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

和一位智者聊天。

“If Elon Musk’s DC-Baltimore Hyperloop comes true, it may restore so many people’s confidence in the U.S.” (“如果Elon Musk的Hyperloop可以在華盛頓和巴爾的摩之間成事的話,也許可以恢復很多人對美國的信心。”) 我說。

智者有點驚愕。“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Only losers don’t have confidence in the U.S.” (“唯有losers對美國沒有信心。”)

這已經半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有點醍醐灌頂的感覺,但現在又有疑惑了。一個人的信心的來源究竟還在?何以如此確信自己的信心確切無誤?

2018年是最令人困惑的一年,卻又是令人睜開眼睛面對這個世界的真相的一年。這已經是10月底了,距離2019年僅僅60多天了。多年後,我們是否還有記起這個荒謬甚至讓人有點崩潰的一段時光?

大約2010年前後,強國人開始看不起香港,開始教香港人如何經營資本主義。

然後,他們看不起台灣。開始教台灣人如果民主。

然後,他們看不起歐洲。開始教歐洲人如何維持現代文明。

現在,他們連美國也完全不放在眼裡了。開始教美國人如果創新。

強國,是一種病毒。

強國,是一種神經病。

強國,是一種瘟疫。

醒來吧,自由世界的人們。

去他的互聯網主權。

去他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一個邪惡政權而已。

如果100年之後,中共還存在而且繼續控制中國大陸,那才真正是全人類的共同悲劇。

Advertisements