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的意義

撇開對陳光誠的個人評價不談,陳光誠的意義在於他像一面明鏡(有意思的是,中共正在發動毛式的照鏡子洗洗澡運動)。

藉中國多年沉睡後的經濟起飛,今日中國已成為無人可以忽略的大國,而諸位大腹便便的中共領導人已經可以和文明國家元首平起平坐,甚至可以奢談打救他國經濟。一個例子是,即使對中國經濟最悲觀的聲音,也認為當前的現金困局是黨自己發動的且完全可控的拆彈之舉。換言之,中共文成武德.仁義英明,中興聖教,澤被蒼生,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但陳光誠多年被非法囚禁的遭遇,甚至其在國內的父母時至今日仍遭受凌辱的經歷,鐵證如山,證明中共——無論如何掩飾——和一個流氓惡棍組織無異。

每一個有品位和見識的人,都應該讀一讀余英時:「像中共這樣一個橫暴、下流、腐敗、殘忍的統治集團,是絕不可能獲得穩定的。」

陳光誠的另一個意義在於他敢於批評美國政府。我對任何歌頌美國政府的人都持懷疑態度。美國大體是一個體面的國家,但是我無法理解對一個政府唱讚歌的人。陳光誠不完美,我對陳光誠的評價也並非完全正面,但他在這一點上甚得我心。

Advertisements

表 達

1997年9月的一天,我是一個高一新生,還處在那個每天寫一首詩的時代。這天中午,我和一位同道中人聊得很開心,然後寫下來一首詩,題為《表達》。中間的一節是:

在這個世界上
詩已經蒼白無力
我蒼白的詩情
落到紙上
依然無力

哎,真的有“自古逢秋悲寂寥”的味道。接近16年後,再寫一首同題詩——原諒我,真的是10多年沒有寫過了。

表 達

2013年6月22日

未來一天
表達終將失傳
任何交流的企圖
都敵不過大規模定製的無法交流


因為分行符
已淪為笑料
小說已死
話劇在迴光返照
無人寫信
至於Blog
除了上訪鳴冤的人們
還有誰在寫呢

十六年前,我是那麼虔誠地書寫
以為自己會成為詩人
今日我徒留詩意
卻喪失了寫詩的能力
也許當年的狂熱
只是一場夢呢
醒後再也無法抓住

但那一本本的詩集
每次搬家的時候
都頑固地叫喊
你曾是詩人
一個自稱冰河的詩人
一個常被誤喚為冰川的詩人

表達的無情之處在於
你選擇了表達
就選擇了被表達追蹤
而那些已經殘舊的詩集
不過是另一個
等待被抓捕的Edward Snow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