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話可說?

“Too bad all the people who know how to run the country are busy driving taxicabs and cutting hair.” — George Burns

誰也無法預計社會思潮的轉變的速度。2008年之前,中國人做夢都想不到中國會迅速躋身大國之列,但民眾普遍反貪官不反皇帝,對土共的信任度相當之高。以2008年為分水嶺,中國一夜之間成為全球公認的真正的大國,但民眾卻不再滿足於否定中共政權的個別官僚,更加習慣於徹底否定這個政權。2008年前激進知識分子的觀點,在2008年之後成為尋常不過的社會情緒。

在這種令人措手不及的轉變裡,你還能說什麼?

啟蒙民智?實情是民眾從來既不愚昧,亦無智慧,既不包藏禍水,亦非天然善良。他們只是對眼前的處境做出即時的本能的反映。而且他們所說的和他們所選擇的,永遠二致。

普及常識?說實話,那些常識——如同馬克思主義ABC一樣——真的無趣而且令人生厭。而且,把一些觀點包裝成為不可挑戰的常識,姿態也非常令人懷疑。把中國政治說成漆黑一片,則和五毛沒有區別。期待一個學歷造假毫無信用的明君帶來改變,和他提倡的新詞一樣,註定是一場夢。

發動群眾?群眾是多麼可疑的一個詞。每次在中國目睹機場人員被旅客圍攻,我都告訴自己我真的不願意生活在這樣的變態和扭曲的社會裡。把群眾描述成善良單純的受害者,如同把土共說成徹底的邪惡政權一樣。說服自己接受那樣的論述很難,寫出這樣的句子愈發不可能。

在這個看起來如此有趣的時代,我們是否已經無話可說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