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龍政經閱讀 (20111001):商學院的意義

廷龍政經閱讀: The Week of Oct 1, 2011

Financial Times無愧英文媒體的翹楚,其評論的話題遠勝膚淺的兩岸媒體。本期推薦這篇FT探討商學院意義的文章。

Morgen Witzel:商學院的意義何在?(FTChinese

GSIA延攬了管理學領域一些最傑出的人才。它將影響美國的每一所大型商學院,最終也將影響世界各大商學院。  然而,GSIA的做法也存在一些影響至今的問題。首先,多學科的理念不過是口頭說說而已。即使是在GSIA,重點學科領域也只有數學、經濟學和行為心理學。社會學和政治學處於次要地位。其它學科則被徹底無視。

Paul Carr:微博的興起,希望的沒落(東西

其他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大約十年前,那些以前記錄日誌的新一代開始建立博客。當然,那些博客可能只是矯情做作,或者固執己見,或者措詞笨拙,或者情緒化,或者只是無聊至極--這不也是寫日誌的樂趣嗎? --但至少需要作者花時間整理一下生活中的事情以及隨之產生的感情--在他們把手指放在鍵盤上之前。在很多情況下,這將產生對事件和回憶的詳細描述,日後重新查看時,能夠明白地說:“嗯,當時就是這樣的。”

袁劍﹕朱鎔基為什麼會失敗  (zoho

當今中國雖然在表面上呈現出了極其複雜的形態,具有難以概括的特點,但只要仔細追尋當代中國尤其是改革以來的歷史,我們就能夠很容易體認,無論是中國的分配模式還是與此高度相關的階層模式和經濟增長模式,其實都內生於中國具有強大箝制力量的改革模式。這個以官僚階級利益最大化為核心的改革模式得以成立的基本條件就是,政治權力本身的高度壟斷,以及政治權力對經濟、文化等社會總體性資源的無監督的強有力控制。這一點,歷經25年改革未曾稍變。換句話說,在對中國官僚體系——這個世界上歷史最悠久,具有“無與倫比生命力”的政治體系,的監督和約束方面,我們還停留在25年之前,甚至更為遙遠的過去。

暫停:英雄莫問去處  (豆瓣

為賀家做幕後高參的人士,一方面高調宣稱:“中國人在全世界的地位將會越來越高,通過此案,我們終於能夠在美國法庭上對強權說’no’了。”繼而出版了一本《贏在美國》,在情緒上可算是《中國可以說不》的續集;一方面對媒體描述,“感受到賀紹強夫婦的樸實、勤勞和對孩子、對家庭的愛,以及對事實的尊重和對正義的堅信”。

SHARON LaFRANIERE:等待動車事故報告的倖存者們疑怒交加New York Times

六名受害者和罹难者亲属表示,最令人担忧的是那些铁道部官员们的专横态度。陈立华说,赔偿组的负责人吴彦堂(音)对他的妻子出言不逊,还威胁说如果他继续索要赔偿就会阻止他转回到家乡的医院。”他的态度让我想到了黑手党”,他说,”令人寒心”。

鄧陵:誰的國父 誰的建築 誰的共和國明報世紀

據 台 灣 史 家 李 敖 的 考 證 , 是 由 於 近 代 政 治 家 周 善 培 向 毛 說 了 一 番 話 : 如 果 你 繼 續 用 「 中 華 民 國 」 , 你 永 遠 做 不 了 「 太 祖 高 皇 帝 」 , 開 國 之 君 永 遠 是 孫 中 山 , 他 永 遠 排 在 你 前 面 。 天 安 門 城 樓 上 掛 孫 的 畫 像 , 不 管 你 服 不 服 氣 , 反 正 毛 澤 東 不 服 氣 。  1965 年 毛 澤 東 接 受 法 國 記 者 的 採 訪 時 , 曾 當 面 表 示 後 悔 將 「 中 華 民 國 」 國 號 改 為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 。 因 為 假 如 不 改 , 可 以 承 接 很 多 東 西 , 省 去 很 多 麻 煩 , 比 如 順 理 成 章 進 入 聯 合 國 。  就 連 「 台 獨 教 父 」 李 登 輝 都 說 : 「 毛 澤 東 最 大 的 遺 憾 是 改 了 國 號 , 如 果 他 們 還 叫 中 華 民 國 的 話 , 我 們 就 麻 煩 了 。 」  誰 領 導 民 族 , 誰 有 「 國 父 」 美 譽 , 誰 誰 誰 在 歷 史 話 語 中 , 都 已 成 了 圖 騰 ; 以 物 質 形 式 存 在 於 當 下 的 空 間 , 民 眾 可 親 可 近 的 、 限 時 瞻 仰 的 建 築 物 , 都 有 它 們 的 政 治 含 意 , 影 響 力 或 者 更 大 ?

鄭道:邵氏“棄兒”處理結論毫無誠意 (財新

為什麼說這是最毫無誠意的調查結論? 因為我們看到了事件的開始,也就猜中了結局。看到邵陽官方對邵氏“棄兒”的調查處理結論,我只想對邵陽官方說:始於冷血,終於無恥。 

余振雄傳道:叩問一個令思想短路的問題(香港獨立媒體

然而深耕並非代表沉默,因為你們都有著「是就說是,非就說非」的正氣,這也是耶穌昔日教導門徒面對強權時應有的態度。現今曾志浩先生和一眾被冠以「關心社運的人士」,被拒於教會門外,這固然是一種主流謊言下所產生的矛盾,足可令大家向之作出抗議和聲討,也突顯出誰才是首先製造社會不和諧的始作俑者。然而,我更關心的是,曾志浩及他的信徒朋友們,他們都是被這個荒謬的社會推往困惑不安中的人。而社運青年朋友,特別是有理想、有論述、有行動的八十後社運青年,你們多少成了他們在面對困惑中嘗試突破拜金自私的自己的重要資源。在社運群體極之弱勢的今天,面對有教會無理的拒人千里取消崇拜行動,你們是如何理解這無理?

莊雅婷:苦逼吸引力法則(ifeng

除了本身拒絕美好之外,苦逼性格最核心的本質是不相信美好。他們的口頭語是“真的嗎?”、“你沒騙我吧”之類的話。可搞笑的是,被騙的往往是這些人。只要你回答“這是真的”,他們就一定會上當。雖然之後他會到處哭訴“都因為是某某說是真的所以我才相信的”。但如果你自己都沒有判斷力,何必把決定權交到別人手裡?

Advertisements

廷龍政經閱讀 (20110925):真相

廷龍政經閱讀: The Week of Sept 25, 2011

本週推薦的文字,或多或少都和真相二字有點關聯。何以中華正統衣冠在滿清成了異國奇物?何以林彪的叛亂宣言成了瓦解毛臘肉暴政的醒世恆言?何以包青天的神話只是癡人說夢?何以一個社會人人心口不一?

葛兆光:大明衣冠今何在(史學月刊

康熙三十九年(1700),一個叫姜銑(1645-?)的朝鮮使者在清國寫了兩首詩,先是說“使者遙尋秦地界,夷人驚怪漢衣冠”,接著說“楚士幾輕秦吏卒,蠻儿渾怪漢衣冠”。 這很有趣,在漢人眼中本是蠻夷的朝鮮人到了中國,卻奇怪這裡尋找不到真正的中華,本來是中華的漢人,卻在朝鮮人的眼中成了“夷人”、“蠻儿”,他們倒對原本是大明的衣冠感到陌生和詫異。

饒毅:中藥的科學研究豐碑(科學網

中國和世界肯定張亭棟和屠呦呦等,不僅是對他們遲到的感謝,也有利於中國和世界認識中藥是尚未充分開發的寶庫。人們必須研讀中文文獻,可能還需透過幾層迷惑,才能發現哪一個藥是針對哪一個疾病,正如屠呦呦和張亭棟在1970年代所做。

林輝﹕當然有權「憤慨」——敬覆吳康民先生  (明報

這個由政府任命的廣播處長有決定港台如何監察政府的生殺權,當中關係既微妙又尷尬。如果政府對這關係有足夠的敏感和重視,根本不應該任命一個如此授人以柄的人選——任用一個絲毫沒有媒體經驗的人,掌管其中一個香港最重要和最敏感的媒體,對任何一個關心香港電台的人來說,「憤慨」完全合理。

章海陵:林彪事件摧毀文革神權政治  (亞洲週刊)

但中國卻等來了林彪的不同凡響之舉,那就是打破文革神權政治,為中國日後的終結文革、改革開放,作出最寶貴的奠基,無人可替代。而當時,林彪的不同凡響之舉就是不檢討、不自貶、不下跪,作好坐牢與就義的準備。他曾兩次當著毛澤東的面拂袖而去。當林彪最終邁向駕機出走那一步後,周恩來用明碼無線電廣播向他呼喊:林副主席回來吧,無論到哪個機場降落,我都來接你。

李宗陶:大青衣林青霞——自然不逾度的美南方人物週刊

她的眉眼是戰爭,她的笑靨是戰後的和平,她的絲絲秀發是詩行。  她的清妍昳麗,無論哪個年代都會險象環生:那份容貌,那份青春,足夠折戧她。然而沒有。  因為她是青衣,正旦。

蒯樂昊:林徽因——美與智慧的絕唱南方人物週刊

這場婚姻確實向人們昭示了婚姻有可能多麼寬鬆,同時多麼牢固。終其一生,金岳霖都是林徽因和梁思成最好的朋友,他們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都住在一起,隔院毗居,同飲同食,同悲同喜。梁思成遇到學術上的任何問題,常常請教金岳霖,跟林徽因吵架,也搬出金岳霖來評理調停,在林徽因和梁思成雙雙故去以後,金岳霖還跟梁思成的兒子住在一起,梁從誡像對待自己父親一樣,陪伴這個為了林徽因終生未娶、亦無後人的大哲學家走完生命最後一程。

劉荻:人人都口是心非……(RFA

同一個行為,既可以理解為支持政府,也可以理解為為了傳播敏感信息不得不作出犧牲。

張輝誠:小老百姓的包青天夢 (聯合文學

或許小說家們還別有所圖,欲寄憂憤、思寓嘲諷、慮砭國事,但對小老百姓而言只是得到了正義的滿足感,哪怕這些正義只是虛張的正義,都能使其得到寬解、慰療。知悉於此,才能真正明瞭包公案怎會可能還會在法制的現代社會繼續風行下去,因為讀者雖然渴望實質、合法的正義,但理想的正義卻是多多無妨。

楊繼繩:鮮血使人猛醒(愛思想

朱厚澤先生曾經對我說過:“一個失去記憶的民族,是一個愚蠢的民族,一個忘了歷史的組織,只能是一個愚昧的組織,一個有意磨滅歷史記憶的政權,是一個非常可疑的政權,一個有計劃地自上而下地迫使人們忘卻記憶的國家,不能不說是一個令人心存恐懼的國家。” 這本喚醒人們記憶的書,可以作為試金石,它在中國的的命運將告訴人們:我們的國家和民族現在到底處於一個什麼樣的狀況。

NPR: 消失的巢湖市(東西

在公園裡,出人意料的是,對於這些政府官員的離開竟有許多人表示非常開心。  “走得好。”郭老先生說道,旁邊的人也紛紛點頭稱是。 “他們太腐敗了。那些當官的把我們的錢全都搜刮走了。”

奧爾嘉.朵卡萩:謊言,即熊的症候群 (聯合文學)

主觀的真相總是和衡量有關,它是一個有意識的意志活動──我認定,某件事是真的──並且,我接受這個衡量造成的結果。這是一種根據某種範本裁切經驗的自願行為。這是必需的──如果我們要道德地住在一個共同的世界,並且獲取知識。於是,我們必須這樣活著:彷彿我們認定的真相是無條件的真相,而我們要耐心整理它所造成的一切後果,不能抱怨或抗議。我們了解到事情是相對的,同時嚴肅地尊重那我們不管怎樣都認為是必需的真相。

9/25

因為去外州旅行,我的政經閱讀只好再停一期,9月25日補回來。

看來一週一期的想法確實不切實際。像New Yorker那樣,每年出47期也不錯。但是New Yorker的delivery也太慢了,我上週五才收到9/12的雜誌,呵呵。

廷龍政經閱讀 (20110911):中國知識分子

廷龍政經閱讀: The Week of Sept 11, 2011

9.11十年,令人唏噓,可惜無論中外媒體,一概陳詞濫調,無一篇可讀的文章。所以,是週不妨讀一讀百無一用,並且於在中共建政之後成為 “幾千年來中國知識人中的敗類”的中國知識分子了。錢穆先生收錄於《國史新論》一書的《中國知識分子》,不容錯過。

錢穆:中國知識分子 (國史新論)

然而我們卻無所用其憤慨,也無所用其悲觀。中國將仍還是一中國,中國的知識分子,將仍還成其為中國的知識分子。有了新的中國知識分子,不怕會沒有新中國。最要關鍵所在,仍在知識分子內在自身一種精神上之覺醒,一種傳統人文中心宗教性的熱忱之復活,此則端在知識分子之自身努力。一切外在壞境,全可迎刃而解。若我們肯回溯兩千年來中國傳統知識分子之深厚蘊積,與其應變多方,若我們肯承認中國傳統文化有其自身之獨特價值,則這一番精神之復活,似乎已到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時候了。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新中國的知識分子呀!起舞吧!起舞!

劉自立:獲麟絕筆,吾道不窮——讀錢穆論中國知識分子  (共識網

二十世紀極權主義思潮興盛以來,中國所謂知識分子趨炎附勢,狼狽與共,成為幾千年來中國知識人中的敗類—-錢穆先生正是以此視角回顧了中國文化和中國傳統的演變和墮落。

余杰:獨裁者為什麼喜歡當詩人? —— 赫塔米勒筆下的齊奧塞斯庫 (觀察

齊奧塞斯庫真的死了嗎?在《他和她:貧窮驅使人們來到齊奧塞斯庫的墓地》一文中,米勒寫道:“他和她已經作古,沒法變得更壞。他和她已經不存在了。但他和她陰魂不散,因為他們摧毀和肢解的一切還在。國家的情況就像一個笑話中說講的那樣:獨裁被推翻之後那種短暫的能喘氣的感覺已經過去了。那種輕鬆的感覺已經沒了。留下的是一幅千瘡百孔的社會畫面和人們的恐懼。”長久受虐的處境,必然產生一個龐大的受虐狂群體。就像俄國一直有人懷念斯大林,中國一直有人懷念毛澤東一樣,齊奧塞斯庫的墓地前也有前來獻花的人。米勒的眼光是凌厲的:雖然獨裁者的肉體死去了,但獨裁者的後遺症依然如同病毒一樣在空氣之中四處瀰漫。

張定浩:壞詩的秘密 (南方都市報)

傅浩的詩,基本是郭沫若式的新臺閣體和民間梨花體的混合,再裹上一層所謂英詩敘事體的奶油,比如他寫於2011年初的《仿葉芝三章》,“現在我國正強大起來/絕不是為了稱霸/而是讓國民更好生活/不再受欺侮威嚇。”這樣的詩,不僅是對每個有正常判斷力的中國讀者的侮辱,更是對葉芝的侮辱。 作者在書末感嘆,“我的詩作在內地較難發表,原因之一可能就是一般編輯不能或不敢欣賞我的作品,”我在此要正式向拒絕傅浩詩作的編輯致敬,而這樣的拒絕也印證了我長久以來的一個想法,即無論漢語新詩在今天的狀況有多麼不理想,放在中國當下整體的文藝範疇內,新詩,都依舊是最得現代性精髓、最一騎絕塵的領域。

孫賢和:從林徽因到林冰(FTChinese

林櫻接受了全盤西化的教育,但她對中華文化又有多少認同?林冰保留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美德,但她在中國現有的環境下又如何生存?走入西方主流社會一定要成為外黃內白的香蕉嗎?成為世界強國一定要放棄自己的傳統文化嗎?失去了自我又如何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半生海外但不曾放棄中華傳統的我,再次感到那中華文化的強烈震撼。

金 鐘:李克強權力的來龍去脈(開放

以太子派和團派相較而言,公眾直覺上比較傾向於後者,大都看不慣太子黨的驕橫和貪婪,但是李克強訪港的來龍去脈,讓我們看到的是,這樣一個學生時代比王軍濤還激進,沉迷於西方法學的「五○後」,經過官場的打磨,已經變成一名冷酷、保守的新派官僚。李克強的權力上升,即便不以「權力鬥爭」視之,也只是如中央計劃經濟的一個項目那樣,如期指令,如期完成。

楊聯陞:帝制中國的作息時間表 (國史探微

如果借用柯睿格(E.A.Kracke,Jr.)教授一篇深具啟發性的論文的題目,從上述探索所浮現的簡略畫面或許可以稱為“傳統中的變遷”。 帝制時代中國的作息時間表由於若干因素而有某種改變,在早期是宗教的影響,在後來的朝代裡則是商業的興起和中央政治權力的增強。 但是很清楚的有一個耐久的政治、社會及經濟秩序在延續,而且充分地從統治階層和被統治階層兩者的時間表中反映出來。 更廣泛的研究,例如,包括軍人、優伶、漁民等團體,可能揭露更有趣味的細節,但多半不會改變這個概略的畫面。

熊培云:問世間國為何物?  (南方都市報)

那些真正推動人類進步者,因為將自己歸屬於時間而擁有屬於自己的一生。人首先應該愛的是時間,其次才可能是空間。時間之愛是面向個體的,是絕對的,那是我們惟一的存在;而空間之愛則是相對的,是面向公眾的,是通過物質或精神的契約才得以實現的。一個人,如果生於豬圈,便說自己“熱愛豬圈”,這種“愛豬圈主義”顯然不是一種高尚的情感。必要的時候,我們甚至可以斷定這是一種“以空間之名限製或屠殺時間”、滅絕人類未來與希望的庸俗情感。是故,我願意以更廣闊的視角將我所熱愛之國視為時間之國,一種立於時間維度上的精神與思想之國,而非空間意義上的逆來順受或與生俱來的“嫁雞隨雞”式的地理之愛。

許知遠﹕富春江與塞納河(FTChinese

九十年前,他的確被很多人這樣辱罵過。那個中國,仍舊在爭辯寡婦是否要守節,要不要接受包辦的婚姻,但鬱達夫卻那麽赤裸裸地表達出自己的欲望,他渴望豐滿的肉體、性的歡樂,他在乎個人感受與欲望,遠甚於民族與時代的困境。他觸動了年輕人的心,或許是錯誤的觸動了,還因為他把個人的壓抑與時代的壓抑,聯繫到了一起,他在偷看日本女人洗澡時,卻憤恨地喊出了“祖國呀,你怎麽不早日強大起來”。但他所有的欲望,卻又同時被他包裹在矜持、簡約的文字風格裡,他永遠的天真則讓所有欲望都顯得並不惱人。

 鄭也夫:未完成非毛——歷史的遺憾 (開放

太遺憾了。那個快感,中國人民永遠也找不到了。那麼現在還要做這個事嗎?仍然需要。並且能做就要快做,再遲的話年輕人更麻麻木了,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現在不是有對立面嗎?太好了,沒有爭論怎麼吸引社會,吸引年輕人關注呢。現在非毛的意義是什麼?毛澤東的罪過在於,他突破了人類文明的若干大限,非毛是為了捍衛人類文明的大限,如果我們不捍衛,我們這個民族不定什麼時候還會突破人類文明的大限。

梁文道:哲人其萎 (蘋果日報)

「哲學家式的死亡」便比從前多了一層形上意義,是一個人應該致力以求的目標。只有「好死」,只有死亡面前的坦然,才能證明你果然活過了有意思的一生。偏偏這個年代又是一個最忌諱死的時代,不獨我們中國人,全世界一樣怕死,總是想要活得快樂活得慢,還要發明各種藥物手段來延年益壽。正是坊間太多教人好好生活(同時卻又不談死亡遺忘死亡甚且假裝死亡不存在)的心靈雞湯,克里奇利才想出這麼一個點子,要我們明白只有「死亡才是生命的真正解藥」,甚至可能是其他人生活的解藥。

廷龍政經閱讀 (20110904):港交所之冷凍庫

廷龍政經閱讀: The Week of Sept 4, 2011

港交所,以市值而論位居全球最大的交易所,很多方面可悲可嘆:包括大凌(0211.HK)在內的長期停牌的公司,經歷了無數次股東嚴重抗議依舊毫無迴音,而一次低級的黑客攻擊就足以令得數隻重磅藍籌股停牌。引入不會說粵語的李小加,是否變革港交所之道呢?我不同意,單單閱讀其形同黨國文件的改革大計就知道了。謝謝LEX專欄炮轟港交所。

艾未未:The City: Beijing (Newsweek)

This city is not about other people or buildings or streets but about your mental structure. If we remember what Kafka writes about his Castle, we get a sense of it. Cities really are mental conditions. Beijing is a nightmare. A constant nightmare.

陳冠中:90分鐘香港社會文化史 (豆瓣

近年,特區政府也像20年代的殖民地政府,主動宣揚中國文化。但到底它是在叫新一代人多學習大陸風土歷史地理常識,還是想讓香港人接受大陸的黨國文化,又或是希望港人重拾本來也不缺的傳統文化呢?傳統文化到底是指魯迅等五四一代人所批評的中國老調子,還是具當代甚至普世意義的中華價值,又或是精微的雅文化、養生術、生活藝術,抑或是強調中國特殊論的文明沙文主義?

吳志森﹕自由,建基於永恆的警覺 (明報

23條還未立法,剝奪自由的大刀已經肆意揮舞,所到之處,血迹斑斑。更叫人不寒而慄的是,保安官員的那種嗜血強硬,疑似特首候選人的無知無能,把港人最珍惜的核心價值鄙視為一堆垃圾,要給領導人看到香港「最美好的一面」,就要犧牲港人最基本的人權自由。管治香港的權力不出一年就要交給他們,如此白癡言論,怎不令人寢食難安?

林行止﹕「曾氏綜合政」蔓延與安檢事故  (信報財經新聞

本該坐在校監椅子上的行政長官,就在李副總理身旁;看過曾氏一個箭步飛身逢迎陳佐洱、記得他以行政長官身份上京與京官「會談」時手執紙筆低首「聽訓」疾書的影像,港人對他在大陸幹部尤其是權力來源官員面前的過份謙卑、自動矮化(不僅他個人,而且是他領導下的香港)等等,早已心中有數。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治港成績不理想,可是在拿捏「一國兩制」的分寸上,遠比曾蔭權高明;昔日他以地方官身份與中央接觸,從無露出奴顏婢膝,中聯辦近在咫尺,他也一直有保持適度距離的知覺,避免這裏還有「太上皇」的疑惑。在曾蔭權治下,香港經濟好轉,公職人員的工作效率亦未倒退,曾氏本人既有回應輿情的良好習慣,亦有唱rap娛人自「愚」的勇氣,本當比木訥深沉好自用的董氏更能贏得市民好感,可是結果適得其反,市民對他少有好感;問題不是他沒管治之術,而是他沒首長風範,把「忠則盡命」表面化,還把握一切機會向其接觸到的京官傾情表達,哪裏見到「共」幫人、「中」字號便如中蠱,額頭發燒、骨頭發軟,矮了一截,那使港人打從心裏感到難過難堪,對他少了敬重;而長於政治老於世故的「老共」看在心裏,也未必瞧得起曾蔭權和他領導的特區。特區政府和香港人的尊嚴,可說是毀於曾氏的誠惶誠恐與「謙卑」。

LEX:港交所的冷凍庫 (FTChinese

港交所在自身規章制度方面的鬆散做法,與其擔負的法定責任——維持有序、透明、公平的市場——相左。

Martin Sandbu:還是西方模式好  (FTChinese)

以一個社會組織模式所產生的財富來衡量它的成就,是一種忽視人類社會發展目的的衡量標準。如果人民不享有安全和自由,西方模式創造共同富裕的出色能力就毫無價值。在安全和自由方面,自由民主國家的表現仍然是全球翹楚,而金磚四國的失敗尤其令人驚訝。即使動用暴力鎮壓,也沒能平息中國各地不斷湧現的抗議活動。印度的許多地方都掌握在毛派武裝叛亂者手中;克什米爾長期處在血腥的安全封鎖之下。巴西的謀殺率是英國的20倍,美國的5倍。

馬勇:誰是君主立憲的受害者——辛亥啟示錄之四  (財新)

君主立憲就是要限制君主的權利,也是為了皇室萬世一系皇位永固,但絕不是皇族整個族群集體當政,這是任何一個君主立憲體制都不能接受的。 至此,皇族成員突然發現君主立憲簡直就是一個政治陷阱,以為那些心懷鬼胎的漢族人就是想通過和平手段奪取大清江山,他們這些大清國的高乾子弟反而成為君主立憲的最大受害者,他們能不反抗、能不抗爭、能任由這樣和平交權嗎?

葉蔭聰﹕英國騷亂與社會運動 (明報

我當然不會像中國大陸的官方媒體,把英國騷亂讀成西方民主的失敗,若論為「失敗」,中國無日無之的群體事件,該讀成「專制的失敗」了。不過,騷亂是一種誰也難以認同卻又無法忽視的干擾力量,不是橡膠子彈及水炮可以解決的。它驚醒了沉醉在後工業大都會夢想裏的人,城市中的權貴以外,那些受失業、削福利、經濟不景氣及警察暴力之苦的年輕人及小市民,不會輕易離去。他們的挫敗感與聲音,甚至無法在社會運動及公民組織中得到伸張訴求。他們不像18世紀前的民眾,早已沒有多少民間宗教與傳統可依,只能在高度世俗化的消費社會中,顛倒消費狂歡的方式,演出被禁絕、唾棄、鄙視的騷亂儀式,繼續錯殺良民。

張漢文&周榮子:齊奧塞斯庫之死(炎黃春秋

在布加勒斯特,許多申請出國的人正在排隊領取護照。其中一人回頭看到他身後的人不是別人,而是齊奧塞斯庫。齊奧塞斯庫看到他吃驚的樣子便說:“既然大家都要出國,那麼我也走。”此人立即對齊奧塞斯庫說:“如果你走的話,我們還有什麼必要出國呢!”

NPR: The Unsavory Story Of Industrially-Grown Tomatoes (NPR Science Friday

What part of your salad looks the most colorful and delicious but really has the least flavor? I’m betting it’s your tomato. But you already knew that because tomatoes, unless you buy them locally, are always a disappointment.

John Thornhill: 俄羅斯未來難測 (FTChinese)

作為蘇聯政治專業的研究生,我記得1986年在倫敦參加過一次會議,與會的有許多頂尖的蘇聯政體學家。一位與會者提問,蘇聯是否會在我們有生之年解體。我還記得大家當時爆發出了不可置信的哄堂大笑:共產黨太有凝聚力了;克格勃的掌控太牢固了;蘇聯人民太唯命是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