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整個宇宙都癲狂起來

認識的人談起反腐,多數高興。但也有愁眉不展的,因為這場運動已經導致很多行業出現了大規模的蕭條。

讓我驚訝的,從國內的知識分子(不分左右), 到國外的傳統媒體,甚至異議人士,無不對習近平的反腐運動給予完全正面的評價。連達賴喇嘛在今年二月Time Magazine的專訪都給習近平大唱贊歌:

He is courageously tackling corruption, quite effectively. Fearlessly.

看起來,這場轟轟烈烈的運動如同一場萬人期待的演唱會,說整個宇宙都癲狂起來,毫不為過。

如果中共做對了一件事情,那為甚麼不能褒獎呢?我所擔心的是,這場運動的方式和薄熙來的打黑如此相像,居然沒有引起任何有分量的反彈。

不要誤會,我相信目前被打的老虎們,確實該打——對這個腐敗透頂的政黨來說,沒有比打虎更容易的事情了。但觀乎打虎的過程的不透明和黑箱操作,以及那些避重就輕的審判,也令人大叫恐怖。不信,請仔細閱讀薄熙來庭審記錄,你真的相信那些指控的罪名麼?那些葬身打黑運動的冤魂們,真的伸張正義了麼?那些被愚不可及的紅歌紅色語錄蒙蔽的頭腦們,真的有一絲警醒麼?

如果反腐的方式如此腐敗,那麼習氏的反腐運動真的值得如此歌頌麼?

但是那些歌唱的聲音絲毫不會停下來,他們會板起強國人的臉來怒罵:“知識人真TM的太迂腐了!”

千真萬確,對一個迂腐的知識人來說,真的很難相信一個聲名狼藉的惡棍會一夜之間轉型為人人稱羨的道德楷模。

Advertisements

站在香港一邊

在華盛頓郊區住了整整一年了,慢慢遺忘了對一個城市的情感。

當你生活在一個城市的時候,你不止是這個城市的一分子,這個城市也是你的一部分。你的呼吸,你的情感,你的文字,都和這個城市撇不開關係。所以,一個城市,因為個中的每一個人,是可以有情緒的。當你哭泣的時候,這個城市也不復快樂。

當下的香港的情緒毫無疑問是悲傷的。這種悲傷,來自對永無翻身之日的恐怖前景的展望,來自說不清道不明的無奈。這種悲傷,已經讓憤怒的控訴顯得可笑且毫無用處。這種悲傷,已經深深地滲入了每一個尚未麻木不仁的人的骨髓。

在人類已經無可阻擋的強國的力量眼裏,香港即使徹底變成一個內地城市了又有什麼影響呢。縱使妳有一萬個不是,但我發現那些來自強國的指責聲如此刺耳。香港有讓人惱恨甚至恨鐵不成鋼的地方,但強國看客們的不屑或者漫不經心的輕蔑,簡直令人蒙羞。香港,我縱然不喜歡現時妳的每一個方面,也無法接受妳的無法扭轉的未來。

香港的今天是悲傷的,香港的明天可能是毫無希望的,但香港在很多方面證明中華文明的命脈是可以延綿不絕的——至少簡化漢字尚未徹底席捲香港,至少“黨”這個詞在香港依然難以大行其道,至少醜陋的紅底黃字的條幅在香港依舊罕見。在強國和香港之間,我站在香港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