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不用微信

認識的同齡人當中,我可能是最後一個還在寫沒人看的blog的人。非常之尷尬。更令人尷尬的是,我可能是最後一個不用微信的人了。

連我昔日那些懼怕科技的前輩,都問我為什麼不用微信。

可是,我為什麼要用微信呢?我已經有了Facebook, Gmail, FaceTime, Skype, 加上讓我無處可逃的Google Voice…

時時事事表態,不停向外界發射“我還存在”的信號,並非我的心水。將近十年不用人人,不用新浪博客,不用微博,不用QQ,不用任何國產軟件的我,為甚麼要用微信呢?

你就那麼討厭微信麼?

說到討厭,魯迅在《二十四孝圖》一文中抒發的對妨礙白話者的討厭,簡直令人震驚:

“我總要上下四方尋求,得到一種最黑,最黑,最黑的咒文,先來詛咒一切反對 白話,妨害白話者。即使人死了真有靈魂,因這最惡的心,應該墮入地獄,也將決 不改悔,總要先來詛咒一切反對白話,妨害白話者。”

我的微信的討厭程度,遠遠不到這種程度,最多只是不喜歡罷了。

當我被第十幾次追問為甚麼不用微信的時候,我終於準備好了答案:不用微信,因為我不想變成一個遇到任何事情都問“如何看待”的人。

在中文互聯網上搜索“如何看待”,可以得到一個長長的清單:“如何看待中日關係?” “如何看待立人圖書館被迫關閉?” “如何看待互聯網金融?” “如何看待北京文藝座談會?” “如何看待香港佔中?” “如何看待雙十一?”我之所以對“如何看待”這一句式反感,因為它沒有主語。

這個沒有主語沒有邏輯的句式,是簡體中文世界的獨特的風景。這個句式,正是“朋友圈”的靈魂——每一個人都不屬於自己。每個人寧願轉發同樣的毫無靈魂毫無趣味的東西,或者忍受極度弱智但分貝很大的噪音,或者說一些自己完全不懂的無關緊要的話,也不願意說一句:enough is enough! 此等環境下,一個有任何獨立判斷的人都不願意發出自己的聲音。

我們的生活已經充斥了各種形式的暴政,為甚麼還要親手”打造”並乖乖聽命於一個毫無權威的語言暴君?

毫無疑問,以blog和論壇為主的互聯網充滿質量極低的文字垃圾。但那個互聯網好歹還有長篇大論的垃圾。今日的微信,連垃圾都沒有了,只剩下了噪音。

(蒙讀者email指正,以上不用微信的理由,純屬想象⋯⋯)

我選擇孤零零的blo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