮威,直到有一天他臨死了,才被明白,原來真正的老大是另一個一點都不起眼的人,而自己不過做了一輩子傀儡,做了一輩子釜底游魚。

10、我們每個人都是這條魚,對方連耍你的興致都沒有,即刻就把火點起來。現在柴草已經點燃,溫度逐步升高。我們可以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然而灼熱的溫度會不斷地提醒我們,直到有一天,我們會懷念現在,至少現在還可以跳出鐵鍋,撲向那團火,用身上的水滴澆向卡吧作響的柴,即使化成一縷蒸汽,也不做一鍋供瓜娃們憶苦思甜的魚湯,那是他爺爺當年在草地上熬過的催人奶下的魚湯。

Source of the cartoon: Danny Shanahan


11、二十一世紀世紀最有前途的朝陽產業是什麼?監控業。越發展,越理虧,也就越膽小,監控的需求也就越強大。人盯人,戶盯戶,村長盯干部,這種人肉監控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需要更精巧更高效的監控手段,那就是自我監控。

12、當網民湧向百度,拿著放大鏡尋找百度也低俗的證據時,已經墮入了自我監控的圈套。這默認了這套監控體系的合法性。當人肉搜索引擎揭穿某TV扮演苦主的實習生身份,網民憤怒的宣泄口導向一個具體的小人物時,也等於默認了監控系統的不可挑戰性。

13、小人物,小官員,小演員,這就是網絡火力的出口嗎?鄭州出了個逯軍,因為說了句聾子都聽得清的話,“你是准備替黨說話,還是准備替老百姓說話?”而被網絡追討,逯之罪,不過是率真之罪,隨後他的標准照又被搜索出來,罪名又加了一等,僭越。喉舌批逯軍的言論,處處上綱上線,一派道貌岸然,如果岳不群看了都會羞慚的捂住臉頰,如果田伯光聽了都會慚愧地捂住襠部。

14、朝鮮男足進入世界杯,有段子流出。大意是,朝鮮隊場上三個人喝一瓶水,中國隊場外三個人搞一個妞,所以,朝鮮能進我們不能進。調侃背後的邏輯是虛妄的懷鄉病。然而,理性的人都會說,寧可不進世界杯,也不要三個人喝一瓶水。

15、每個人,每件事,都背負著歷史。當羅京活著的同行們義正詞嚴地念出一條條指控,他們的聲音裡混合著三千年的神威。面具,氛圍,儀式感,這些正是系統所要的。別看妖火點點,鬼影幢幢,只要電工一合閘,燈光登時通明,鬼魅頓時散去。戳穿這做法的把戲,只需要一盞500瓦的燈泡。

16、背後不過是利益,真理報搖旗吶喊、口中噴火,為了什麼,不過是為了過節多發兩罐上好的魚子醬。監控業是高投入的產業,形勢描述得越糟,座駕的排氣量就越大,餐飲發票報銷得就越多,這一切都成正比。

17、當頭腦已經實在沒有什麼可監控的,監控工廠就開始瞄准人的肚臍眼以下。“報告聖上,那裡還有動靜!”他們要把荷爾蒙像GDP一樣管起來。然而,他們忘了,每一支道德救世軍都比他們所打擊的目標更為不堪。

18、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新世界打個流水落花,不要輕易劃分陣營,你不知道哪一個槍口突然掉轉,指向你驚愕的口,你也不知道哪一門火炮會突然轉向,摧毀你前面火舌最密集的碉堡。

19、思維總是跟不上變化,那些簡單的標簽可以揭掉了。現實比一切教科書都復雜,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基因突變的怪獸,他們是外星人、綠巨人、小龍人、人頭馬的雜交體。老的武器對它已不奏效,重炮加導彈也無損它的皮毛。然而它果真有那麼強大嗎?一定有軟穴存在,這怪獸將終結於一個孩子之手。

20、我很有耐心等待天上的大星指示這孩子的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