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的邏輯

仔細審視Eurotunnel (英法海底隧道) 這一世紀工程,你會發現無數鬧劇。一眾銀行的趨利避害本來合情合理,但訂立合約之苛刻,幾乎導致這個工程流產。即使後來隧道大幅度超支且延期開通,也多年難以擺脫慢性虧損的惡夢。直至2012年銀行聯合體刀下留情,才換來略顯體面的盈利。但過去將近30年間,Eurotunnel公司多次財務重組,股價多次“跌到阿媽都唔識”。

今天,討論Eurotunnel這個經典案例,遇到的最大的困難不是梳理清晰各種的利益網絡或者錯誤合約決策,而是說服聽眾Eurotunnel不夠成功。

“什麼,才超支65%? 延期?什麼延期?不過區區一年而已。”

“這種工程根本不應該從經濟利益分析!應該有長遠眼光。”

“而且股東也不見得會一直損失,早就止蝕離場了,不止蝕者只能以愚蠢形容。而且還能做空呢!”

無論你的立場多麼堅定,你也不能否認這些觀點有其合理性。那麼,討論這個案例的意義何在呢?

其實,這就是盛世的邏輯。經歷了互聯網泡沫,然後是全球金融風暴,以及阿拉伯之春短暫的喜悅之後的恐怖的圖景,你無法不贊同這種邏輯的真確性。

盛世的邏輯的強大之處在於,它不止改變了很多討論,而是讓很多討論失去了意義。

中國的金融體制改革?這個體制真的有問題嗎?如果這個體制是全世界最優越的——實踐業已驗證——那麼改革的意義是什麼呢?

反思文革?如果文革有問題,則這個國家的執政黨有問題。但這個國家的執政黨有問題嗎?顯然不是——即使算上文革的失去的十年,中國的發展成就仍然舉世無雙——這個執政黨是偉大光榮正確的。所以,沒什麼好反思的——不能以後三十年而否定前三十年。

香港佔中?沒什麼好討論的——大陸不需要真普選,也能創造令香港人嫉妒的成就。推翻獨裁政制的地區,反倒四面受敵,看看今日南非的荒唐處境,看看印度的無所不在且毫無收斂跡象的對女性的侵犯,看看令人膽戰心驚的ISIS的崛起!香港為什麼需要民主呢?因為對大陸的嫉妒而生發的發洩而已!

美國?一個注定將要沒落的國家而已。美國的xyz,不值得討論。

還有什麼是值得討論的呢?是“大大”的菜單,還是“麻麻”的手機型號?身為中國人的豪邁?

不甘於沈默的人們,有一線困惑的人們,你在哪裡?你也被盛世的邏輯誘惑了麽?

我們開始發聲,好嗎?

作為發聲的第一步,讓我們先討論三個問題:

1. 比較習近平—王岐山體制和薄熙來—王立軍體制,究竟有何不同?

2. 今天普天之下對習近平—王岐山體制的毫無保留的讚譽,比起當年重慶上下對薄熙來—王立軍體制的讚譽,究竟有何不同?

3. 今天中國的經濟成就,是習近平—王岐山體制的成就,還是鄧小平直至胡錦濤–溫家寶時代的成就?

讓我們一點點地剖析盛世的邏輯,好麽?

“然而只恨我的眼界小,單是中國,這一年的大事件也可以算是很多的了,我竟往往沒有論及,似乎無所感触。我早就很希望中國的青年站出來,對于中國的社會,文明,都毫無忌憚地加以批評⋯⋯ 可惜來說話的竟很少⋯⋯ [更多的卻]是對于反抗者的打擊,這實在是使我怕敢想下去的。

“現在是一年的盡頭的深夜,深得這夜將盡了,我的生命,至少是一部分的生命,已經耗費在寫這些無聊的東西中,而我所獲得的,乃是我自己的靈魂的荒涼和粗糙。但是我并不懼憚這些,也不想遮蓋這些,而且實在有些愛他們了,因為這是我轉輾而生活于風沙中的瘢痕。凡有自己也覺得在風沙中轉輾而生活著的,會知道這意思。”

—— 魯迅 《華蓋集》 題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