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國之盜夢空間

袁大頭在辛亥革命之後“刀大殺人多”,成為殺人機器,人人敬而遠之。革命家覺得他頭腦糊塗,殺錯了人。可是等到他稱帝之時,大家頓悟到——他沒有殺錯人。

在聲勢浩大的勸進包圍下,袁大頭稱帝了。 舉國先是歡騰,然後驚詫。人人一夜之間恍如異國訪客遭遇文化衝擊,目瞪口呆,無法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袁大頭歸西之後那麼多年,還有人覺得他的大方向是對的,只是走錯了棋。

魯迅說:“并不是因為他們殺錯了人,倒是因為我們看錯了人。”

很不幸的是,“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中國人”的魯迅也真是很傻很天真。一次又一次,所謂的“我們”從來沒有看錯人——“我們”只是假裝看錯人罷了。而且,“我們”還是一次次看錯人。看錯人,是“我們”的文化傳承。

我對習近平從來沒有過好感,對今天發生的事情毫無驚訝。對於那麼多哀悼“共和國”的逝去的人們,也基本上是嘲諷的態度。一個從來不存在過的東西,怎麼可能消失?消失的是很多人的想像罷了。而且,連那點想像,也是自欺欺人的make-believe,一點點天真也無。

可是,我的心底還是油然升起一股悲哀的。今後的十幾年,我將無法迴避在傳媒上看到那張醜陋不堪的臉。我不覺得習近平比胡錦濤或者江澤民更加邪惡,但是至少從個人的觀感而言,後兩者的觀賞性更強,而且不用一直看著那張臉那麼久。鄧小平可以垂簾聽政十幾年,但也沒有每天逼著全世界欣賞他的臉。

至於那麼反對修改“憲法”的聲音,更加可笑。如果你反反覆覆仔細聽那些聲音,你會相信中共存在憲法一樣。先是make believe存在一個很聖潔很偉大的東西,然後淒淒慘慘地聲稱一個很美好的東西被毀滅了,稱之為悲劇。

什麼樣的人會入戲這麼深?

就是這些不成器的東西發出的那些聲音,也不允許發出,這麽無趣的政權,缺乏幽默感到了讓人發笑的地步。

我對習近平修改“憲法”本身毫無反對。那些罵他是“竊國大盜”的人,簡直是無理取鬧——天下都是那個“黨”的東西,有什麼好偷的?其實,他只是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公開大聲叫喊:“我是流氓!” 往日所謂的“黨政分開”,比“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聽起來還要虛幻。現在,習近平徹底扔掉騙人的把戲,有什麼問題麼。所謂的“任期限制”,真的有人相信過麼?堂而皇之地取消,有什麼不好。

我對習近平唯一的不滿,就是他的外貌實在太醜陋了還要玉樹臨風般地席捲一切發起毫無魅力的攻勢刮起根本不存在的魅力旋風。

魯迅在《扣絲雜感》裡說:

無論是何等樣人,一成為猛人,則不問其“猛”之大小,我覺得他的身邊便總有幾個包圍的人們,圍得水泄不透。那結果,在內,是使該猛人逐漸變成昏庸,有近乎傀儡的趨勢。

中國之所以永是走老路,原因即在包圍,因為猛人雖有起仆興亡,而包圍者永是這一夥

魯迅說的不差,但是十幾億人都想包圍。實際上,包圍是這個民族的終極價值。包圍不了的人們,偶爾發出一兩聲低聲的抱怨,身邊的人就對其怒不可遏了——身為國人,你居然對包圍不感興趣?

這不是一個無辜的國度。這是地球上最大的假裝國。

但是,我還是“上下四方求索,得到一種最黑,最黑的咒文,先來詛咒”范徐麗泰之流的高等華人——那些不僅入戲很深,而且裝出一副很深沉很無辜很推崇自由意志的樣子歌頌習豬頭。

西方人拍出了Inception(盜夢空間)這樣的電影,以為想像力已經了不起了。盡情享受“厲害了我的國”的中國人,不知道生活在第幾層的“中國夢”裡。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