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中華民國百年元誕

Congratulations, Republic of China!

Advertisements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

這個排行榜已經公布過兩次(見2008年十大愚蠢公司2009年十大愚蠢公司)。今年的排名一如既往隨機排列勿論愚蠢程度,因為在商業世界裡沒有最蠢,只有更蠢。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No. 1. 中國雅虎


2010年2月9日,四川公民譚作人因調查北川地震豆腐渣校捨而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中國雅虎可謂功不可沒。此外,多位使用雅虎郵箱的《零八憲章》簽署者被騷擾。

事實上,這不是中國雅虎和當局第一次聯合作惡。試看這個不完全名單:師濤被判十年、王小寧被判十年、李智被判八年、姜力軍被判四年、馮秉先被捕,皆拜中國雅虎和當局合作所賜。中國雅虎的控股者阿裡巴巴總裁馬雲更表示,自己願意提供中國政府所要求的任何信息。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No. 2. Microsoft


恭喜Microsoft第三度上榜!Microsoft今年被青睞的原因有三:1. 這家公司在Google退出中國事件時表示中國的互聯網審查不僅不是什麼大問題,而且是理所應當的,就差沒有高呼「中國的互聯網是自由開放的」。2. Microsoft品牌管理極度混亂,陷入了萬劫不復的Creative Destruction之中。先是槍斃了苦心經營的MSN品牌,以Live代之,現在Live似乎又被拋棄。更揮刀自宮,放棄擁有數千萬用戶、在亞洲尤其是華人群體中影響深廣的Windows Live Spaces。在中國大陸更將blog服務奉送給界面丑陋、河蟹無處不在的新浪博客。3. Microsoft開始在一些美國城市建立模仿Apple Store的Microsoft Retail Store,以和Apple競爭。Microsoft確實有錢,但是不應該這樣浪費。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No. 3. Tom集團


今天知道Tom.com的,大概只有Skype的中國用戶了。這家李嘉誠控股的上市公司(代號:2382.HK)如今是一家大而無當而又半死不活的門戶網站,但當年上市時則引發瘋狂認購的盛況,上市10年至今,股價從當初的12元跌至今日的0.75元,大跌91%。Google宣布退出中國之後,這家網站以李家特有的政治嗅覺迅速終止與其合作。Tom.com更活生生摧毀Skype在中國的品牌──設置不計其數的關鍵詞,監聽用戶,並且記錄聊天涉及「敏感詞」的用戶。雖然Tom版Skype的做法並不比其他中國即時通信軟件惡劣,但這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以Skype之名時時危害用戶網絡自由是不可容忍的,於國內用戶而言是很大的陷阱。Tom集團和Skype公司必須負責。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No. 4. 百度


這家在美國上市的公司在美國投資者心目中的地位之高,可從其高達81倍的市盈率窺知(對比:Apple的市盈率是21倍,而Google的市盈率24倍), 可是其極富中國特色的發展路徑,堪用「流氓」二字形容。百度的搜索是一個任政府、大企業及其他利益集團蹂躪的娼妓;百度的廣告推廣屢屢涉嫌詐騙勒索中小企業;競價排名令眾多用戶奔向欺詐網站的懷抱,以「百度一下,你就被騙」形容毫不為過;百度百科則是一個完全以簡單復制黏貼建成、毫無獨立精神和公信力、污染中文知識體系的的巨大的垃圾堆,其流行完全歸功於維基百科被和諧。百度這家公司的種種作派,和這個國家的執政黨如出一轍──這也從某種層面上解釋了它的成功。在此祝福百度千秋萬代,一統江湖。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No. 5. 豆瓣網


這家一度為文藝青年們熱愛的界面清新的網站,如今已經到了近乎無法發聲的地步。豆瓣站方認為,生活是生活,政治是政治,所以前者可以完全脫離後者存在。廣大文藝青年們可以在於政治隔絕的環境中,很文藝很幸福地生活。

豆瓣的管理者們是熱衷於自宮的,而且其自宮的方式比新浪更加愚蠢:新浪之類的網站的自宮,是赤裸裸的、不留情面的、粗暴的、人神共憤的,而豆瓣式自宮,則頂著「違反本站的社區指導方針」之名,夾雜著矯情的文藝腔,名正言順地倒行逆施。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No. 6. 騰訊


在美國,Google如果想做團購,就會以數十億美元的高價收購Groupon。而在中國,騰訊如果對團購網站感興趣的話,就會抄襲別人的網站自己做一個,然後動用所有手段把其他競爭對手擠垮。《計算機世界》雜志發表的《狗日的騰訊》一文,堪稱中國計算機業界2010年最有良心的一篇文章。另一方面,騰訊和360兩個流氓的斗毆,更讓所有的常識尚存的用戶反胃。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No. 7. 紫金礦業


這家名義上為中國全民所有的壟斷黃金產業的中央企業,日常運營如同脫韁野馬。它肆無忌憚地污染河流,損害公眾壽命;它試圖以金錢阻止記者發聲;當它的丑行被記者揭露之時,它露出了有雄厚的資本支撐的猙獰的面目──兩名報道紫金礦業丑聞的記者的家人在同一天遭遇車禍

任何一線良知尚存的投資者,都無法安於讓這樣一家公司存在於自己的投資組合之內。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No. 8. DecorMyEyes.com


這是整個排行榜上最小的一家公司了,但你不應該因此而低估其愚蠢。11月底,New York Times的報道讓這家位於紐約布魯克林的專售假冒名牌眼鏡的網店名聲大躁。這是一個參雜著欺騙、恐懼、和人身脅迫的鬧劇。我推薦每一個人仔細讀一讀New York Times的這篇報道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No. 9. 長江三峽集團

 

 

 

 

 

 

對不起,不是你蠢,實在是我門太愚蠢了。我們這些愚蠢的公眾只知道挑剔字面上不斷縮小的「萬年一遇──千年一遇──百年一遇」而完全缺乏必要的科學素養。聰明的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恭喜你,在這場語言游戲裡從勝利走向勝利。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No. 10. GEICO


這家由受人敬重的Warren Buffett控股的公司,在商業廣告方面似乎非常異常精於惡心人之道。在Google裡面鍵入”GEICO Stupid Commercials”,可以搜索到數十萬個結果,網上更有不計其數的簽名呼吁GEICO停止播放愚蠢之極的廣告。GEICO,請饒了我們吧。

2010年十大愚蠢公司排行榜

No. 1. 雅虎中國
No. 2. Microsoft
No. 3. Tom集團
No. 4. 百度
No. 5. 豆瓣網
No. 6. 騰訊
No. 7. 紫金礦業
No. 8. DecorMyEyes.com
No. 9. 長江三峽集團
No. 10. GEICO

異議者的崛起

1997年,28歲的何偉(Peter Hessler)來到中國四川涪陵師範學院做志願者,並把這段經歷寫進了River Town一書中。他平靜而包容的筆觸下,藏不住滑稽甚至荒謬的一幕幕。幾乎何偉所接觸的所有學生的思想都和官方的宣傳體系一致,連遣詞造句都高度雷同。例如,作業裡面提到毛澤東,所有的學生都會用”Gold can’t be pure and man can’t be perfect”(金無足赤,人無完人)這個成語。這一點都不奇怪:六四槍聲之後的十年內,江澤民大張旗鼓地強調對中小學生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性,史學界開始緊鑼密鼓地修改歷史為黨背書。這是何等奇異的景象:經濟領域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口號業已高唱入雲,對人民尤其年輕學生的思想控制卻一步步收緊。

唯一例外的是一位不認同官方見解的學生,會主動和何偉聊美國的政治,不時借Newsweek回去讀。但更令何偉驚訝的是,那是一個不怎麼說話、毫無魅力、學習成績掙扎在及格邊緣的男生。何偉離開美國之前就預料會在中國校園裡遇到一些異議者,暗自設想那會是一些高大帥氣、飽讀詩書而雄辯過人的年輕學子。畢竟,過去一百年裡改變中國的那些人,從1919年五四運動中舉不勝舉的學生領袖到1976年四五運動的誦詩者們再到天安門四君子,不都是成功而富吸引力的異議者們嗎?豈料現實和想象截然不同──何偉最終見到的異議者卻是地地道道的loser.

異議者成為失敗者的代名詞,堪稱後六四時代的主要特徵之一。而最能說明這個時代不歡迎異議者的例子非趙紫陽莫屬了。這位開明大膽的領導人,一度是鄧小平指定的接班人,僅僅因為在六四風波裡表達了一點同情學生的意願及反對屠殺手無寸鐵的平民,就被革除一切職務、嚴密監禁直至去世。

六四之後,當局容許這個國家成為世界各種最新奇最詭異的建築風格的試驗場,亦默認各式各樣的不危及這個政權合法性的討論的出現,但你在官方媒體上仍然只能看到對逆來順受的贊美,對農奴般的勞動的歌頌,以及對僵屍般的服從的獎勵。

讓領導先走的人有福了,制造各種人為災難的人立功了,高歌縱做鬼也幸福的人幸福了,不管那些人的面目如何可憎,話語何等令人反胃。李肇星、沙祖康、姜瑜、孔慶東、李長江、李鴻忠、張德江、毛新宇、李長春、劉志軍…… 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你可以信手列出一大堆正常人無法承受的人士,而這個政權依然一天天放任他們甚至「創造平台」讓他們不知疲倦地去惡心普通的中國人。

人人熟知「欲練神功,必先自宮」的真理,而華爾街名句”If you cannot beat them, join them.”更能描繪這個政權下普通年輕人的心態。那些糟糕透頂、謊話連篇、毫無邏輯可言的愛國主義教育,盡管幾乎無人相信,卻戕害無數性靈,造就了無數犬儒、世故、習慣於撒謊而臉不紅心不跳的新世紀人才。而且他們還不斷地說,這些要從娃娃抓起。

所以,就有了10年前的韓寒出席的中央電視台《對話》節目。韓寒如同被置身於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被各式專家學者還是大姐小弟們點評了。混入社會主流的專家為韓寒深表憂慮,新式網絡社交生涯裡如魚得水的麻花大姐則教導韓寒用OICQ不用聊天室,進入「高等學府」的小弟則覺得大學可以熏陶人,「韓寒你不進大學能被熏陶得到嗎?」人人都拙劣地模仿著官方的話語體系,自信滿滿地期待著韓寒的注定失敗。

今天,韓寒的巨大的不可思議的成功,足以讓所有質疑他的人閉嘴。作為異議者的韓寒,靠著對常識的堅持,對公民身份的執著,發出了比億萬辛勤工作的五毛黨們影響力總和更大的聲音。

另一位更為大膽張揚的異議者劉曉波,在八十年代以「文壇黑馬」名聲鵲起。那是一個歡迎異議者的時代,他的後來被官方作為罪證的言論當時可以在中國大陸報刊上公開發表,並為他帶來了巨大的聲譽甚至眾多年輕美貌的女性粉絲們。

1989年的槍聲改變了這一切。城頭變幻大王旗,他從此在監獄裡的日子多於自由,而且多數情況下處於嚴密的監視之下。他可以選擇投誠,或者政治避難來美國,但他選擇了以至深的愛和謙卑,一直留守在這篇土地上。2008年他參與起草並發起的《零八憲章》──一份看起來軟綿綿的公車上書性質的文書──引起了當局極大的震動,進而不顧全世界的反對將他重判11年。但這個世界和當局觀點有所不同。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授予劉曉波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這個舉世公認最崇高的獎項,以表彰他的勇氣和自我救贖。

不喜歡異議者的人會操著《動物世界》解說詞的腔調循循善誘地說,其實如果你把心態調整好了,一切都挺美好的。但一個容忍異議者的存在的社會,「多數的暴虐」就得以稍稍收斂。反之,正如約翰米爾在作於1859年的《論自由》的引論裡寫到的那樣:

多數的暴虐之可怕,人們起初只看到,現在一般俗見仍認為,主要在於它會通過公共權威的措施而起作用。 但是深思的人們則已看出,當社會本身是暴君時,就是說,當社會作為集體而凌駕於構成它的各別個人時,它的肆虐手段並不限於通過其政治機構而做出的措施。 社會能夠並且確在執行它自己的詔令。 而假如它所頒的詔令是錯的而不是對的,或者其內容是它所不應干預的事,那麼它就是實行一種社會暴虐;而這種社會暴虐比許多種類的政治壓迫還可怕,因為它雖不常以極端性的刑罰為後盾,卻使人們有更少的逃避辦法,這是由於它透入生活細節更深得多,由於它奴役到靈魂本身。

今天的中國,以韓寒和劉曉波的崛起為標志,異議者自此大可放心前行。理據再簡單不過:那些易躁易怒的老人們終將離開這個他們時時看不慣的世界。他們身後,會是一個美妙的「不必自宮,也能成功」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