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一個隨機觀察

2008年8月27日,平平淡淡的一天,香港恆生指數收報21104.56點。

一年多後的今天(2009年月30日),恆生指數收在21752.87點,升了大約3%。

換句話說,假如2008年8月27日你的航班發生故障,被迫流落到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島上,掙扎了一年後獲救,重新看股市數據,你會覺得過去一年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恍然不知過去一年中,恆生指數一度跌到一萬點附近,有多少社會底層失去了生存的基本保障,多少中產階級的富貴夢一夜間破滅,多少牛市中有頭有臉的人物為世人唾棄,甚至淪為社會公敵。

2008年8月27日,我把當時報紙上熱衷談論的一些股票做成了一個模擬組合,合計70種股票,魚龍混雜,既包含大藍籌股,又有二三線股,還有一些被列入我的永久黑名單的老千股。需要聲明的是,此組合完全不代表我的投資哲學,純粹出於好玩的心理而建立。

14個月之後,假設每股買入一手,整個組合的回報,不计股息及紅股,達到9.02%,差強人意,至少比很多醒目的財經演員們的成績好多了。

現在看看這些公司的表現,相當有趣。先看表現最好的十個股票

1. 2689.HK 玖龍紙業 上升166.04%
2. 3888.HK 金山軟件 上升156.14%
3. 1388.HK 安莉芳控股 上升122.94%
4. 0700.HK 騰訊控股 上升110.44%
5. 1688.HK 阿里巴巴 上升95.68%
6. 2626.HK 湖南有色金屬 上升91.27%
7. 0966.HK 中國太平保險 上升90.51%
8. 0168.HK 青島啤酒 上升88.53%
9. 0322.HK 康師傅 上升85.5%
10. 0968.HK 小肥羊 上升83.61%

十大表現最佳的股票中間,有三個市值低於50億港元(安莉芳、湖南有色和小肥羊),一個市值介於50億和100億之間(金山軟件),三個市值介於200億和500億之間(玖龍紙業、中國太平和青島啤酒),剩余兩個騰訊和阿里巴巴的市值分別為2490億和913億。第一名玖龍紙業2008年經歷了一場空前的「洗倉」,股價從20多元直插5元以下,不想金融危機期間大領風騷。排名第二的金山軟件,當時尚屬「半新股」,主打產品包括著名的金山詞霸、金山毒霸、WPS Office。第三名安莉芳,生產Embry牌的胸圍、內褲、泳衣及睡衣。第四名騰訊和第五名阿里巴巴,同屬名氣很大的互聯網股,但騰訊一直升勢喜人,而阿里巴巴當時剛剛經歷了一場直線下降。第六名湖南有色金屬,規模只有20多億,當時已經經歷了一場大幅下跌–從07年的8元一路跌到08年2元以下。第七名中國太平保險,不太了解。第八名青島啤酒近年來銳意進取,在國內啤酒業成為無可爭議的一哥。第九名和第十名人人熟知,業務和金融危機基本沒關系。

表現最差的十個股票

1. 0276.HK 蒙古礦業 下跌62.68%
2. 0190.HK 香港建設 下跌52.67%
3. 1800.HK 中國交通建設 下跌36.69%
4. 1919.HK  中國遠洋 下跌33.78%
5. 0682.HK 超大農業 下跌26.01%
6. 0941.HK 中國移動 下跌21.49%
7. 0992.HK 聯想Lenovo 下跌20.40%
8. 0694.HK 北京機場 下跌17.16%
9. 2007.HK 碧桂園 下跌15.13%
10. 0386.HK 中石化 下跌17.16%

以上股票中第一名蒙古礦業是無可爭議的老千股,絕對應該避免沾手。第二名香港建設屬於財技很牛的公司,消息公告不斷,和中信前主席王軍有不一般的淵源,不推薦。有趣的是中交建、中移動、中遠洋、北京機場、中石化、聯想這些牛氣沖天的公司,居然大幅落後大市:喜歡坐過山車的朋友,過去一年絕對應該買一手北京機場,盡享無限樂趣。碧桂園我無法評價,此公司我一直不喜歡關注也很少。第五名的超大農業下跌不算離譜,此股08年上半年基本上是逆市上升的。但此股我一直懷有戒心,因它家的報表有太多我讀不懂的東西。但無論如何,一家以種植農業為主的公司市值可以達到接近200億,也是很不容易了。

以下是其他部分表現介於中間的股票:

0177.HK  滬寧高速公路 上升14.94%
0317.HK 廣州造船 上升5.36%
0410.HK SOHO中國 上升10.42%
0416.HK 海灣控股 上升38.84%
0494.HK 利豐 上升32.13%
0696.HK 中國民航信息網絡(信天游) 上升41.05%
0980.HK 聯華超市 上升37.05%
1398.HK 中國工商銀行 上升16.7%
2628.HK 中國人壽 上升23.48%

總結一下?很難。不過整體上我覺得當初那些看起來很牛的公司(比如傳說中的有「奧運概念」的北京機場)表現反倒不如那些默默無聞的small potatoes, 如安莉芳、金山軟件、小肥羊之類,甚至人人爭先恐後拋出的股票,如玖龍紙業。其他的,我就沒有新的見解了。

題圖漫畫來自2007年8月27出版的The New Yorker雜志

Advertisements

雲上太陽

再次原封不動地抄襲Ricci的部落格……

雲上太陽

June 07, 2007 1:43 PM @ Hong Kong

很久沒有去教會了。。。雖然很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態沒準備接納任何宗教信仰,今晚還是和舍友一起去了北角的一個教會,不爲什麽,只是突然很懷念在那裏感覺到的那份心靈的恬靜和溫柔,還有唱聖歌時眼中含著淚水的感恩。。。

居然碰見了一年半前曾一起踩單車的兩位朋友,他們竟然已經結婚了。。。世事無常。。。也沒想到一年半前的一面居然依然保存在我的記憶裏,而又在今晚被喚醒。曾經以爲生命中的每每萍水相逢,不過是茫茫路上的來來去去,上車下車,一過無痕。

又聽到了那首歌:雲上太陽。雲上太陽,祂不改變,不改變。。。

雲上太陽

無論是
住在美麗的高山
或是
躺臥在陰暗的幽谷
當你抬起頭
你就會發現
主已經為你我而預備

雲上太陽
祂總不改變
雖然
小雨灑在你臉上
雲上太陽
總不改變
哈!
不改變!

卡內基梅隆大學“和諧門”事件

2009年夏天,耗資9800萬美元(相當於大約6.7億元人民幣),歷時兩年多的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學院綜合樓(School of Computer Science Complex,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終於建成,部分系所師生陸續遷入。

 

由於Bill and Melinda Gates基金會和Henry L. Hillman基金會各捐贈了2000萬、1000萬美元,該建築主體被命名為Gates Center for Computer Sciences,而前翼則命名為Hillman Center for Future-Generation Technologies,合起來簡稱GHC. 2009年9月22日Bill Gates出席了GHC的剪綵典禮。

現在,GHC已經成為卡梅校園最靚最具現代氣息的建築。回顧之前和GHC相關的“和諧門”事件,非常耐人尋味。

計算機學院師生遷入GHC的時候,正值這個建築最後的收尾階段,樓道算不上整潔,電梯時見故障,一些辦公室的傢俱也放置得有問題。很多人對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的初體驗不可能太好,自然有很多怨言。

當怨言不斷地傳到學院院長Randal Bryant的耳中,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寫一封信給大家解釋一些事情。

2009年8月24日,Bryant院長發了一封email給"scs-all",也就是整個計算機學院的教授、學生及職工。此信開門見山,說他對身邊的教授和學生的“a litany of complaints or a lack of enthusiasm about the new facilities"感到非常憂心和關切。所以,Byrant院長說:

"I feel obligated, therefore, to give you a review of some basic
etiquette. You know that it’s not in my nature to make statements like
this. Things have to get pretty serious for me to send e-mail to
scs-all on this subject."

Byrant接著道出了師生們的抱怨帶來的負面影響:

"I am getting a lot of reports from people who are
dismayed (and I am asking) you to be kinder to the people who have been
working like crazy to get things ready, and to the people to whom we
owe these amazing buildings."

那麼大家應該怎麼做呢?Byrant院長提出了建議:
 

I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versity asks you “How do you like your new
office?” don’t complain about the elevator or AC not working, or that
the wrong furniture was put in your office.
(Yes, some people really
did that.) Don’t say something ambiguous like “It’s not too shabby.”
Remember that our administration made a big stretch financing this
project to the tune of $98 MILLION DOLLARS. It has involved
considerable effort in fundraising, and the university took on a lot of
debt that will take 30 years to pay off. We’ve also moved into what I
think is the the most amazing academic building in the world. Instead
of complaining to someone who really is in no position to fix an
elevator, try saying ‘Thank you. I really love this place.’

When
you feel inconvienced (sic) by the work that hasn’t been completed, or
you can’t find something
, don’t get into a tirade with Jim Skees, Guy
Blelloch, or the construction people. They have literally been working
around the clock to get things ready. Try saying ‘Thanks for your hard
work.’"

最後,Byrant院長解釋了為什麼要這樣做:

"…because in the next several
months we’ll have a lot of people passing through. People like Bill
Gates, Henry Hillman, Rick Rashid, an (sic) many alumni and visitors.
These people have also made a big contribution to the welfare of SCS.
Expressions of gratitude on your part are important."

此信一處,在校園內引起軒然大波。很多人認同Byrant院長的出發點,但是無法接受自己的院長居然要求自己shut up。據說很多學生一度因為這封email拒絕搬到GHC.

在卡內基梅隆大學教職工報紙"FOCUS"進行的一項調查中,收到了如下回應:

"I was offended."
"It was like asking someone for a gift."
"I was insulted. It was tactless and sarcastic."
"I question the word choice. I felt it was appropriate but used the wrong tone."

而Byrant院長接受採訪的時候解釋了自己的用意:

"My purpose was to stop people from being petty. We have had people
working around the clock to get this building open. The workers had
sent warning messages and had told us that moving could be awkward. I
had no intention of abridging academic freedom. I am not a controlling
person. There have to be quite a few people talking to me about the
complaints for me to act. And, this is not a case of everyone in the
building not liking it. But imagine walking up to Bill Gates and
saying, ‘The wrong furniture was put in my office.’"

不管如何,此信帶來的爭議甚廣,以至於兩週後Byrant院長重新發了一封email給"scs-all",為自己之前的措辭表達歉意,並且表示,無論何時,卡耐基梅隆大學不可能限制師生員工的言論表達自由。此前的信是發給那些真心熱愛GHC的人們,只是為了避免他們陷入一種抱怨的文化當中。

自此,“和諧門”事件告一段落,並且成為卡梅一些教授的公共傳播課案例。

【不能不轉載】中國豪俠

中國豪俠

by 陶傑

刊載于2009年9月23日《蘋果日報》之《黃金冒險號》專欄

中國剩下的一條真漢子是誰?是北京藝術家艾未未。艾未未一臉于思,火爆的性格,敢作敢為的擔當,這樣的人物,真不像中國男人──他不猥瑣,不騎牆,不龜縮,他把一條性命豁了出去,他是一件絕品。

仔細看看他的造型:這個熱血男子,不屬於現代。唐朝的虬髯客、刺客大鐵椎;《水滸》的李逵和魯智深,甚或清末的大刀王五,鐵肩道義的俠客,生死盟交的義人,艾未未是中國豪俠的隔代傳人,如果他是你的朋友,你死了,向他託孤,有他一拍胸膛,你可以死而瞑目。

當「漢子」這種產品在中國庶幾絕種,幸而還出了一個艾未未。在這個硬漢的身上,傳承了燕趙悲歌之士的悲壯,重現了唐宋風塵俠客的英魂。尤是之故,艾未未的出現,令人相信中國還有希望。難得的是,這位俠客宜動宜靜,他是設計師,也是關懷弱苦的行動派。他不為名利,只知道義所在,生命在所不計。他堅持原則,看不過眼的事情,他要揚聲。外國朋友來到,我向他們推介一位真正的中國男人,就是這個北國的漢子。到了中國,想辦法結識他吧,與他交往,你就知道二千年前的中國人,跟現在不一樣。他的爸爸是詩人,沒想到養育了這樣一個出色的兒子。

無論豹隱江湖,還是俠行市賈,艾未未是血性和良心的代表,北方有這樣的男人,如此剛勇的氣質,他在危難和困厄中默默活出生命的光輝。艾
未未是民族的真品牌,國家的真驕傲──如果你還相信國家民族的話。他令香港的小男人益發猥瑣,無地自容。因為他的睾丸酮和良心並發,他的毅力和品格並高。
當代還有這樣一位豪俠,如在黑暗的長夜見電光,如在翳悶的濁世聞風雷。願上天降佑於這位俠士,願他的義勇得到回報,願他安全,而且找到他的理想,因為黑夜
盡處,我們相信,必是曙色漫天的黎明。

感念那些呵護異議者的中大校長們

廷龍注:以下的文字轉自吾妻Ricci的私家部落格,在此推薦一下,呵呵。

題圖: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之“天人合一” (來自 http://bit.ly/2hoXqe)

剛讀了這篇文章,很是感動。在中國大陸的校園里呆了這么多年,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校長(亮亮旁白:你根本就沒見過校長!),也不知道做學生的可以這么肆無忌憚的對待一位頭頂校長光圈的人。

后來到了中大(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耳聞目睹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比如在中大學生在畢業典禮上因為向董建華授予名譽博士學位而公然向劉遵義校長發難–場面也相當有意思:兩個
學生,一個學生扮成董建華,另一個扮成劉遵義,后者不停地給前者擦鞋。而劉遵義當選全國政協委員時,校園里更一度掛起內地慣見的標志性紅色條幅,上書簡體
中文:“热烈祝贺刘遵义同志当选全国政协”。

面對這些,校長好像還是那么不瘟不火笑呵呵的傻在哪里,任由學生惡搞,任由那紅色條幅橫掛。很長一段時間里,我一直都覺得這幫養尊處優的小孩子實在是既幼稚又無聊,而我們的校長也實在是太不陽剛,一點沒有校長的威嚴。直到有一次,偶然看到了鄧小樺的《中大異議者.無家的鬼魂-中大舊生寫在校方頒授董建華榮譽學位之後》,才知道抗議精神以及與主流不合作素來是中大的核心價值,而歷史上的中大校長都會小心翼翼地捍衛這種傳統。今天,看了梁文道的文章,不由得對高錕校長肅然起敬,更對我親愛的母校生發了一種莫名的類似遺老遺少的情愫。

我的老校長高錕

by 梁文道


以前從來都不覺得香港的大學有多好。你看那些學生,畢業典禮總是人人手抱一只毛毛熊,不說還以為是幼稚園結業呢。至於老師,不是不好,只不過研究多用英文
出版,而且以論文為主,書店很難見得著,不像大陸學者,著作等身的人多得是,看他們的作品一字排開擺在書店,威風得不得了。校園氣氛就更不要提了,許多大
牌學人來演講,也都只有小貓幾只去捧場;學術沙龍?那是什麼東西呀?沒聽過!

直到近幾年在大陸跑多了,見過不少名牌學府的另一面,聽過不少著名“大師”的笑話,了解到整個高等教育界的運作方式之後;我才知道,原來香港的大學也不算太差。


看,英國《泰晤士報》公布全球大學排行榜,香港有3家進了前50呢。可是這還不是最重要的。而我的母校──香港中文大學的前校長高錕,剛拿了今年的諾貝爾
物理學獎,這難道不是很威風嗎?但坦白講,當年我念書的時候可不以為他有這麼厲害;相反地,我們一幫學生甚至認為他只不過是個糟老頭罷了。我的一個同學是
那時學生報的編輯,趕在高錕退休之前,在報上發了一篇文章,總結他的政績,標題裡有一句“八年校長一事無成”,大家看了都拍手叫好。


只如此,當時高錕還接受中央政府的邀請,出任“港事顧問”,替將來的回歸大業出謀獻策。很多同學都被他的舉動激怒了,認為這是學術向政治獻媚的表
現。於是在一次大型集會上面(好像是畢業典禮),學生會發難了,他們在底下站起來,指著台上的校長大叫:“高錕可恥!”而高錕則憨憨地笑,誰也不知道他在
笑什麼。

後來,一幫更激進的同學主張打倒行之有年的“迎新營”,他們覺得那是洗腦工程,拼命向新生灌輸以母校為榮的自豪感,其實是種無
可救藥的集體主義,很要不得。就在高錕對新生發表歡迎演講的那一天,他們衝上去圍住了他,塞給他一個套上了避孕套的中大學生玩偶,意思是學生全給校方蒙成
了呆頭。現場一片嘩然,高錕卻獨自低首,饒有興味地檢視那個玩偶。

後來我們才在報紙上看清楚他的回應。當時有記者跑去追問正要離開的校
長:“校長!你會懲罰這些學生嗎?”高錕馬上停下來,回頭很不解地反問那個記
者:“懲罰?我為什麼要罰我的學生?”畢業之後,我才從當年干過學生會和學生報的老同學那裡得知,原來高錕每年都會親筆寫信給他們,感謝他們的工作。不只
如此,他怕這些熱心搞事的學生,忙得沒機會和大家一樣去打暑期工,所以每年都會自掏腰包,私下捐給這兩個組織各兩萬港幣的補助金,請他們自行分配給家境比
較困難的同學。我那位臭罵他“一事無成”的同門,正是當年的獲益者之一。今天他已經回到母校任教了,在電話裡他笑呵呵地告訴我:“我們就年年拿錢年年罵,
他就年年挨罵年年給。”

上個月,我們中大人戲稱為“殖民地大學”的香港大學也出了條新聞,他們把名譽院士的榮銜頒給了宿舍“大學堂”的
老校工“三嫂”袁蘇妹,因為“她以自
己的生命,影響了大學住宿生的生命”。這位連字都不識的82歲的老太太,不只把學生們的肚皮照顧得無微不至,還不時要充當他們的愛情顧問,在他們人生路上
遇到困難的時候,以自己的歲月澆灌他們茫然的青茅,所以一向有“大學堂三寶”之一的稱號。那一天,“三嫂”戴著神氣的院士圓帽,穿上紅黑相間的學袍,是一
眾重量級學者之間最燦爛的巨星。她一上台,底下的老校友就站起來大聲吶喊,掌聲雷動;不管他們的頭發是黑是白,不管他們現在是高官議員還是富商名流,他們
都是她的孩子。

我和高錕可就從來沒這麼親近過了。八年裡頭,我只當面對他說過一句話。那一天我們幾個同學從圖書館出來,正好見到他走在
前面,馬上揉搓成了一團紙朝
他丟過去。他一回頭,我就指著另一個同學笑著大喊:“校長,你看他居然亂丟垃圾!”總是笑得有點傻的校長一如以往,頓了一頓才反應過來,慢吞吞地說:“這
就不太好了。”我們立即笑作一團,看著他的背影漸漸遠去。

前一陣子,香港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跑到中大演講“領導的藝術”,居然大談什麼“包容是領導最重要的美德”,我聽了忍不住搖頭輕嘆:“你來我們這裡講包容?”


年開始,高錕得了老年痴呆症,最近記性有點衰退了。這也不是不好的,因為我希望他忘記當年我們的惡作劇,忘記我們侮辱他的種種言行。但我又是多麼多麼地盼
望他,我們的老校長,能夠記住他剛剛得到的是諾貝爾獎,記住他提出光纖構想時的喜悅,記住他和夫人一起拖著手在校園內散步的歲月,記住我們畢業之後,偶爾
在街上碰見他,笑著對他鞠躬請安“校長好”時的衷誠敬意。

 

I didn’t intend to point a finger at her, but it was really nasty

看到鐵凝主席的如下大作,我震驚地說不出口。我記憶中的鐵凝,是那個寫出《哦,香雪》和《永遠有多遠》的鐵凝。世道變了,拍出《活著》的張藝謀搖身一變成為中國的Leni Riefenstahl,對一個二三流作家的她能有什麼更高的期待呢?不過,讀到這種荒謬不經、可恥可笑的文字,依然讓我黯然神傷了一陣。

我相信不是她的錯,而且每個人都可以把這種“平庸的惡”合理化,不懺悔也不道歉--賣毒牛奶的人不後悔,因為他要養家糊口。為極權政治搖旗吶喊的作家不反省,因為他是被迫的。從事崇高的GFW工作的人也不覺得有什麼,因為他不做還有其他人做。義正詞嚴譴責“螳臂當車的歹徒”的播音員也沒有任何問題,因為那只是一份工作。毆打記者的國慶工作人員更加情有可原,是為了顧全大局。

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不懂羞恥。

我也相信我們不是一個注定不能產生傑作的民族,不要忘了我們有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而官方秘而不宣的高行健先生。可是一剎那,我真的絕望的覺得,如果中共繼續執政100年,這個民族的靈氣就快要死絕了。

從這個意義上,我贊同安替的話:“看中國人寫的科幻小說,最可怕的不是宇宙毀滅,而是百年後中共依然執政。”

以文學的名義向祖國致敬——寫在中國作家協會成立60周年

鐵凝 (中國作家協會主席)

  1949年7月23日,是一個應當被我國文學界永遠記住的不平凡的日子:中國作家協會的前身——全國文協,在毛澤東、周恩來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高度重視和直接關心下,在迎接新中國的曙光中應運而生。60年後的今天,我們和全國廣大作家、文學工作者共同紀念這個日子。回首歷程,展望前景,倍感使命光榮、責任重大。

  60年,大江東去,波瀾壯闊;60年,彈指一瞬,歲月如歌。

  中國作家協會的60年,是認真學習和貫徹落實黨的文藝方針政策的60年。以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為核心的三代中央領導集體和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我國的文學事業,十分關懷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在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過程中,制訂了體現社會主義文學藝術本質要求、符合文學藝術發展規律的方針政策。黨和政府對中國文學事業和中國作家協會的親切關懷和堅強領導、黨的文藝方針政策,是我國文學事業繁榮興旺、中國作家協會工作發展進步的根本保證。60年來,中國作家協會認真貫徹落實黨的文藝方針政策,組織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學習領會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用科學的理論武裝頭腦,用正確的思想指導創作。引導廣大作家堅持“二為”方向、“雙百”方針和“三貼近”原則。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通過學習,提高了思想道德素養,孕育了博大美好的文學情感和文學精神,加深了對祖國和人民的愛,增強了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

  中國作家協會的60年,是謳歌和記錄中國現代化偉大建設成就的60年。作家在現場,文學不缺席,是時代和人民的要求,也是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一直自覺踐行的。新中國60年的輝煌成就,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日新月異的巨大變化,為我們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提供了最真實的顏色、最動人的畫卷。波瀾壯闊的時代大潮、如火如荼的社會生活、詩情畫意的平凡人間,都是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的文學源泉和心靈歌謠。廣大的作家和文學工作者用蘸滿激情的筆記錄時代,謳歌社會,贊美人民,歌唱祖國。他們對中國記憶和中國經驗的書寫與記錄、他們對民族歷史和民族文化的回望與審視、他們對時代特色和時代生活的描摹與記敘、他們對民間幸福和民間訴求的表達與體悟,都成了我們中華民族珍貴的歷史符號與文化財富。我們的作家成為人民的歌手、社會的眼睛,成為時代忠實的記錄者和回望者,創作出一批又一批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俱佳的精品力作,為中國文學乃至世界文學作出了重要貢獻。

  中國作家協會的60年,是團結和服務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的60年。團結和服務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是中國作家協會的主要職責,是我們應該做好的本職工作。與作家交朋友、給作家辦實事、為文學做貢獻,是中國作家協會的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在為作家服務的過程中,中國作家協會努力克服行政化現像,強化群團意識、服務意識,充分尊重作家的藝術勞動和勞動成果,真誠關心作家的學習、創作、工作和生活。在作家深入生活、作品出版、職稱評定、業務培訓、文學交流、作品研討、維護權益、對外交流等方面,建立起服務的機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得到廣大作家的肯定。事實證明,一個樂意為作家服務的人民團體,才能成為有凝聚力和吸引力的家;一個真心為作家奉獻的群眾組織,才會贏得作家發自內心的掌聲。

  中國作家協會的60年,是改革創新、逐步發展壯大的60年。中國作家協會始終與祖國同呼吸共命運、與人民同患難共歡樂、與時代同進步共發展。一個人民團體,只有不斷改革創新,才會進步、發展、壯大。60年來,特別是近年來,中國作家協會十分重視新階段新形勢新任務給作協工作帶來的機遇和挑戰,積極探索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符合文學發展規律、具有人民團體特點的管理體制、運行機制、組織形式和活動方式,支持團體會員進行作家體制的改革創新,總結推廣行業管理、行業自律的成功經驗。在文學評獎、作品扶持、作品譯介、會員發展等方面進行創新。各項文學評獎的機制和程序越來越完善,扶持重點作品的力度越來越大,對外譯介文學作品的渠道越來越廣,申請入會和批准入會的人數越來越多。中國作家協會已有43個團體會員和8900多名個人會員。尤其是,我國55個少數民族都有了本民族的中國作協會員,實現了“滿堂紅”。在慶祝新中國60華誕之際,這是一件特別令人高興的喜事。

  60年文學成就,已成為共和國歷史中光輝燦爛的一頁,已成為中國文學界豐富的精神寶庫。

  現在,我們踏上新的文學征程。我們將面對新的時代,迎接新的挑戰,感受新的責任,完成新的使命。這種使命和責任概括起來就是,為人民寫作,為時代放歌,做人民的作家。人民給我以愛,我回報人民以歌。時代給我以美,我回報時代以詩。

  堅守文學良知,擔當社會責任。文學良知,是每一個作家和文學工作者所必須具備的基本品質。一個有文學良知的作家,是對歷史和未來負責的作家,是對現實和時代有擔當的作家。一個有文學良知的作家,必定是一個有社會責任感和高尚審美觀的作家,重操守,講品行,扶正祛邪,激濁揚清,用聖潔的精神之火和理想之光,點燃民族前進的火炬;用體現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文學作品,鼓舞和激勵人民為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建功立業。

  創造文學精品,傳遞時代精神。文學事業是一項崇高的事業。一切有理想、有抱負的作家和文學工作者,都要用德藝雙馨的標准嚴格要求自己,自覺踐行社會主義榮辱觀,努力創作出更多感召社會、激勵人心、傳之久遠的精品力作。能不能激勵人心、傳之久遠,作品質量是關鍵。一切優秀的文學作品,都是思想性和藝術性完美結合的。作品有了深邃的思想,就會變得崇高;作品有了精湛的藝術,就會歷久彌新;作品的思想性和藝術性完美統一,就會感召社會、激勵人心、傳之久遠。真、善、美、愛,是思想內涵所在;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更是思想精華的集中體現。優秀的文學作品,就是要用最為獨特的藝術靈光,傳遞最有普遍意義的思想價值和精神內涵,讓這種思想和精神,照亮我們的心靈,點亮我們的生活。我們的作家要創作出思想性、藝術性完美結合的經典,除了潛心研究、虛心汲取前人和今人的藝術創造成功經驗外,更重要的是深入實際、深入生活、深入群眾。舍此,別無他途。

  集結文學力量,建設和諧作協。時代的發展給我國文學事業帶來了新的機遇和挑戰,廣大作家對作協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我們的作協,必須是作家的作協、服務型作協、團結的作協、和諧的作協。我們要一以貫之地貫徹落實黨的文藝方針政策,使社會各界更加重視和關注文學,為文學事業發展營造良好的社會環境。要緊跟祖國前進的步伐,用好文學發展的機遇,迎接時代提出的挑戰,以改革創新的精神,關注新的文學創作主體和閱讀對像,研究文學生產、傳播的新方式,大膽探索促進文學事業繁榮發展的體制機制。要繼承發揚作協的好傳統好作風,努力建設服務型和諧作協。以真誠態度與作家交朋友、做摯友,支持作家的創造,維護作家的權益,關心作家的生活,尊重作家的藝術個性,把中國作協建設成為一個有凝聚力、號召力、影響力的人民團體,建設成一個讓作家感到親切、舒心、溫暖、溫馨的大家庭。

  在這個曾經湧現出唐詩宋詞、文豪巨匠的國度,在這個必將產生鴻篇巨制、黃鐘大呂的時代,祖國和人民對我們的文學、對我們的作家充滿了殷切的期待。我們相信,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一定會以文學碩果,回答祖國和人民的期待!

Source of the illustration "War is peace, freedom is slavery, ignorance is strength": http://bit.ly/1uW5Vi

【新華網評】完美的中國不需要諾貝爾獎

同意王三表的判斷,這篇新華網文章是關於“諾貝爾獎和中國”這一話題的有史以來最牛的評論。

新華網評

完美的中國根本不需要諾貝爾獎

2009年10月12日 09:45:36

原文鏈接: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9-10/12/content_12214921.htm

每年的諾貝爾獎公布之日,總是國人的傷心之時,並且總會在國內各大媒體上和國人的心裡激起陣陣喧嘩與騷動。這種喧嘩與騷動往往是非理性的,混和著羨慕、抱怨、嫉妒、憤怒等等復雜的感情。
   
國人總是將中國拿不到諾獎歸因於外在的某種原因,或者質疑評獎的公平性與公正性,認為諾獎評委對中國有偏見,評獎過程受西方政治勢力的操控,或者干脆聲明本國的某某人完成有實力獲得諾貝爾獎……。諸如此類,不一而足,卻很少有清醒而理性的自我反思。別的不說,就拿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來說吧,國人就對赫塔·米勒為什麼能獲獎提出了質疑,說她只是德國文學中的“局外人”,在歐洲文學圈子裡只能算得上是“業余作家”,平時還需要打工,之所以獲獎是由於所謂的“跨文化另類癖”。在如此這般地貶低作為外國人的獲獎者的同時,國人也不忘抬高自己,如鄭淵潔就在自己的博文裡“預言”——《狼圖騰》作者獲諾貝爾獎只是時間問題;此外,像往年一樣,津津樂道於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高錕的“華人”身份,也是國人進行心靈“自慰”或“意淫”的慣用伎倆。
   
然而,建國以來,國人在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方面所成就的究竟有哪一樁哪一件足以與諾獎獲得者的成果並駕齊驅呢?有哪一位中國作家的作品足以立足於世界文學之林,和世界上第一流作家的作品相媲美而毫不遜色呢?沒有,絕對沒有。如果諾貝爾獎的評委真的將任何一個門類的獎項頒發給國人,那才是最大的不公平和不公正,是對諾貝爾獎的侮辱,也是世界自然科學界與社會科學界的奇恥大辱——因為中國人根本沒有資格也不配得到這一獎項。
   
除諾貝爾和平獎外,諾貝爾獎最看重的是具有獨創性和原創性的思想與成果——這恰恰是國人最缺乏的。只要是在中國的教育體制和社會環境中成長起來的科學家與文學家,恐怕沒有一個能抵擋住這種嚴酷的外部環境對他或她的想像力和創造性日積月累的侵蝕和摧殘,因為中國的教育體制和社會環境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就是——從兒童出生那一天起,就以種種“為了……好”的崇高理由縛住他們的手腳和思想,等到他們長大成人,還具有獨立思想的能力和豐富的想像力的人早已是鳳毛麟角,所剩無幾了。
   
中國的兒童打生下來那一天起,其未來的大部分事務就早已被預定了,即由成人世界給我們安排妥當了——兒童生活於其中的家庭、學校、社會不但“包辦”了他們的衣食住行,更“包辦”了他們的思想——面對已遭遇、將遭遇、未遭遇的各種問題,他們很少需要自己直接去面對,自己動腦筋去解決,只需要按照成人世界預先的安排被動地應對就行了;此外,成人世界還為他們預備了“放之四海皆准”的永恆的且唯一正確的真理,他們的任務就是被動地接受這種真理,並把它一代一代地傳遞下去。
   
雖然這一對於成長中的一代人近乎全面的從物質到思想的“包辦”剝奪了國人的創造性,但卻使中國社會進化成了一個人人向往的“完美社會”。盡管諾貝爾的光環可能永遠不會照臨到我們的頭上,但我們的人民卻像欄裡吃得肚滿腸肥的豬一樣,個個幸福安康。
   
不管自然科學還是社會科學的進步,其終極目的無非就是為了人類的幸福和生活品質的提高——既然我們中國的社會已經是非常非常完美了,我們中國人已經生活得很幸福了,我們還需要諾貝爾獎來錦上添花嗎?何況,中國的政府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政府嗎?我們完全可以自己設置N個在獎金的量上遠遠超過諾獎的獎項自己發給自己。讓外國人去爭什麼勞什子諾貝爾獎吧!完美的中國根本不需要諾貝爾獎。(司馬清)

Source of the illustration: http://bit.ly/Dp1b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