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香港一哭

10年前,我第一次到香港,在依山傍海,風景舉世無雙的UST讀書,每天在雲霧中行走,過著神仙一般的生活。彼時,黃霑還在,港幣貴過人仔,男人怕老婆卻不怕政府,董老伯在譏諷和罵聲中只是樂呵呵地不語。

十年裡,誰也想不到這個世界會以如此荒謬的方向前進。

荒謬,這是一種多麼有意思的感受。很多人都知道,巴爾的摩是一個有無數slogans的城市(home of 1,000 slogans)。當前的馬里蘭州長O’Malley當年做巴爾的摩市長的時候,提出一個slogan,今天在巴爾的摩眾多破破爛爛的巴士站座位上還能看到——Baltimore: The Greatest City in America. 據說,“The staggering hyperbole stunned every would-be parodist into utter silence.”

真的,今天的局面,真的令人啞口無言——評論,譏諷,甚至怒吼,在令人難以置信的現實面前,都一剎那間失去了意義。

我愛香港勝過世界上任何一個城市。香港是我的文化故鄉,已成為我的血液的一部分。我沒法做任何事情支持香港,但我尤其不可能站在香港的對立面。

今天,我為香港一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