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之死

9780374123048

秘魯作家Mario Vargas Llosa (2010年諾獎得主)的書Notes on the Death of Culture (2015),是近年不多的令人無法釋卷且回味無窮的書。

這是一本痛快淋漓,直面無所不在的PC (political correctness) police的重磅炸彈。讓人大汗不止,且又心情舒暢。此等犀利文字,將吾等不吐不快的話通盤托出。

請珍惜每一本這樣的書——因為我們已經陷入了一個世界性的言論自由的黑暗時代。在專制社會,這種黑暗來自於執政集團的變本加厲而人民既無反抗之力且無掙扎之願。在傳統的自由世界,無所不在的PC police則壟斷了一切話語權並且公開侮辱普羅大眾的智商。

於是,我們今天看到的“西洋鏡”,和東方幾乎並無二致。過去兩年裏,我記不清楚多少次我在讀New York Times的時候啞然失笑,進而想到George Orwell筆下的Newspeak:

WAR IS PEACE!
FREEDOM IS SLAVERY!
IGNORANCE IS STRENGTH!

那是一種難以描述的心痛的感覺——首先是覺得可笑,然後是悲傷,進而是憤怒。

但其實,Llosa的書也是這樣——第一遍讀感覺爽快,愈讀愈悲。

Llosa留意到,當今世界,無論民主還是專制社會,毫無例外,有才能和道德的年輕人,無不對政治掩鼻而過。青睞政治的人,幾乎全部是愚笨或者奸詐之徒。無錯,幾乎在每一個文化中都有政治是骯髒的遊戲的說法,但政治的急速全面陷於污泥之中,可以說最近幾十年的奇景。

如何解釋?Llosa認為,公眾的獵奇心理導致政客們的一舉一動被注視。如此一來,任何試圖對政客們的美化注定失敗——公眾們所看到的政客既無非凡的道德,也缺乏驚人的智慧。於是,只有智力平庸或者品行無恥的人們才敢於投身政治,並且加劇這樣一個惡性循環。

有意思的是,如果中共高層喜歡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法國大革命“, 相信他們也會非常喜歡Llosa的如上論點。不過,Llosa並不是中共的同情者——他只是感慨世風日下,但毫主張無封殺大眾文化的意思。

這已經是2015年的年末了。這個blog的讀者知道,過往兩年內,我的思想經歷劇烈的動盪,幾乎失去所有的偶像,幾乎放棄了所有堅持的觀點。如果還有什麼沒變的話,那就是我心不死,我拒絕讓我反胃的東西,我不假裝喜歡自己討厭的政權——無論變強還是轉弱。此刻我唯一清楚的是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是如此混沌,期待著新的一年讓我看的清楚一點點。

至少,我向諸位推薦這本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