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愕

中文之妙,體現在一些簡單的詞彙上。比如,“錯愕”二字,簡直是一副畫,個中神態,引人遐想。

當中共這個怪物將其恐怖的魔爪伸往全世界,身處2018年這個荒謬的世代,這個地球上,不分中外東西,真的沒有幾個人不害怕共產黨的了。

從1978年以來,文明世界和中共的過往四十年的關係,簡直是如假包換的農夫與蛇的故事。這個政黨的驚人的生存力和侵略性,遠超所有人的意料。

所以,當我們在這個一個瘋狂的,沒有人敢說真話,所有的嗓門大的人幾乎都是撒謊的年代,忽然看到有人把”Orwellian nonsense”這一個簡單常見不過的詞組普及到簡體中文世界,真的讓人欣慰不過。如果有人趁此機會讀一讀《一九八四》,那麼說這話的人簡直功德無量。

至少,我呼籲所有簡體中文世界的讀者讀一讀奧維爾的《一九八四》的最後一段:

But it was all right, everything was all right, the struggle was finished. He had won the victory over himself. He loved Big Brother.

所有的一切都解決了,所有的鬥爭也都過去了。他戰勝了他自己,他愛上了老大哥。

這是1984的真正悲劇:“他戰勝了他自己,他愛上了老大哥。” 2018年的悲劇,也是大同小異。

我們可以每天被迫聽著各種各樣nonsense大行其道, 甘於沉默不語,如同這個黑客帝國(matrix)的一個個電池單元。

習慣沉默的可怕之處,不在於一個人和自己的知己好友或者親密伴侶三緘其口,而是一個人漸漸淪為一個基本上對任何事情都沒有想法的人:既然辯論不能改變他人的想法甚至給自己招來麻煩, 何必浪費口舌?既然無論心中有什麼想法都最好深藏不露,那又何必思考?

就像李志在《廣場》裡唱的那樣:

他們看著你為你又祝福
我曾經和你有一樣的臉龐
如今這個地方是我的墳墓
這個歌聲將會是你的挽歌
你會被教育成一個壞人
見死不救吃喝拉撒的動物

我們身處多麼令人錯愕的一個世代,但豈是唯一的一個。讀一讀林語堂,他的精妙絕倫的英文寫作,和尋常歐美暢銷書作家無異,但這麼一個有才華的人,寫來寫出都是在寫”the art of lying down”(躺下來的藝術)或者”the art of sitting in a chair”(坐在椅子上的藝術),而林語堂周遭的所有的宏大的政治運動,對他來說都過於令人失望了。

但至少林語堂一直在寫東西,從三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不到四十年的時間內,僅僅統計英文著作,他共計寫了33本書。林語堂不是羅素或者奧威爾,但是他至少從未停止寫作。

所以,面對這個世代的種種荒謬絕倫,即便錯愕,也不必停止發聲,至少不必完全停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