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起睡眠的燈燭 (Shine the Lantern of Our Sleep)

六四和釣魚島時時都在這座城市掀起波瀾,但兩年前的菲律賓慘劇中的悲壯的血色,則漸漸被淡忘所包圍。

8-23這串數字,帶給港人的是無盡的悲傷、無奈和侮辱。港人在這一事件中,屬於被羞辱和被傷害的,即使到今天也得不到一個真誠的道歉和稍稍令人信服的真相。香港至今依然蒙羞。

道歉在哪裡?!真相在哪裡?!為什麼那麼多已經嘶啞的吶喊,已經被徹底淹沒?為什麼那麼多卑微而真切的要求,會被港共和中共的官員們以國家民族大義而拒絕?為什麼那些血淚,可以不明不白地被以友誼的名義輕視?為什麼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會成為政客口中的外交棋子?

如果遇難者地下有知,他們會不會為我們汗顏?

8.23,未解決!有血性的港人,理應歲歲年年,像抵制遺忘六四,一直抗爭到底——遊行,發聲,取消任何菲律賓旅行計劃。一路追問下去,直至喪盡天良的政客們悔改為止。

美國桂冠詩人W. S. Merwin有一首講語言的詩,字裡行間透着佛教的悲憫情懷,這個時刻非常應景:

Language
by W. S. Merwin

Certain words now in our knowledge we will not use

again, and we will never forget them. We need them.

Like the back of the picture. Like our morrow, and

the color in our veins. We shine the lantern of our

sleep on them, to make sure, and there they are,

trembling already for the day of witness. They will be

buried with us, and rise with the rest.

Advertisements

夏天裡的最後一朵玫瑰

倫敦奧運會的開幕式和閉幕式,可以用做試金石,考一考大中華地區那些自以為熟悉英美文化的知識人。比如,著名的香港才子陶傑居然認為開幕式裡面“少了莎士比亞”,真是天大的笑話。須知,莎士比亞是整個定位為超現實而怪誕(“surreal and eccentric“)的開幕式的靈感來源,而且這個開幕式安排演員Kenneth Branagh朗誦莎翁戲劇台詞。陶傑犯這樣的錯誤,說明他根本沒有看懂這個開幕式。

倫敦奧運落幕了,看着那熄滅的聖火,我想到的是那首愛爾蘭民歌The Last Rose of Summer(夏天裡的最後一朵玫瑰)。此歌版本眾多,但我最喜歡的是Celtic Women的演繹。

讀了那麼多書,見了那麼多朋友,心頭還在回味那些歡聲笑語,但這個美妙的夏天,真的要結束了。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Tis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Left blooming alone;
All her lovely companions
Are faded and gone;
No flower of her kindred,
No rosebud is nigh,
To reflect back her blushes,
Or give sigh for sigh.
I’ll not leave thee, thou lone one!
To pine on the stem;
Since the lovely are sleeping,
Go, sleep thou with them.
Thus kindly I scatter,
Thy leaves o’er the bed,
Where thy mates of the garden
Lie scentless and dead.
So soon may I follow,
When friendships decay,
And from Love’s shining circle
The gems drop away.
When true hearts lie withered,
And fond ones are flown,
Oh! who would inhabit
This bleak world alone?

1面銅牌勝10面金牌?

今日明報論壇版有一篇梁美儀的文章《1面銅牌勝10面金牌》,讀畢我不由得啞然失笑。李慧詩在香港如此畸形甚至變態的體育環境下,奪得奧運銅牌,值得大書特書。但是梁美儀卻藉此含沙射影譏諷中國大陸獲得的金牌成績。這種語氣,讓人想起“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

我不喜歡中共政權,但此次比賽中國體育選手的不俗成績,是任何人都無法否認的。你可以把他稱為舉國體制,你可以憤怒抨擊背後的種種負面因素,但是不等於你可以謀殺那成績的光彩奪目。

你當然可以說,不要那麼冷血,那麼數字化,1面銅牌未必不及10面金牌。但是,至少不要告訴我1面銅牌勝過10面金牌。這一點,不需要任何統計分析,不需要任何辯論。崇尚競爭精神的香港如果真的視梁美儀的觀點為主流,那麼這個城市未來最大的危機根本不是淪為一個大陸城市,而是淪為loser城市。

至於另外一篇在Facebook上廣泛流傳的文章”原來這就是中國運動員的前途?“,其邏輯的荒謬與恐怖,簡直令人渾身發冷。幸好有一篇文章做了詳盡的批駁。

在舉世矚目的奧林匹克賽場上,那些打破人類體能極限的人,是美麗的人。他們在某種體制下攀上世界頂峰,並不代表他們等同這種體制。你可以嘲諷他們,懷疑他們,貶低他們,但你無法忽略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