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不經心且驚天動地

1. 喜歡Veep, 因為這部HBO巨製初看起來有點漫不經心——並非特別好笑但絕對有趣(即所謂”It’s entertaining but not entertainment”),有點帶著譏諷和機智的沉重。

例如,當副總統Selina Meyer詢問自己的左右手如何看待社交達人Dan Egan的時候,大內總管(Chief of Staff) Amy Brookheimer即毫不猶疑地答道:

Oh, Dan is a shit.

具體一點呢?(You want to expand on that?)

He’s a massive and total shit. When you first meet him you think surely to God this man can’t be as big a shit as he seems, but he is. It’s like if there were a book with covers made of shit you’d think “That’s intriguing, I wonder what’s in this book that they saw fit to give it covers made of pure shit.” And then you open it and, shit.

語言衛道士不會喜歡Veep, 但這正是Veep令人著迷的地方。

2. 無論東西中外,大學校長和主任們都非常熱衷于”戰略計劃”(Strategic Plan)。但真正的insiders是絕對不屑于談論Strategic Plan的。長期給年輕的教授們的職業發展出謀劃策的Karen Kelsky在最近的一篇專欄寫到,不明就里的新人,倘若和其他人談論strategic plan,會讓自己顯得膚淺愚蠢,不僅可能會淪為笑柄,更可能會耽誤自己的事業:

Insiders—i.e., tenure-line faculty—all know that the campus strategic plan is nothing but a repellent and disgusting exercise in corporate-speak BS foisted on the faculty and students by idiotic administrators marching in lockstep toward neoliberal oblivion under their new corporate overlords on the Board of Trustees.

3. 我的學生們問我美國的吸引力何在。我的回答讓他們大吃一驚——美國的傳媒和書籍實在太吸引人了!

那麼中國的出版業的問題何在?審查制度?不是。政治觀點?也不是。

答案是:水平太低了——文字粗陋不堪,圖表也難看至極。

以財新為例,據說這是中國水平最高的雜誌之一了。它的網站最近登出了一組“圖片故事”,題為“寒門大學夢”。讓我們略過同樣垃圾的圖片,讀一讀它的文字:

19岁的郗朋祥是一名来自陕西省蓝田县前卫镇的贫困高考生。2012年高考,他以理科612分被西北工业大学录取。短暂的喜悦之后,近万元的入学费用却成了他和家人的困扰。

17岁的程雨佳是一名来自江西省乐平市洎阳街道典当巷的贫困高考生。2011年高考,他以文科555分的高分被上海理工大学录取,短暂的喜悦之后,6500元的入学费用却成了他和家人的困扰。

17岁的汪燕华是一名来自江西省乐平市接渡镇蟠村的贫困高考生。2011年高考,他以理科594的高分获得乐平市第三中学的理科状元,并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短暂的喜悦之后,巨额的入学费用却成了他和家人的困扰。

18岁的张柳芳是一名来自江西省乐平市后港镇的贫困高考生。2011年高考,她以文科550分的高分被江西财经大学录取,短暂的喜悦之后,6200元的入学费用却成了她和家人的困扰。

此等網站,居然被廣泛稱誦為中國最高一級的行業水平,足見中國出版業的垃圾程度。

至於中國報紙雜誌上慣見的Excel直接導出的醜陋不堪的圖表,更加令人倒胃口。

4. 漫不經心且驚天動地——這個詞語組合,我好像很小的時候在官方的出版讀物裡見過類似的表達。當時沒什麼印象,後來不以為然。歲月的流逝,帶給我的直接的一點收獲就是慢慢理解了它的意思,領會到那些漫不經心的背後的驚天動地的血和淚和喜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